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花满楼天地门坐落在一个名为子桐山山脚的峡谷中,因为在山脚处创教,所以两侧山峰皆在山较至山内部被打通开来,因此子桐山虽然看似完好,但其实山内实属中空状态。

  山谷左侧是始天派的地盘,右边的山峰便是地结派的驻地了。

  山内结构错综复杂,层层相连却又似毫不相干,不是天地门的人如若误闯进去,不是被杀便是迷路最终枯骨至此。

  天地门的弟子众多,与岐山派不相上下,只是不同之处便在于多邪术异士,法术神秘莫测,颇具西域异术风格,倘若岐山不是四部灵剑分列山的四个方位彼此照应护岐山无恙,想来只是凭借岐山道家正刚之气是抵不过天地门的邪教异术的。

  此时,峡谷右侧的山峦中,顶层殿室,金碧辉煌,雕花漆柱比比皆是,紫辰纱帐,素色屏风,一派的富贵闺房风范。

  屏风外,以心千里为首的几个金衣弟子安安静静的伫立,一声不吭又眉头紧皱,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

  果然,没过一会,屏风里就传来了一阵凄厉刺耳的尖叫声,紧接着一阵黑烟便从洁白的屏风上散出,消失在了紧张肃杀的空气中。

  心千里浑身一个战栗,下意识的后退了几步,二弟子冷若站在她身后扶住她的肩膀,轻轻唤了声:“师姐!”

  心千里本就战栗,听了冷若这么一唤,更是骇了一跳,猛地回过头去,却见冷若凝眉郑重的向她摇了摇头,心千里胸口一凉,回过头去,只见他们的师父“地魅”花满楼手执着一件散发着腥臭的水鬼的黑衣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那气味真让人一阵作呕。

  乍一看花满楼,媚眼如波,长发如瀑,一身与众弟子一样的金衣上绣着两只金雀,柳眉眉心中央还画着一条细长的花纹一直延伸到眉角处,粉唇雪肌,胭脂香气扑鼻,果真是娇滴滴的一个美人。

  但是,这样一个绝代风华漂亮脸蛋上的粉唇轻启,发出的却是浑厚的男子的声音——“一群废物。”

  说罢他将手一扬,那臭气熏天的黑衣便划出了一个优美的弧线落进了一旁焚着浓香的金盆之中,那盆中立刻窜起了耀眼的火舌。

  花满楼柔弱无限的叹了口气,用兰花指掠了一下鬓角的发丝,缓和了声音,对心千里一行弟子道:“站了这么久,怎么不进去通报?”

  心千里与他那邪魅的眸子对视,没来由的一阵胆寒。面对着修炼邪术日益走火入魔的授业之师,她竟然也颇为惧怕。“弟子们见师父似乎有要事,于是就等候了片刻。”

  花满楼嘴角轻轻弯出了一个极其迷人的弧度,唇色桃艳欲滴。“真是懂事啊。快去正堂坐着等为师吧。”

  花满楼轻轻颔首,带着众弟子来到正堂坐下,而他自己则坐在了最高的金座上,金座后方摆放着两只金漆的展翅飞雀。花满楼从一旁的檀香木桌上拿起一杯热气腾腾的茶,轻轻吹了吹,道:“你们来有什么事?”

  心千里迟疑了一阵,打量着花满楼的脸色道:“师父,埋伏在岐山的那些水鬼……”

  “别说了。为师已经知道了。”花满楼瞥了一眼火苗逐渐熄灭的金盆,看着手中茶杯上漂浮的一片茶叶,“水鬼一门办事不力,失手两次,这次埋伏了这么久,好不容易得手一次,却又让那灵珠子逃了。”

  心千里愣了愣,小心翼翼为水鬼辩护道:“师父,其实也与怨不得水鬼它们,水鬼也是找准了小白龙被囚禁的时期才下手的,可是谁会想到……”

  “哼。那小白龙不过是天水龙族圣祖的小儿子,因为犯了族规被剃去了一身龙灵之力,两千岁对于他们来说不过是个十来岁的小孩儿罢了,乳臭未干,连龙态都尚未成熟,他们这些活了上万年的水鬼,连一条毛虫一样的小龙也打不过?”

  花满楼沉下目光,阴恻恻道:“让尹靖子那个老家伙知道了,岂不说咱们地结派黔驴技穷了?”

  花满楼敛去了眉目之间的娇美之色,眼神里透露出几分阳刚男子的坚决。他便在这男女情态之间徘徊了将近二十年。

  一提到始天派首座尹靖子,花满楼真的是极为不爽。

  尹靖子是跟他争夺下一任天地老祖的最大障碍,不难看出,其实天地门里也是暗滔汹涌。

  自从天地老祖十七年前下令寻找灵珠子之后,天地两派便一直相互争功,前地结派女首座水潋滟退位后,争斗便更是不相上下,至今也未能分出个孰胜孰负。

  冷若不安的看了一眼心千里,转头问道:“师父,那灵珠子真的有那么重要吗?我们天地门没了它就不行吗?”

  “当然不行。”花满楼冷冷的瞥了一眼冷若,抬起手注视着水葱一般的指甲,幽幽道:“只有灵珠子才能在仙珠坛炼出刑龙剑,降服天水龙族,让天水龙族对我们唯命是从,马首是瞻,有了龙族的帮助,天地老祖统一所有门派的心愿,才能完成。”

  “师父……就那一颗小珠子,就能炼出刑龙剑?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渊源?”冷若的表情说不出的复杂,众人似乎都很期待花满楼的答复,屏气凝神生怕听岔了一个字。

  最nk新章^t节上0酷B`匠网_…

  花满楼用不容置疑的语气道:“那颗灵珠子,是几十万年前,天水龙族第一任龙祖的左目。”

  “龙目?!”

  满堂霎时大为惊骇,又如醍醐灌顶一般大彻大悟。龙目本就是是所有门派可望而不可求的神灵之物,更何况是第一任龙祖的左目,怎么会在一个小小的岐山派弟子手中?

  “这样一个宝贝,非但那左古道人不知道,就连他楚天阔本人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放在他们手里,岂不是暴殄天物?”花满楼继续幽幽地说道。

  在众人一片惊叹声中,沉默已久的心千里忽然开口沉声道:“师父,既然不能暗夺,为何不去明抢?”

  本以为这是唯一的方法了,众位弟子纷纷点头,皆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样子,不料花满楼却瞅了一眼众人,当头浇了一盆冷水——“不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