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噩耗(一)

  第十二章噩耗(一)

  什么?!”伏氏大呼一声,登时觉得天塌地陷,只觉得喉咙似是被什么塞住,神智一模糊,身体向后仰去,不省人事了。

  温悌之大惊,忙一把扶住,“娘!”震惊到了极点的温凯不相信自己刚刚听到的话,擎着酒杯的手不住地颤抖着,“你……你刚刚说什么……”

  关钦本来正独自坐在角落里对着桌子上的美味胡吃海塞,听到这话霎时愣住,将嘴里的东西一股脑吐到了地上,冲到众人面前指着伏倒在地的家丁,大声道:“你再说一遍!我家小姐怎么了?!”

  那下人惶然重复道:“死……死了……”

  毕康大惊,难以置信地看着家丁,脑子里一阵血液上冲,昏头涨脑眼前一片漆黑。

  本是打好的如意算盘,竟然被儿子这么一闹腾落了个空,反而还火上浇油,这下可真是覆水难收了!就这么想着,心中更是气急,只听他大叫一声:“畜生!”说罢便将酒杯就地一扔,“把那个逆子给我带到这里来!”

  不等下人反应过来,温悌之已经怒吼了一声掀翻了桌子,美酒肉食撒了一地。“毕康老儿,你等着!”说罢他立刻冲出了大堂直往洞房奔去,身后满大堂的人都紧跟着跑了出去,登时闹哄哄的一片喧嚷。

  毕康和贾获愈发不知所措,只见毕康老泪纵横不知所措道:“完了……完了……”

  “你现在哭有什么用!赶紧去看看!”贾获见毕康这幅没出息的样子,站着说话不腰疼地催促道。

  他拉着毕康跟着众人一起跑到洞房外,只听得人群前头传来一声温凯撕心裂肺的哭号:“我的女儿啊……”

  毕康听见这声哭号立刻觉得无比崩溃,绝望得难以自抑,忙挤到众人面前,只见毕环正睨傲自若地站在门口,好似发生的事都是理所应当的一般。

  而温娣的尸体被剜去了双眼,面颊上还凝固着暗红鲜血,被毕环扔在了台阶下,极为可怖地暴露在众人面前。

  毕康看着这场面语无伦次道:“逆子!你……你……天理难容!天理难容!”

  “爹,你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是这贱女人要刺杀我,我为了自保,才……”毕环自顾自地辩解着。

  不等他说完话,温悌之就暴怒地抡起一拳头使尽力气地砸在他脸上,打的他原地转了两圈倒在地上,脸似茄紫色肿了大半。人群中霎时响起一片惊叫声。

  “你这厮干的好事!还来诬陷我妹妹!”说罢他便似凶神恶煞跨一般在毕环身上拳打脚踢,毕环一阵气上心头,“你个匹夫,找死是不是!”

  说罢二人竟然当众扭打在一起,在温娣仍惨存着微热的尸体旁边拳脚相加,场面一片混乱幸好被人拉住才得以分开。

  温悌之撑着地面站起来,心中却依然怒气难平,看着地上温娣的尸体终于是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贾获凝眉道:“贤侄,你说是温小姐要刺杀你,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这婆娘说是爹陷害她舅父,致使她舅父被贬到荒凉之地度日如年,要杀了我给他舅父出气!孩儿也是没办法。”

  此言一出语惊四座,毕康和贾获浑身一个激灵,“胡说!你爹怎么能做出这种事!贤侄不可能无缘无故杀死了温娣,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说罢他转向在一旁哀哀恸哭的温凯,微微眯起眼睛慢条斯理道:“敬南刺史,你能否解释一下?”

  温悌之听到他们这么说,恨不得把他知道的所有事情一股脑全说出去,但是温凯从他身后拉住了他,温悌之一愣,回过头去诧异的看着温凯,温凯微微摇了摇头。

  他心如死灰,扶着关钦的胳膊泪眼模糊颤抖地直起身来,道:“毕康大人,眼下小女已经身亡,不可只听你儿子一面之词。你儿子毁坏小女尸身,以致死无全尸,未免也太不顾及人情!”

  “哼,人情?真是笑话。若是换做是我成了被刺杀的对象,那我就把温娣五马分尸了,何止挖了她的眼珠子。”

  毕康的夫人马氏瞥了一眼温凯,慢悠悠上前道,“我们愿意让你一个小小的敬南刺史的女儿嫁给朝廷上大夫的儿子,已经是够瞧得起你们了。”

  几乎是同时,温悌之一把冲上前去,死死掐住了马氏的脖子咬牙切齿道:“贱妇!你别忘了,温娣是我温悌之的妹妹,骠骑大将军的妹妹!你休要看不起!本将军现在就让你……给温娣偿命!”

  “悌之!”温凯哑着嗓子嘶声道,“放开毕夫人!快放手!”

  酷0匠x网)首GM发BH

  温悌之面色通红,手背上青筋暴起,死死盯着马氏痛苦不堪的脸,众人根本拦不住他,眼见着马氏就要一命呜呼,犹豫了良久才满不甘心地用力一推将马氏推倒在地。

  他扭头便走,推开密密麻麻的人群直奔出了上大夫府,关钦见此情形也赶忙追了出去,正巧温悌之想要跨马而走,关钦忙拉住了马缰绳,道:“大公子,你这是要去哪?”

  温悌之听着府中的惊慌声和哀嚎声混杂在一起,轻轻一叹,低声道:“……关钦,你去寻一匹马,咱们一起走。”

  “去哪里?”关钦匪夷所思道地看着月色中温悌之的侧脸。

  “去找弟弟。”

  关钦闻言大喜,“对,只要泽之出山了,那群奸臣贼子就没有什么好日子过了!我跟你一起回崤山!”

  夜幕低垂,城阙月光一片幽幽怨怨的清辉,薄凉的月色下,两人两马的影子被抻长。二人疾驰在荒无人烟的郊野上,马蹄声碎,夹杂着虫鸣。

  崤山虽然风光旖旎,可是山脚下的贫苦村落也不在少数,散布着星星点点的破草房,前些日子一场雨后,草房的房顶便被冲走了大半,害的山脚下的贫苦村民风餐露宿,夜不安寝,却也无能为力。

  盖一间茅草房对他们来说,的确也是颇为为难的事情。

  由于朝廷昏庸已久,这种偏远地区终究还是得不到良好的生活条件,若是有人得了什么大病便定然是活不得,因此隔三差五的便能见到几个村民抬着一个亡者来到山脚下安葬。

  趁着这日天气晴好,杜陵先生携着温泽之来到了山底下看望这些贫苦人。杜陵先生时常为他们采摘草药来为他们治一些小病小伤,同时他也常常为村里的孩子讲教,即便他们听不懂,可是毕竟觉得新奇。

  因此杜陵先生深受村民的爱戴。

  见到杜陵先生携着温泽之下山,村民们又是一窝蜂地来到山底迎接。温泽之看到他们人人衣不蔽体,再看看自己身上整洁高贵的衣物,颇有些尴尬。

  村民们将他们簇拥着来到一家相对完好的草屋里,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见到陌生人颇有些恐惧,畏缩在墙角里,只在臂弯中怯怯地露出两只充满了不安的眼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