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杜陵(一)

  满殿的大臣向大殿门口涌过去,乱七八糟地各自穿好了朝靴走出大殿,每个人心里的感觉都是不同——

  皇天在上,国家的前景有望乎!

  此皇帝虽年轻,可着实非同小可!用不了多久,这整治贪官污吏的风气立刻就要卷遍整个儿国家了!

  抑或是----哀哉。大难临头矣。

  毕康和贾获垂头丧气地走在一起,看着那些春光满面的官员,气不打一处来。毕康回过头来愤懑道:“都是温泽之那小子给害的。现在皇上对我们有了戒心,这新皇帝又最不吃巴结这一套,你说咱们可怎么办是好啊。”

  “曾经咱们在朝廷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时候,从这新皇帝登基开始就不存在啦。”贾获像是一根很久没有被浇水的草,蔫头耷脑道,“如果皇帝真的要彻查当初的那些陈年旧案,我估计你们几个呀,是没有个活头咯。”

  贾获“你们”二字说得轻轻巧巧,因为他贾获身后有太后撑腰。而毕康似乎是预料到了自己极为可悲的未来,毕康突然斩钉截铁道:“不行,我们绝对不能让陛下彻查当年伏满言的案件!”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孔连山突然出现在他们身后沙哑着喉咙一字一顿道,“贾大夫,皇上已经说了让你们好自为之,言外之意就是饶了你们,别再说丧良心的事了。人在做,天在看,自作孽,不可活啊。”

  说罢他艰难地笑了起来,身体里发出一阵阵刺耳的声音,笑着笑着竟然猛烈地咳嗽了起来,再放下手时,却见手上鲜红的血格外扎眼。

  cN更lq新最1(快上dP酷1匠网

  孔连山先是一愣,复又豁达地摇了摇头,轻轻笑着,步履瞒珊地朝前走去。

  毕康看着他踉踉跄跄的背影,啐了一口不屑道:“自己命都快保不住了的糟老头子还在这里对我们指手画脚的。赶紧死了算了!”

  “你能不能不这么嚣张啊,你以为你还是从前那个毕康啊!”贾获瞥了一眼远去的孔连山,哼了一声道,“他要是死了,皇上会给他个‘鞠躬尽瘁’的名号,咱们要是死了,皇上顶多给家人点儿节哀钱!”

  他狠狠地拍了拍弱不禁风的毕康的肩膀,“不过啊,这老枯木杆子确实是活不长了。”

  崤山多雨,芳草时节隔三差五便是一场雨,不大不小,一雨过后,漫山遍野的蘑菇一夜之间全部冒了出来,这时候关钦就会告诉温泽之,有花纹的不能吃,有颜色的不能摘,就和越漂亮的蜘蛛越毒是一样的道理。

  温泽之仔仔细细听着。尽管温泽之本来就明白这些道理。

  这天又是淫雨霏霏,雨点淅淅沥沥掉个没完没了。关钦下了一趟山,再回到山上时,雨已经渐渐大了。关钦脱下蓑衣,挂到墙上,从怀里摸出一卷潮湿的书信来,递给温泽之,“这是小姐和夫人派人送来的家书。”

  温泽之放下毛笔接过书信,迫不及待地打开来看,看了良久才放下,眼角眉梢净是喜悦,“太好了,兄长班师回朝了,是大捷。”

  “真的!”关钦忙也跑过来看,“大公子真是个将才,这下夫人和小姐能放心了。”

  正欢欣不已,忽然听见草庐外的雨声中传来一丝凄凄漓漓的古琴声,断断续续,邈远又空谷传响,回声悠长,想仔细辨明方向,却又觉声音好似从四面八方而来,竟听不清究竟是何处的声响。

  温泽之与关钦诧异地对视了一眼,来到门外的屋檐下环视着整个绵延百里被烟雨笼罩着的山岗,关钦讶然道:“莫非这里真的有神仙?”

  温泽之想了想,道:“应该也是个隐居在这里的人吧。”

  说罢他转身走回了屋子,抱出了那把凌霄琴,在屋檐下盘膝而坐,对着那断断续续的琴声撩拨起琴弦来。

  两把琴一个调子高,一个调子低,遥相呼应又相互交错,激亢时若浪涛澎湃,舒缓时似弱水潺潺,顿时山岗上一片的朗朗琴声。

  过了一会儿,那调子低的琴声突然消失,关钦用手遮着头顶向前跑了几步,指着不远处对面的山岗上山槐花树旁的草庐,道:“泽之,应该在那里!”

  温泽之忙起身跑了过去,只见那草庐的窗户大开,清清楚楚见得屋内人影走动,紧接着一个穿着蓑衣的老人走了出来。

  那老人白髯长及腰,鬓角的头发在微风中轻轻浮动,穿着蓑衣看的不贴切,但依稀见得是道家人的装束,仙风道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