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无常咬着牙齿,脸上的起肉不定地起伏着。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算不算是深明大义,似是下了很大决心这才开口道:“天阔,经历了此番水鬼突袭,为师也相信你长大了,也该下山……下山自己去闯荡闯荡了。”他说过了这些便不自然地移开目光,故意不去看楚天阔脸上震惊惶然的表情。

  下山?闯荡?这一切,都是美其名曰罢了!为什么不直接说要赶我走,为什么不直接说我楚天阔是岐山的累赘!

  ◇}最E●新章节+N上酷A:匠i网M

  楚天阔心里无助的呐喊着,可是脸色却只是有些潮红。“师父养弟子十年,弟子大恩未报,怎能……”

  “你师父养你育你授你法术,那是为师者的天职,你无需有恩必报。”雨万顷低沉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里蔓延开来,给了楚天阔内心沉重一击。楚天阔心头一震,脸上漫起了无以复加的哀愁。

  只见他的喉头微微动了动,欲言又止,沉默良久,终于扑通跪在风无常脚下,深埋头颅哑声道:“师父,弟子不明白你为何要让弟子下山,如若是什么地方触怒了师父,还望师父念在弟子从师十年的份上,宽恕了弟子吧。”

  风无常听到了这句话如同万箭攒心。楚天阔自小便懂事又聪慧,自从楚天阔上山以来,风无常便很是疼爱他,如若不是为了保全楚天阔,他又怎么忍心将这个视如己出的弟子赶下山去!

  只见他红了眼眶,微微颤声道:“你没做错什么,只是……”

  “师父!”

  小白龙的声音从门口传入了大殿。众人大为惊骇地向门口望去,只间小白龙气势汹汹地大踏步走了进来,秋离一脸难以置信地跟在他身后,似乎也是不能接受风无常如此狠心要赶走楚天阔的这个现实。

  “师父,弟子本来觉得许久不曾见到十七师弟了,想在此等他,真是万万想不到,无意间却听见了你们的对话,真是不好意思。”小白龙虽然被剔除龙籍,可是骨子里仍然透露着一股龙族的傲气,那语气丝毫不把几个师尊放在眼中。

  只听他毫不顾忌风无常阴沉的脸色,继续说道:“师弟他只是因为有一颗仙珠而被天地门觊觎,岐山本是千年的名门大派,不但不保护师弟,反倒想让师弟独自下山丧命!”

  “三师弟!”秋离虽然对师尊们的决策很是不满,可是对小白龙的语出惊人更是大为惊骇。纵使小白龙是天水龙族的公子,可是毕竟师投岐山,这么说话当真是大不敬!

  可是小白龙却似听不见一样,自顾自地冷嘲热讽道:“如若不是十七师弟,那些水鬼还要在岐山埋伏多久还是个未知,”他忽然顿了顿,勾起了一个嘴角道:“哦,难怪掌门你要让大师兄去把我解禁了,原来是背地里商量什么有损门面的事,怕别人听见吧?莫不是怕岐山被牵连,这才要赶师弟走?”

  雪之清怒火中烧,只听她嘭的一声拍案而起,来到小白龙面前,看着小白龙似笑非笑的脸,怒道:“没错,我们就是怕岐山出事。小白龙,我们岐山虽然比不上你们天水龙族古老,可好歹也是个大门派,是先人辛辛苦苦创建的,不能因为楚天阔这小子,而让岐山千年的基业毁于一旦!”雪之清柳眉一挑,毫不顾忌在场的人震惊的神情,声色俱厉道。

  秋离错愕地看着面无表情的风无常,“师父,师叔说的……是真的吗?”

  风无常狠了狠心,凝眉点头道:“不错,这是我们几人一齐商议的结果。天阔的仙珠虽然来历不明,可是自从他出世便执有此物,想必是个神物,否则天地门也不会费尽心机地想要得到它。一旦天地门来夺,只怕……”

  “师父,我们岐山的弟子都是吃干饭的吗?为什么要怕他们!”小白龙低头看了一眼垂手不言的楚天阔,抬起头来愤愤问道。

  “白龙,不是我们怕他们,而是一旦开战,死伤无数,我们要避免不必要的牺牲,不能为了一人,而害了无数条无辜性命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