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赵子言坐在桌子前,白皙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手中的杯子。忽然,一名女子打开了房门,直径的走到桌前坐下,自顾的到了一杯茶,慢里斯条地喝了起来。“有什么事吗?”赵子言问。“没事就不可以过来了吗?”“你最好只是过来喝杯茶。”“怎么,怕我对她下手吗?”女子冷笑了一声说,“你不敢!”“为什么不敢?”女子有些好笑的问。只不过,被赵子言料中了,他们的主子还真说过不要伤害楚千诺。“你以为我不知道上次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吗?”“是我安排的又怎样,若不是我,你会这么容易的接近她?”女子放下茶杯,“我的事不需要你来插手。”“呵呵呵。。。子言,凡事都有个度,别到时候你不忍心杀她。”女子虽然是笑着说的,但话里却充满了杀意。“你不觉得你管的有些太宽了吗?蓝炎!”“我只是在提醒你罢了,至于你听不听,那就是你的事了。”“蓝炎,你今天话太多了。”赵子言看了蓝炎一眼,蓝炎从他的眼中看出浓浓的警告。虽然她也是妖王的右护使,但跟赵子言比起来,她还稍微逊色一些。

  蓝炎淡笑一声,对赵子言说;“希望你是真的明白。”说完,离开了房间。赵子言见蓝炎离开后,再次陷入沉思。不知过了多久,楚千诺感觉自己的喉咙好像被火烧了一样,身体里面也是一会儿冷一会儿热。难受极了,一旁的秋羽见楚千诺满头大汗,找来了一盆水和毛巾帮楚千诺擦拭了起来。楚千诺动了动手,发现一点力气都没有,她费力的睁开了眼睛,看到秋羽正帮她擦汗。“千诺,你醒了!”秋羽有些兴奋的说。“水。。。”“哦,你等下。”秋羽急急忙忙的跑到厨房,弄了些盐兑了一点白开水,待水温刚好的时候喂楚千诺喝下。楚千诺喝完水后便询问了起来;“我们这是在哪里?”“我们现在在一家客栈里,你知不知道,我都快被你吓死了。”秋羽见楚千诺醒来后,心里放心了不少,这才跟楚千诺抱怨了起来。“我记得我被蛇咬了后来的事我就记不起出来。”“你被蛇咬了之后就昏过去了,是赵子言把你带到这里来的,不然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是吗?回头要跟他道谢才行。”“跟他道什么谢啊!你都不知道在你昏迷的时候,他是怎么欺负我的。”“他对你怎么了吗?”楚千诺不禁问道,“赵子言他就是一个无耻,流氓,臭不要脸的混蛋。”秋羽一想到今天被赵子言扛着去客栈前厅吃饭,在那么多的食客的注目下他毫无形象的将她一把扔到凳子上,竟然还威胁她说敢不好好吃饭他就当众强喂着她吃。她在他的威胁下不得不硬着头皮吃了一点,她心里那个气啊!“反正他就是欺负我了。”楚千诺见秋羽满脸通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想必赵子言肯定对她做了什么有些逾越的事了吧!她可是非常了解秋羽的性子,“秋羽,赵子言他究竟怎么欺负你了?他对你做了什么逾越的事了吗?”“才不是呢!那个混蛋他竟然把我扛着就下楼了,你都不知道那时有多少人在看着!”不提还好,一提秋羽就火冒三丈。“。。。他扛你下楼干吗?”楚千诺有些汗颜,这又是演的哪一出?“算了,不说他了,一说他我就来气。你先好好休息,我就在这里守着你。”秋羽不再往下说,帮楚千诺盖好被子,自己则去把铜盆里的水拿到外面倒掉了。

  A/酷/匠网0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