十四偶遇楚天阔离开岐山已经五天了,眼下正在一个他从没有到过的地方。这里很是繁华,虽不是京都但是与京都一般无二,常能看到富裕人家在群蚁排衙一般的酒楼里大快朵颐,酩酊大醉之后又在街上有事没事闹腾一番,因此街上虽然繁华可也不是很太平的。而且这些酒楼都很贵,楚天阔离开了岐山身上本就没带太多的盘缠,五天下来更是不剩多少了。

  他从怀里摸出几个铜子儿来,盯着他们无奈的看了好一会,终于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转身迈进了一间普通的小酒馆,想挑个最靠墙角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坐了下来,可是他惊讶的发现,那个最不起眼的位置已经被人占了。

  楚天阔环视了一下整个酒馆,发现真的是人满为患,仅剩下的唯一一个座位就在那个角落的位子对面。

  他来到那个空位子坐下,喊来店家要了一碗饭和一盘菜,便郁郁寡欢的撑着脑袋数着木桌裂开的纹路,实在是百无聊赖了,这才抬起头,注意到了一直静静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个人。

  那个人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看起来很是文静儒雅,双臂一直围成一个环状放在桌面上,一身暗红色的衣服映衬着他白皙秀美的脸庞微带着红润之色,一双黑亮的眸子也含笑看着楚天阔,看起来颇为腼腆的样子。

  楚天阔愣了一下,有一瞬间的失神。

  这个少年气质斐然,眉清目秀,看衣着也不像是寻常的普通百姓,但如若是这岐山附近的公子哥,他应该听说过才对……

  楚天阔强迫自己把目光从那少年身上挪开,自己却是满腹狐疑的猜测着这个少年的来历。

  一个店家拎着茶壶来到他们身边,满脸堆笑地问那少年道:“客官,需要茶吗?”

  那少年抬起头,“不用了,谢谢。”

  楚天阔听见少年的声音微微抬起头来,却见那少年继续道:“不知道对面的兄台是不是需要茶水。”

  诶,这少年与我素不相识,竟然还想着我需不需要茶水……真是怪事。

  “兄弟,你是从哪里来的?”楚天阔直视着那少年的眼睛,平静地问道。

  那少年嘴角漾起一个清朗的笑,把手从桌子上拿下,回答道:“我不是本地人。我是雍凉城天城府来的。”

  “天城府?原来你是大门派的子弟。那你一定是很厉害了。”

  天城府是雍凉的修仙门派的最高统领机构,因为雍凉一代小门派诸多又经常混战,所以天城府系统庞大,能到天城府的人都是雍凉修仙界的精英。

  如此一来,眼前的这个少年一定是极有本事的了,难怪如此气质不凡,楚天阔便从心里对这个少年钦佩了几分。

  那少年轻轻一笑,微微摇头道:“我是一丁点儿灵术也不会的。我能进天城府,只是对修仙界的诸多灵奇之事颇为了解罢了。”那少年语气谦恭,面色和蔼,一丁点儿天城府傲气凌人的架子也没有,楚天阔对他的好感更是多了几分。

  “那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他疑惑地问道。

  “天城府虽然才人辈出,可是终究并非正统中原修仙之地。我来到中原,是想结交一些中原门派的高人。”

  “原来如此……”楚天阔沉吟了半晌,“你叫什么名字?”

  那少年含笑道:“红衫。”

  “红衫?”楚天阔眉角带了几分笑意,“人如其名。”

  红衫腼腆地笑了笑,“敢问兄台尊姓大名?”

  “我……”楚天阔想到这一阵子发生的不寻常的种种,不禁迟疑了一下,但是看到红衫和蔼的神色和彬彬有礼的风度,心想应该不会是觊觎自己的珠子的人,于是便回答道:“楚天阔。”

  果然,红衫平静的脸上已然多了几分惊讶,“你真的是楚天阔?”

  “嗯。”

  “我听说你离开了岐山,但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你。”红衫兴奋地说道,“真是荣幸之至!”

  楚天阔见红衫这般兴奋,颇感到尴尬,一时竟然不知说些什么好。红衫的目光落到了楚天阔胸前的珠子上,低低叹道:“果然是灵珠子……"楚天阔听他这么说有些诧异,“你说这珠子是……灵珠子?”

  “没错,是灵珠子。一开始我见到这灵珠子,便怀疑你就是楚天阔,没想到真的是你。”

  楚天阔纳闷的看着灵珠子。

  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不知道这珠子到底是什么,今天突然听见有人称它是灵珠子,心里竟说不出的惊讶。他曾听师父提起过灵珠子的珍贵,但是这灵珠子具体是何用处,师父却是不允许门下弟子过问的。

  红衫见楚天阔的神色有异,便道:“你一定不知道灵珠子是什么了。否则你怎么会这么明目张胆的带在身上。”

  !看正%Z版(章、m节上;酷》H匠Lp网!

  “的确不知道。”楚天阔诚恳的回答道。

  “灵珠子是天水龙族第一任龙祖的左眼,也就是人们常说的龙目。这颗龙目是至宝,能够炼出仙剑掌控龙族,进而掌控仙侠界,因此心术不正的门派总妄想得到它。”红衫观察着楚天阔的脸色,继续道:“现在你该知道,天地门的水鬼袭击你的目的了吧。”

  楚天阔沉默了一会,等店家把饭菜放到桌子上离开之后,才喃喃道:“难怪师父要我下山。这么危险的东西留在岐山上,早晚要招致祸端的。”他拿起筷子拨弄着碗里的饭菜,霎那间觉得心事重重。可是红衫却骤起了眉头,道:“我还以为你知道你师父让你下山的目的呢。”

  楚天阔闻言愣了一下,缓缓抬起头,道:“……此话何意?”

  红衫叹了口气,秀美的脸上泛起了一丝惆怅。“你师父让你下山,目的与他告诉你的截然相反。你师父告诉你的是为了保护岐山所以你才必须走,但是依我看来,这却是为了保护你,甚至说,是保护整个仙侠界。”

  楚天阔现在已经完全没有心情吃饭了。他似乎已经听出了些什么话中之意,只是尚不敢确定。“保护我……”

  “嗯。”红衫点了点头。“你想想,你的那颗珠子那么重要,而天地门的水鬼又空手而归,天地门接下来一定会采取强硬手段的。”

  “他们会去抢。”

  “没错。你的灵珠子从你出生便被你握在手里,在娘胎里灵力便融入了你的体内一部分。天地门要去抢,抢的不止是珠子,还有你楚天阔。”红衫顿了顿,看着楚天阔愈加难看的脸色,不管不顾继续道:“而你的师父们知道,如果他们不赶走你,你就有可能落入天地门手中,一但这样,整个仙侠界就要遭殃了。”

  “……”

  “所以你的师父们决定让你赶紧离开。”红衫最后一句话落地时,楚天阔的手已经开始颤抖,“这么说,天地门袭击岐山的时候,我却不在……”

  他脑海中一片的乱麻,一幅幅岐山被屠杀的画面接二连三蹦出,一片恐怖的猩红,一片战后的白衣凌云,还有……师父、大师兄、小白龙、风成淇!

  楚天阔撇下筷子腾地站起身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狂奔出酒馆,红衫见状也紧跟着他跑了出去,只留下身后店家愤懑的叫喊:“客官你还没给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