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送别丝雨如缠绕指尖的柔线一般落在温泽之修长的手上,城郭外人马喧寂,只能听见雨丝落在城外断桥旁的水池中的声音,偶尔一阵裹挟着草香的风吹过,均匀的雨声改变了声调,却仍是那么静和柔缓。

  温泽之在烟雨中披着斗笠,长长的眼睫下,一双秀美的眼睛中目光柔和,嘴角含着宽慰的笑,一袭淡绿色的长衣与身后的初春拂塘垂柳相辅相成。

  他把手搭在伏氏的肩头,轻轻浅浅地笑着,柔声道:“娘,时辰不早了,送了这么久,快回去吧。”

  伏氏眼含清泪,伸出手放在肩头温泽之的手上,哽咽道:“泽之,此行路途迢迢,从敬南到崤山需个一月多才能赶到,你千万路上当心,和钦哥儿走在一处,千万不要分开。”

  “娘,孩儿不会有事的。”他回头望了一眼关钦。

  关钦是与他从小玩到大的玩伴。

  五岁那年,家遭到官兵劫掠,烧杀抢夺死伤无数,关钦死里逃生流落街头,幸好被温家收养,一面是作为府里的帮工,但府上待他却比平常下人高出一等,另一面是温泽之的发小,情同手足。

  此番温泽之归隐崤山,也是他心之所向。

  温泽之是敬南有名的才子,年二十,琴棋书画样样自通,武术刀剑无一不晓。最为朝廷所看重的,当属他在敬南本地口口相传的治国之才。

  在这个看似还算祥和平静的年代,就算是朝廷三番四次派权高位重的大臣来请温泽之出仕,温泽之也断然拒绝。

  他向来生性不羁,只说不愿受朝廷拘束,一如朝廷深似海,功名利禄皆是过眼云烟,到头来浮梦一场空寂寥,行至最后,便也是入土为安的一生罢了。

  与其在朝廷中深陷官场不可自拔,何不潇洒快活一生,也不枉了自己来这尘世一遭?况且他的父亲是敬南刺史,家境甚是富裕,亦不再图高官厚禄亲身赴朝廷做官。

  并非是无缘无故对官场的抵触。温泽之的舅父曾官拜上大夫,他从小就被舅父百般疼爱,可舅父却因性情刚正被奸人陷害贬到了边疆苦寒之地,即便众说纷纭,他自己也有度测,可到现在也不明幕后主使究竟是谁。

  温泽之在家排行老三,上头有一兄一姊,皆未成家,家中还有祖父祖母和爹娘。可是因为温泽之,整日来府上提亲的人数不胜数,再加上朝廷中的人也实在是厚着脸皮来了一次又一次,扰的府里鸡犬不宁。

  祖父祖母毕竟年迈,府上嘈杂不利于二老平日的休息,温泽之索性派人在崤山上搭了一个草庐,效仿先人诸葛亮去过归隐的生活,不过不同的是,他并不意图伯乐来相马。

  山野匹夫的生活,或许才最适合他。纵使文韬武略出众,也不觉得屈才。

  他向伏氏身后一直沉默不言的姐姐温娣道:“长姊,大哥出征在外,家里的大小适宜还望长姊多多操劳,弟弟得空会回来看你们的。”

  酷u匠^网$,永a8久免;b费e》看小说《

  “泽之,山高路远,若没什么大事,就不要来回奔波了,我和你爹还壮实的很,只是不要忘记多寄几封书信来,爹娘也就安心了。”

  温泽之向伏氏点了点头,“娘,那孩儿走了。”

  “路上千万当心啊。”“嗯。”

  温泽之转过身去钻进马车,向关钦道:“钦哥,走吧。”关钦回身向伏氏拱手,“夫人,请回吧。”说罢他便拿起缰绳驱动马车。

  车轮在雨中缓缓挪动,马蹄踏在水中,溅起了混入了泥浆的低矮的水花,不过很快便被小雨冲散,——渐渐的,马车车厢随马蹄声的消散而模糊在了缠绵朦胧的雨烟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