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危机脚下白砖铺成的地面已经被乌云渲染成了灰色,散发出一种死气沉沉的压抑。

  秋离带着众弟子汇聚到风无常身边,眯起双眼沉声道:“师父,来者不善。”

  一股黑气漫卷了御仙阁外的广场,将众人团团包裹在中央,突然黑气中一道银色闪电滑过,从黑气中现出一人,金衣银发,猖狂地大笑不止道:“真是没想到啊,岐山的防御竟然这么差,本座不费吹灰之力就闯上山来了!”

  风无常看清了来者,先是一怔,忽又冷冷地笑了一声,不屑道:“尹靖子。”

  尹靖子又是一阵哈哈大笑,满脸的皱纹猖狂地蔓延,银色的发丝在气流中飘荡,“风无常,你我有五十年不曾见面了吧?哈哈,哈哈哈!”

  天地门来攻,这是掌门人和四部首座早就预料到的。只是不曾想,竟然来得这么快!

  风部的异变早已惊动了岐山其他三部,就连掌门左古道人亦是暗自惊讶天地门的来势汹汹。

  尹靖子好战,这是全天下各个门派都心知肚明的,多多少少都要礼让尹靖子三分,不然招来杀身之祸无人可解。

  尹靖子的夫人佘环夫人——世人称蛇夫人,亦是残暴毒辣,只是没人见过她的真面目,想来是从不走出子桐山的。

  风无常一面心下焦虑,一面又想着如何拖延时间。“真是不速之客啊。我徒儿方才犯了大错,这就让你钻了空子,看来当真是天意你我相会。”风无常脸上保持着恰到好处的微笑,语气平静道。

  “风无常,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来跟你寒暄客套。”尹靖子暴戾地呵斥道,“本座是来找人的!”

  “找人?”风无常佯作意外地反问道,“你天地门人才济济,来我岐山派找什么人?”

  “你别给我装糊涂!龙目灵珠子在哪?”尹靖子阴森的目光扫过风无常身后的弟子。

  “灵珠子这么珍贵的宝贝怎么会在我们这里?如若真的在我们这里,你就连闯上山来的机会也没有了。”风无常冷静沉着地回答着,内心却早已经是千万起伏。莫非楚天阔的那颗珠子,真的就是全天下人梦寐以求的龙目灵珠子?

  如果真的如此,那岐山让楚天阔离开的决定,真的是明智到了极点。宝物一旦落入天地门手中,后果可想而知!

  “我今天如果拿不到楚天阔者小子,就把你们岐山全部踏平!”

  正在尹靖子恶狠狠地发话时,众人头顶突然划过三道彩光,雷不怒的声音如雷霆灌耳一般在众人头顶响起。“尹靖子老妖道,休要猖狂!”

  众人抬头,只见雷不怒、雨万顷、雪之清三人御剑而来,蓝、绿、红三道彩光划破了阴沉的天空,余光未绝而三人已经跳下灵剑落到风无常身边。

  风无常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身后的风部弟子顿时勇气澎湃。

  +-酷w}匠/、网?永E久,免费看》N小‘¤说l'

  “妖道,我岐山是如何一个圣洁之地,怎容得你们这些歪门左术在此放肆!”雪之清弯弯的柳眉怒挑,一双凤眼中充满了敌意地死死盯着高高在上的尹靖子。

  尹靖子高傲的回答道:“只要你们肯交出楚天阔,本座保证立刻离开!”

  “做梦!你别想利用我们岐山弟子助纣为虐,即便我们死了,也不会告诉你楚天阔究竟在哪里!”雨万顷愤恨不已地大声说着,只见尹靖子的脸色越来越差,双方彼此对立许久,空气中氤氲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息,战事如同强弩之末,一触即发。

  正在众人沉默之时,一阵飘渺隐约的厮杀声穿过沉重的空气充斥在每个人的耳朵里。雷不怒浑身一震,低声道:“尹靖子,你好卑鄙。”

  “哈哈哈,你说对了!我是卑鄙,这就是调虎离山之计,如何?我已经让我的大徒弟山万重率领始天派弟子屠杀岐山了,反正岐山派重要的人都在这里,那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本座顺道就灭了!”

  四人闻言气恼难当,一个腾地跃起便要同尹靖子大打一场,尹靖子却不知使出了什么邪教道术瞬间变得无影无踪,待四人听见弟子人群里接二连三的发出一声声惨叫时,这才明白过来,可惜为时已晚。

  弥漫着的黑烟中突然现身出众多的天地门金衣弟子,如凶神恶煞一般混入了风部弟子人群中,霎那间场面混乱无比,弟子们鲜血横飞惨叫连天,不过多时地面上便血迹斑斑,血腥之气充斥鼻腔,刺眼的红色如同魔鬼一般狰狞在风无常眼中。

  秋离一面横剑奋力招架,一面回过头来向着雷不怒、雨万顷、雪之清大吼道:“师叔!快去救其他师兄弟!”

  三人本已经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本想与尹靖子决一死战,听见秋离的提醒立刻像被浇了一盆冷水一般清醒过来。

  风无常立刻唤出四支被小白龙拔下的四部灵剑抛给三人,大吼道:“快去!”

  接到灵剑三人立刻御剑而去,唯独风无常与尹靖子面对面伫立半空,像两个雕塑,一动不动,只有各自的眼中流露出各不相同的杀气。

  暗兮惨慛,风悲日熏。

  风无常脸上的肌肉抽动着,紧握着风部灵剑的手青筋暴起,几乎是同时,双方一声暴喝,同时运功发力,风无常强大的剑气与尹靖子的邪术相撞,只听见“轰”地一声,地动山摇,强光迸射,地面上的弟子都被震慑了一下,不过多时却又继续厮杀起来,地面上各种灵光闪烁,双方难分胜负。

  尹靖子和风无常都奋力支持着自己的法术,他们都知道,在这个紧要关头,谁先松懈下来,谁就会被对方的法术击中,性命难保了。

  正在彼此对峙汗流浃背之时,尹靖子忽然心思一转,右手手腕一动,一枚细如银针的暗器便向着风无常飞了过去,风无常只觉得眼睛一痛,心念松散下来,手上的剑气也不再凌厉,整个人被尹靖子的邪术击飞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