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新皇(二)

  第五章新皇(二)

  关钦见状便也迈开大步,两个人像脱缰野马一样在本就不大的山岗上拔足狂奔,最终还是温泽之像饿虎扑食一样抢到了另一个鸡腿,放到石头围成的火灶上烤了起来。

  关钦气喘吁吁地坐到他对面,撩起衣襟擦了下额头上的汗,上气不接下气道:“你跑那么快干嘛,好像我会跟你抢似的。”

  “你的志向远远不止停留在收拾山鸡上……”温泽之擎着鸡腿半开玩笑半调侃道,“谁晓得你的志向究竟有多高,是不是能吃独食把一整只鸡都吃完……”

  关钦白了他一眼,嘟哝道:“噎死你算了……”说罢他便起身去溪水旁洗了洗手,又把脸抹了一把,然后盘膝坐在溪水边,望着天边最后一抹淡红色不言不语。

  温泽之把骨头扔进了火里,坐到关钦身边,问道:“你想什么呢?”

  “……想……想我爹娘。”

  “你还记得他们吗?”

  “不记得。但是我觉得如果我记得他们,他们一定有这天底下最和蔼的笑容……”

  温泽之侧首看着关钦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叹了口气,“都是命,别想太多了。”

  关钦眯着眼睛试图仔仔细细地看着最后一抹红色消散在远方迷蒙的山峰后,“我不明白那些官兵为什么要来我们村子烧杀抢掠,难道我们都不是这个国家的人吗?”

  “……”

  关钦转过身来,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道,“泽之,如果我说我想去朝廷当官,你会怎么想?”

  “不怎么想。人各有志,我也不能把我的意愿强加给你吧。”温泽之恳切道,“只是你为什么想去?”

  关钦的眼中闪烁着一种温泽之不理解的光彩,“我想去朝廷,当大官,然后好好辅佐新皇上,让那些奸臣贼子不再在朝廷里猖狂。”

  “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不可能!”关钦充满了期待地兴奋道,“既然别人可以当大官,我一定也可以!他们能让朝廷变得腐败变得昏庸,我就也能让朝廷重新变得正直壮大……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温泽之回过头,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难过。关钦,你太天真了。凭你自己一人的力量,就能挽回现在朝廷的局面吗?如果真的可以,那舅父……也就不会沦落到现在这个下场了吧。

  ——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自从他被贬,朝廷就断绝了他与家人的一切书信往来,朝廷的奸臣贼子上下其手,现在甚至连舅父是生是死也不得知晓。

  幻想和现实的差距不只是一星半点。没有人愿意过那种身不由己的日子,终究还是,安定的生活就是每个人都梦寐以求的。

  大魏帝国,朝廷。

  贾获战战兢兢地战在大殿中央,头也不敢抬一下,生怕只要与皇上对视,皇上那双凌厉的眸子就会将他杀死。

  皇上不只是一次因为温泽之而龙颜震怒了。

  只见他把龙案上的奏文统统甩到了贾获面前,怒斥道:“你们这一群群废物,连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都叫不来,我就不信他怎么伶牙俐齿能把你们这群老学究讲得哑口无言惺惺回朝!”

  “皇上息怒……您不是说了他是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嘛,那……那您何必总是对他耿耿在怀呢?朝廷要一个黄毛小子又没有什么用处……”

  一边的太中大夫毕康出言道,“依我看呐,就由那小子去呗,他能这么羞辱我们这些大臣,让他来朝廷岂不是更没有面子?好像我们朝廷就是缺少人才似的……”

  而且皇帝你好像还没有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年纪大吧。毕康在心里气哼哼地偷偷想着。

  “是呀,皇上,你想想,我们花这么大的气力去请他,他呢?他就是不来,说明什么,说明他没有真本事,不敢来呀!”

  贾获仗着有人向着自己,这才敢说出句话来。

  ^U最新^u章‘节d上}酷匠网Dt

  皇上年轻气盛,哪里听得进去他们这一番“肺腑之言”,只见他“噔噔噔”地走下了台阶,来到贾获对面,叉着腰站定,贾获只能低着头瞥见皇帝一身金色的龙袍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

  皇帝撇了撇嘴,恨声道:“朕才刚刚登基三个月,你们就天天在朕的耳朵根子上吹捧哪些地方官员是不可多得的奇才,结果请到朝廷来了又连个内个什么都不放,可给朕出过一丁点儿的利国利民的主意啦?”

  他的目光接连扫过贾获和毕康,继续道,“方太傅从不像你们这样成天把一个废物吹捧上天,好不容易推荐一个真正的贤能之人,你们又请不来,你们自己说,要你们何用!”

  皇帝一番斥责的话语吓得满殿的群臣文武都齐齐跪下异口同声道:“陛下息怒!”

  “陛下,无时莫强求。古往今来大贤之人从不是随随便便就出仕的,当年刘皇叔三顾茅庐请出卧龙,陛下你若真想让温泽之出仕,再多请一次也无妨。”左丞相孔连山拖着一副病怏怏的身体出班奏道。

  皇帝见他这副模样,心里一软,却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好大袖一挥,佯作不耐烦道:“哎呀,好啦好啦,他不愿意出山就算了。朕也不逼他。若真到了非要他出山不可的份儿上,朕亲自去请。”

  ——人尽皆知皇上是不可能亲自去请一个不把朝廷放在眼里的人出山的。

  皇帝刚转过身想要回到龙座上,却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又转过身来斜睨着贾获又是疑惑又是嘲笑道:“贾获,温泽之到底跟你们这帮人说了什么才让你们无功而返的,想从前你们可都是铁齿铜牙三寸不烂之舌啊。”

  去请过温泽之的三个官员都是浑身一凛,无语对视了一眼,都是缄默不言。

  皇帝打量了三人许久,终于眉头一松,轻笑了几声,“算了。”他回过头,边走上台阶边话中有话道:“你们都好自为之吧。朕可不想为难你们。”

  说罢他便转到了屏风后面,只留下清脆的“散朝”二字回荡在满殿群臣的耳边,几个大臣听出了皇帝话中意味,出了一身冷汗,如芒刺在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