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界的妖王殿内,一只白色的鸽子停留在杜清弦的肩膀上,杜清弦从鸽子的脚上取下一张信条。打开信条看了起来,只见信条上面写着’封印破半,功力大增。‘八个字,杜清弦微微笑着,将鸽子放飞后;又将信条用内力摧毁,一张信条就这么魂飞魄散了。没多久,离虹有些急忙的走进妖王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离虹看着杜清弦说,“如你所见。””理由!“离虹有些激动地说,“没有理由,”杜清弦慵懒的靠在妖王的坐垫上,“清弦,你可知你现在在做什么吗?若是被。。。”离虹还未说完就被杜清弦打断了:“你大可放心,本王想做的事还未有人可以阻拦。”“那你还为何还要助她一臂之力?”离虹不解的问,“你今天有些逾越了,”杜清弦有些不悦地说,“离虹只是怕事情的发展会大到你我都控制不住,不免有些担心。”离虹知道杜清弦生气了,所以避重就轻地说道,“下去!本王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杜清弦下了逐客令,离虹虽然心里还是很着急,但是知道杜清弦向来是说一不二的,再怎么不甘心最后还是福了福身退下了。

  w$最新》章x节◎上8酷,匠网Q

  待离虹退下之后,杜清弦说了一声来人,蓝炎立即进入殿内;单膝跪地恭敬地说:“属下在。”“去查探一下,”“是,”蓝炎说完立即转身离去。整个妖王殿内就只剩下杜清弦了,空荡地宫殿,充满了孤寂和冷漠。杜清弦苦笑了一下,喃喃地说道:“傀儡人生,何时才到头?如果可以,真不想让你也牵连其中。”杜清弦看着手中的玉佩,满脸苦笑,他想起那天桃花园里所发生的事。离虹说的没错,他是帮了她一把,那时在桃花园里看到五年后的她。还真的让他有些眼前一亮,五年后的她越发的亭亭玉立,貌若天仙。当他看到陌言怀里脸色苍白地她,他的心竟然会莫名的疼痛,他以为当时是谷心毒毒发,却不曾想到自己已经将她放入了心里的某处。回来之后,她的容貌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杜清弦也想不明白,自己为何要助她一臂之力,也许是因为五年前她救过他;也许是因为自己对她有亏欠,毕竟他是她的灭族仇人啊!杜清弦想到这,脸上的苦笑更加深了,“我真的很期待你的到来,也许,很快,我们又可以再见面了。”杜清弦拿出玉佩,看着玉佩说,他手中的玉佩泛着淡淡地绿光;好像是在回应他的话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