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屠杀风成淇惊魂不定的听着岐山正堂外的厮杀呐喊声,又迟疑不定的看着身旁熟睡着的小白龙,心下纠结不已。

  外面激战正酣,他不能让师兄弟们浴血奋战自己安享太平,却又不能扔下小白龙自己,小白龙重伤昏迷,性命堪忧。左古道人临走前曾叮嘱过他看护好小白龙,不到万不得已千万不能离开他半步。

  掌门人已经去迎战了,想来战事不久就要结束了吧……

  想到这里,风成淇心里多了几分安慰。

  天地门是冲着十七师兄来的,而十七师兄早就下山了。原来爹他们是早就为十七师兄想周全了才逼迫十七哥下山的……

  嘭!

  正堂的大门不知被谁撞开来,紧接着一阵刀剑声脚步声噼里啪啦的乱响。风成淇立刻警觉起来,一把拔出雌雄剑站起身指着门口,目光凛然。

  一帮天地门金衣弟子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为首的是一个乌发凤眼的俊俏男子,只见他金色的衣衫上满是血迹,灵剑上也血迹斑斑。

  “山师兄,直接抢吧,别跟那小子浪费时间。”

  山万重伸出手抹了一下鼻子,挑起眉毛打量了一下风成淇,冷冷笑了一笑,道:“雌雄双剑,仙门至宝。想来你就是风无常的儿子风成淇风公子了。”

  “邪道!你们想干嘛,我警告你们,快点滚出去,不然小爷我雌雄双剑不长眼,误伤了你们可就不好了!”风成淇壮起胆子大喝道。

  “口气真不小!你知道这是谁吗!”山万重身后的一个方脸弟子戏谑地讥讽道,“这可是始天派大弟子山万重山公子!你一小毛孩儿放尊重点儿,我们大师兄大人有大量,不跟你计较。”

  “我呸!就你!看你那满脸贼相就不是个好东西,还大弟子呢,可别招笑了!”风成淇一番话说的可真是够尖酸刻薄,山万重强忍住怒气沉声对身旁的弟子道:“别浪费时间。那条龙要紧。”

  那弟子会意,露出了一个奸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一翻,之间一道绿光正中风成淇怀里,风成淇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一头栽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那弟子得意地笑笑,道:“中了翡翠珠,主经脉必被震断,这小子苟延残喘不了多久了。”

  山万重白了一眼满脸是自大的笑的方脸弟子,道:“把龙带走。”

  “是,大师兄。”那弟子献媚地点头哈腰道。

  榻上,小白龙依旧双眼紧闭,丝毫不知道他身旁发生的这一切。

  ——————————————风无常的瘦削的身体像是被折断了的蓬蒿一样被冲出很远,后背狠狠地撞在了一棵古榕树的树干上,那古榕树摇晃了几下,散下几片树叶来,落在瘫倒树底下的风无常身上。

  风无常感到浑身上下的骨头都被震碎了一般,动一下都是彻骨剧痛,喉头涌出一股腥味,不知不觉的从嘴角淌下来。

  眼前一片模糊。只能听见弟子们厮杀的声音和尹靖子发了疯一样的嘲笑。尹靖子幸灾乐祸的看着脚下的风无常,大声道:“你有风部灵剑又如何,还不是一样死在了我赤手空拳之下!”

  风无常深知自己的五脏已经静脉全断,命不久矣,可还是凝眉怒视着尹靖子似笑非笑的脸,手捂着胸口气息时断时无。

  尹靖子啐了一口,抬起右手,只见右手上又窜起了一道银光来,“生不如死吧,嗯?哈哈,我就让你早点结束痛苦,得道成仙去吧!”说罢举起右手就要落掌,一边激战正酣的秋离察觉到情况不妙,回过头来正好看到猖獗的尹靖子,心下大惊,二话不说立刻扑倒风无常身前,“师父!”

  “秋离……你快走……快走……”

  尹靖子狞笑的面颊越来越近,冲天的邪气也愈发浓烈。秋离知道,现在的师父或许还有一线生机,但是这一掌在落下,就当真是回天乏术了。

  风无常竭尽全力哑声道:“你快走……”

  “不!”秋离只身挡在风无常面前,拼命摇着头,勇敢的转过身来朝着尹靖子声嘶力竭地大吼道:“我知道楚天阔在哪!”

  于是,尹靖子静止在半空中不动了。

  秋离惊恐的眼睛与尹靖子嗜血的眸子对视,说不出的胆寒。

  只是一条胳膊的距离,死与生的距离。

  尹靖子眯起眼睛收回掌力定定地看着秋离,“在哪?”

  秋离咽下一口唾沫,喘息了几声,强稳住气息,冷静道:“他早就……”

  “他早就走了!”

  左古道人洪钟般的声音响彻云霄,随之而来的是一道游龙一般的剑气从尹靖子脸前擦过,吓得尹靖子向后翻了几圈,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却见左古道人已经立在自己身前,剑尖指着他的鼻子,凛然无比。

  “你的算盘打得慢了些。天阔早就走了。”

  “哼,谁知道你们将那臭小子藏在了岐山何处!”

  “我再告诉你一遍。他不在岐山。”

  “不可能!左古,你若不交出楚天阔,今天我就真的要屠山了!”

  “你不已经开始屠山了么。只可惜你的弟子功夫还不到家啊。”

  左古道人罗纹纵横的脸上露出几分笑意。尹靖子听出他话中意味,将目光挪向山脚,只见自己那些弟子已经被岐山派的弟子逼得步步后退,眼看便要逼到山下去了。

  “你们已经败不旋踵了,难道你尹靖子一人还想顽抗下去?”左古道人不动声色地把剑向前挪动了一些,尹靖子咬牙切齿的恶狠狠道:“左古,真是老奸巨猾啊。”

  “彼此彼此。”

  二人正默默对视,各怀心事地伺机而动,却突然听见脚下秋离和一干弟子爆发出的嘶吼:“师父!师父!”

  左古道人一愣,“无常!”他低下头去,毫不犹豫的落回地面,尹靖子知道以自己的功力对抗左古道人是必败无疑,于是瞅准了时机立刻化作了一阵黑风逃之夭夭。左古道人却也不去理会他,只蹲下身来,唤道:“无常!”

  风无常的神智已经开始模糊,但听见左古道人的声音还是强打起精神来,气若游丝道:“师兄……”

  “无常!你怎么样?”

  “师兄,我五脏已碎,浑身经脉都已经断裂,恐怕不久就要归天了……”

  |H最新h章xt节●上FW酷(匠q%网:

  左古道人什么也没说,只将两个手指按在风无常的脉搏上,给他输送真气,勉强维持他的生命,道:“不会的。无常,风部需要你,你不能死……”

  “师兄,千万不能,让天地门……得……得到天阔……”

  “我知道。”左古道人惊慌道:“师弟,你坚持住!……”

  “师兄……成淇……成淇……”风无常伸出一只手来,拼尽最后的气力握住了左古道人的手臂,张着嘴巴,可是再也无力发出一点声音。

  弟子们低低啜泣的声音充斥在空气中。

  左古道人惊愕地望着瞳孔开始涣散的风无常,看他的眼神渐渐失去了焦距,看他满是不甘的脸上表情渐渐僵硬,看他的呼吸终于停滞在了那一刻……

  “师父——”

  秋离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让左古道人真正意识到了风无常已经不会再回答他了。

  天上的乌云已经散开,但是已经是傍晚日落之时了。赤红的太阳眼看便要消失在岐山后,但光芒还流离在萋萋芳草上。而此时,岐山草木已腥。

  一声声悲戚的呼唤却只能随着最后一点光芒烟消云散……

  秋离魂不附体地站起身来,湛蓝色的衣衫上满是猩红的血迹,白净的面颊上也沾满了污渍,落魄狼狈不堪。他疲惫虚弱地来到了人群外,终于忍不住向天愤恨咆哮:“尹——靖——子——!”

  空旷回响。

  天命终究难违。

  枫林凋敝,寒雁声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