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驿馆(二)

  温泽之一愣,定了定神继续嚼着嘴里的东西,却留神听着身后店伙计和贾大人的对话,关钦的表情变了又变,温泽之低声警告道:“……你低头,别像鹅一样一听到什么动静就把脖子竖起来了。”

  关钦“嗯”了一声,便也低下头佯作不知。

  那贾获贾大人是先皇帝的宠臣,也是当朝贾太后的叔父,一有什么事情,先皇帝一定是第一个向他问询,而且还是毫无疑议地采纳他的意见。

  但是自从这位年仅十九岁的少皇帝登基后,便气势汹汹地要肃清朝纲,纵使有太后撑腰,他的日子也没有从前这么好过了。

  他这次来到敬南,八九不离十是来找他温泽之的。

  贾获挺着个圆滚的肚皮在一群内侍的簇拥下落座,店主便拿了店里最好的酒菜来热情款待。一边听得贾获满腹不满地埋怨道:“天有不测风云,这眼看便进了敬南城,竟然下起大雨来了。”

  “贾大人,一路奔波劳苦,就在这里歇息歇息吧!不知贾大人何故去敬南城,必是有什么公务吧!”

  “……别提了!那方典成方太傅一个劲儿在皇上面前夸敬南刺史的二公子怎么才华横溢,怎么胸含韬略,怎么能言善辩是个定国安邦的天赐之才,说的皇上是心魂荡漾,硬是要找来那二公子去朝廷做官……”

  温泽之翻了个白眼——果真又是找他来的。

  那店家满脸堆着媚笑,神神秘秘道:“哟,那大人你可是走运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敬南府二公子,要注意自己的行事分寸,他早就冲上去往店家嘴里塞个馒头了。

  温泽之和关钦对视了一眼,心知肚明看来此劫难逃,再应酬一个朝廷官员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于是便平定了心绪,继续听那好死不死的店家媚笑道:

  “大人,你看那边坐着的两个公子了没?穿淡绿色儿的,就是那敬南刺史的二公子!”

  贾获听了大喜过望,立刻把筷子向身后一甩,仿佛是色鬼看见了漂亮女子一样地向温泽之跑了过来,“你……就是温泽之温公子?”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温泽之放下筷子,嘴角含了一缕温文尔雅恰到好处的笑,站起身来拱手拜道:“敬南刺史之子温泽之,拜见贾获贾大夫。”

  贾获更是喜出望外了,“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在这里遇上了温公子!真是幸会!”

  我作为朝廷的大官员,竟然能这般低三下四地和他温泽之说话,若不是皇上求贤若渴了,我贾获还能这般给你面子不成?

  ——可惜啊,那温泽之就是雷打不动,稳如磐石,不迈宫门半步。恐怕就算把皇帝的妹子嫁给他,分给他半块江山,他也坐怀不乱吧。看来要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了。

  温泽之轻轻笑道:“大人,这已经是第三位高官了,莫非朝廷是真的铁了心要我去当官了?”

  “哎呀,温公子,你就随我回朝廷吧!你兄长这般大有作为,你再入朝廷封个一官半职,岂不是为你温家敬南府……锦上添花了?”

  贾获拍着温泽之的后背,巧言令色道,“你若是放不下家人,那本官连同他们一齐接到宫里,给你爹封个尚书,岂不是皆大欢喜?而且……”

  “贾大人。”温泽之毫不留情的打断了他,敛笑正色,紧紧逼视着贾获。贾获被他看得浑身一阵发毛,只好问道:“公子还有什么顾虑吗?”

  “贾大人,如果你能告诉我,我舅父究竟是因为什么被贬到边疆苦寒之地,或许我还可以考虑。”

  温泽之毫无畏惧地死死盯着贾获颇为震惊的脸,目光仿佛是一把利剑,直穿透了贾获的双目一般。贾获咽了口唾沫,陪笑道:“公子啊,你舅父是贪污受贿,败坏清政才被贬谪的。”

  “是吗?”温泽之冷冷地笑了一声,不顾及贾获的颜面当着众人的面道:“我舅父生性秉直,清正廉明,怎么会突然贪污受贿了几万两银子私藏金库然后被贬?”

  他钩起一个嘴角,凑到了贾获汗流涔涔的耳边,沉声道:“据我所知,朝廷里几位大臣好像和我舅父不太和睦啊。”

  他缩回脖子,又含了恭敬的笑,向贾获拜道:“实不相瞒,我马上就要去崤山归隐了。还望皇上和大人勿以为念。”

  酷M匠网-正~U版首:F发◎

  贾获震惊得无以复加。朝廷传言温泽之天性不羁,天不怕地不怕,如今一见果真是如此。贾获冷下了脸,道:“公子此言何意?”

  “大人不必多虑。我知道大人一向恪尽职守,勤勤恳恳又公正廉明,此事断然与你无干。还望大人回禀圣上,温泽之恕难从命。”说罢便扔下了一枚大银头也不回地向驿馆门外走去。

  贾获听了他这番言语心下竟然暗自发怵起来,惊魂未定,望着温泽之气质昂然的背影,心中惊惶愈发难以抑制,暗暗想道:“果真非凡夫俗子,若果真入了朝廷,必会兴风作浪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