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王殿内,杜清弦慵懒的靠在妖王座上,单手支撑着头,闭目养神地摇动着手中的白折扇。“功力渐长吗?”杜清弦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蓝炎说,“主子,要不要现在就把她杀了?”蓝炎抬起头来,看着杜清弦说,“先不急。”“可是,若现在不将她除掉,万一她冲破封印,那就。。。”蓝炎显得有些着急,“你是在质疑我的决定吗?”杜清弦带着警告意味的看了蓝炎一眼,还未等蓝炎说完,杜清弦就开口打断了她。“属下不敢!”蓝炎连忙低下头说道,“做好我吩咐你的事就好了,别想着去猜测主子的想法,对你没什么好处。”“属下知道了,”“退下吧!”“是”蓝炎应声退下了。

  1k更E6新最。快H上酷6匠网☆

  待蓝炎退下后,一位身穿华丽衣服的女子走了进来,女子身后还跟着两名侍女,“参见大王,”女子向杜清弦行了个礼。“免礼,”杜清弦看了女子一眼便收回了视线,“谢大王,你们退下吧!”两位侍女行了一个礼后便退下了。那名女子走到杜清弦的旁边微笑地说道:“清弦,不过只是一个下人,没必要生气。”女子绕到杜清弦的身后,想用她的芊芊玉手帮杜清弦按摩,就在她的手快要碰到杜清弦的时候,杜清弦一个起身避开了她的触碰。“璃虹,你应该清楚你的身份!”杜清弦带着警告的说,“我只不过是想帮你减轻一下疲劳而已,若你不喜欢,我住手便是,你不用这么刻意的躲开我的。”璃虹不怒反而笑地说。“你来这里有什么事?”“也没什么大事,主人只是跟我说,想你早点找到妖骨而已,”“……”“清弦,只要你拿到妖骨,你身上的毒就可以解了。到时候你也可以不用……”离虹见杜清弦没有应她,不禁出声劝道,“本王的事,本王知道该怎么做,没什么事就退下吧!”杜清弦不想再跟离虹讨论这件事,离虹也看得出来杜清弦的厌烦,“清弦,我这么说也是为了你好,你的毒只有主人能解,我不想看到你毒发身亡的样子。”“你这是在诅咒本王吗?”离虹被杜清弦的气势吓到,连忙说道:“属下不敢,”“少来管本王的事,不然,不管你是不是他派来监视本王的棋子,本王也会咬了你的命!”杜清弦留下这句话后便离开妖王殿,璃虹留恋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是啊!杜清弦说的对,她只是主人派来监视他的一颗棋子而已,在他的身边根本一点权力都没有。她这颗棋子最不该的就是爱上这个男人,离虹苦笑了一下,嘴里喃喃自语地说:“即使是他人棋子又如何?至少我还能待在你的身边,每天只要能看你一眼就好了。只是你还是不肯多看我一眼,无论我怎么做,你都不肯回头看我一眼,呵呵…”璃虹自嘲了一句后,也离开了这空荡却又辉煌的妖王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