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桌上的几盘小菜,刘瞎子食指大动。

  “尝尝。”

  小刀递了一双筷子给他,坐了下来。

  刘瞎子嘿嘿一笑,然后拿起筷子,夹起一块腊肉,放入嘴中,轻轻的咀嚼起来。

  “嗯......咸辣适中,可感极佳,不错。”

  拿起酒壶,倒了两杯:“也尝尝来客居的上好女儿红。啧啧,那滋味.......”

  说着,嘴中滋了一声,然后抬起酒杯,一饮而尽。

  “啧!好酒!”

  小刀笑着,轻抿了一口,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将杯中酒一口喝尽。

  “好!”

  他没有形容这酒如何好喝,但是单单一个好字,已经将这酒赞美到极处。

  一片青菜,放入小雅碗中:“来,吃点青菜。”

  小雅筷子一指:“肉!我......吃肉!”

  刘瞎子哈哈一笑,给小雅夹了一片肉:“来,丫头,多吃肉,长得快!”

  小雅甜甜的说道:“谢......刘爷爷。”

  刘瞎子欣慰的道:“不谢不谢。”然后不着痕迹的叹了口气。

  小刀摸摸小雅的脑袋,听到刘瞎子的叹息声,眼神一闪,试探性的问道:“刘老......”

  刘瞎子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后仰头喝完:“你别问,我也没办法。”

  见到小刀脸上的失望表情,刘瞎子接着道:“小丫头的这口吃应该不是先天带来的,可能是受到惊吓所致。所以,一般的办法,还真不好治。”

  小刀眼睛一亮,诚恳的道:“只要能够医治小雅的口吃,小刀愿意倾尽一切!”

  这一点,小刀早就清楚,这是当初那一幕就发生在她面前的原因让小雅受到惊吓,心里有了阴影。

  小雅一会儿看着哥哥,一会儿看着刘爷爷,知道他们说的是自己的病,于是放下筷子,心绪有些低落的看着俩人。

  见此,刘瞎子安慰道:“办法是有,只是现在还不行。”

  小刀挑眉:“哦,难道是有什么困难?”

  这一年多来,小刀也带着小雅见过来许多的名医,可是那些名医都对小雅的口吃束手无策,到了最后,小刀也有些放弃了。只是,每每见到小雅都不愿多说话的,小刀心里就特别的难受。

  现在听见刘瞎子竟然有些办法,他怎么不追问到底。

  刘瞎子放下筷子,缓缓说道:“其实,人乃万物之灵,天生本就有着无限的优势,所以自古以来,人可练武,可以窃取这天地造化,强大己身。但是天地有道,因此也不是每一个人都慅可以习武。有一些人,天生残缺,这边是因果。天地造化,其实也是由无数因果造成,往日因,今日果;今日因,明日果。”

  刘瞎子没有直接回到小刀的问题,而是开口说了这么一段话。

  小刀也不急,静静的听着,直到最后,他蓦然一惊:“刘老是说,小雅今天口吃的原因是因为......”

  刘瞎子摇摇头:“非也非也。虽说可能昨日之事对今日有些牵扯,但是这丫头又有多大?即使是前世今生,这天地长河,又怎么可能对这么一个普通人为难?这丫头的毛病,只是先天先元气不足罢了。”

  “想要解决这一难题,简单,补足元气,自然无碍。”

  “元气?”小刀先是皱眉,随后便舒展开来。

  刘瞎子笑眯眯的看着小刀:“明白了?”

  “明白了。”

  解决了一直困扰的大难题,小刀心情舒畅,招呼着道:“来来来,刘老,您请!”说着,急忙给刘瞎子斟了一杯酒。

  刘瞎子点点小刀,笑道:“你啊。”说着,抬起酒杯,一饮而尽。

  “来,小雅,多吃肉,长得快!”

  “谢谢......哥哥......”

  酒足饭饱,刘瞎子便要告辞。

  走到院子中的时候,眼神撇到角落的中的几根木桩,眼神一闪,当做没有在意。

  脚步有些飘浮,刘瞎子弯腰捡起地上的柴刀,掂了一下。看了小刀一眼:“你在练这个?”

  小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是有些拿不出手。”

  刘瞎子摇摇头,反对道:“话不可这么说,想我刘瞎子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样的高手没见过?不说血屠夫花和尚,就单单是那个一地鸡毛--李云东,也是一等一的高手。而高手,自然不会拘泥于手中武器好坏。一片树叶,一匹鸡毛,都可伤人杀人。”

  “一地鸡毛?刘老认识那个李云东?”听到小刀语气中的异样,刘瞎子好奇的道:“见过几面?怎么?你也认识?”

  小刀摇头苦笑道:“我哪里能认识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只是听别人说过几次,有些好奇罢了。”

  刘瞎子点点头:“难怪。不过李云东倒是不愧大侠称号。这些年来,落在他手中的邪枭魔头无数,贼人大盗不知几何,名声倒是一时无俩。”

  小刀笑了一小,没有说什么。

  刘瞎子摆摆手:“好了,关于那什么李云东的事迹,以后有时间再跟你唠叨唠叨。老头我就先走了。”

  刘瞎子喝了不少酒,走路都是有些虚浮,他深一脚浅一脚的走到门边的时候,像是响起什么,回过头来,对小刀道:“若是想要练什么刀法,劈柴最管用!”

  然后摇摇手,从门边拿起自己的东西,便挥手离去。

  小刀送到门边,看着刘瞎子模糊的背影,伸手入怀,摸出一片鸡毛。

  “一地鸡毛--李云东么。”

  将鸡毛重新揣入怀中,小刀回到院子,看了地上的柴刀一眼:“劈柴?”

  呯!

  柴刀划过木柴,发出一声沉闷声响。

  看着地上一片大一片小,切口还不平整的木柴,小刀眉头紧皱。

  按照刘瞎子的说法,小刀已经劈了几天的柴火。

  可是,还是没有什么进展。

  如今的他已是炼体三层,从外表看去,也没有什么突出的地方,只是比以往精神一些,力气大一些罢了。

  毕竟,炼体只是淬炼身体,打通经脉,并不会给练武者带来什么飞跃般的能力。

  而如今已经差不多一个月的样子,小刀的炼体四层虽然缓步前进,可是一直没有突破的征兆,因此,刘瞎子说了劈柴有用,他就试了一下,却是发现其实并没有什么用处。

  要说起来,小刀其实平常时候也是经常劈柴,却是一直没有发现有什么奇特的地方。

  吱呀。

  院门打开,小雅背着小书包,走进院子,看见哥哥坐在地上,撑着下巴似乎在想什么。地上全是散乱的长短差不多的木柴。

  她好奇的问道:“哥哥?”

  小刀反应过来,懊恼的拍拍脑袋:“哎呀,对不起啊,小雅,哥哥忘记了去接你了。”

  小雅笑着摇头,懂事的她当然不会总让哥哥接自己。

  她好奇的蹲在地上,摆弄了一下那被砍成几片的木头。

  然后她说了一个字:“书。”

  小刀疑惑的道:“啊?什么?”

  小雅认真的重复了一遍:“书!”

  “书?什么书?”小刀是真的疑惑了,难道是小雅的书掉了,正要翻看小雅的书包,小丫头指着哥哥:“练.......刀的......书。”

  最=A新章D节上"酷t匠◇C网9N

  小刀恍然大悟:“哦。原来你说的是刀......”说着小刀从怀中摸出洪家刀谱,正要说话,然后猛然一拍自己的脑袋:“打你个榆木脑袋!”

  小雅睁大眼睛看着哥哥,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会打自己:难道是哥哥病了?然后懂事的小雅伸出小手,想要去摸哥哥的额头,看烫不烫。

  小刀哈哈一笑,说道:“哥哥没事。”说着,跳起身来,刚走两步,然后转过身来,从怀里拿了一些钱递给小雅。

  “小雅乖,去刘二哥那里,买两碗面,今晚咱们不吃饭了。”

  小雅点点头,蹦蹦跳跳的朝院子外走去。

  看着手中的刀谱,小刀暗骂自己白痴,刘瞎子不是说过练习刀法才去练劈柴的吗,自己竟然只是一心向着突破境界。

  一边暗骂自己,小刀一边拿起一根木头放在地上,右手捏着柴刀,对准地上的木头,凝神静气起来。

  《封天诀》心法运转,脑海中,回忆起‘力劈华山’的一招一式。

  那原本就是一招一式,自然无需什么起手式。

  刀起刀落。

  呯!

  一声脆响,木桩被轻易劈开,切口处,光滑无比。

  柴刀本是一把钝刀,虽然快,但还不至于可以一刀将木桩劈成这个样子,其中愿意,自然有着心法的功劳,而能力劈华山的刀式用在木桩上,自然是大材小用。

  院落中,少年惊喜的笑容响起。

  “刀哥,不好了!”

  哐当一声,院门被人推开,一个微胖的半大孩子站在院子中气喘吁吁。

  “二愣子?”

  二愣子喘息道:“刀...刀哥。小雅...小雅被......”

  小刀心中一惊,一把抓住二愣子的肩膀:“小雅怎么了?”

  二愣子嘴一咧,呼道:“刀哥,疼。”

  小刀赶忙道:“哦,不好意思,你说,小雅怎么了?”

  “小雅妹妹被人牙子带走了!”二愣子一口气说完,然后却有些畏惧的看着小刀,退缩着:“刀...刀哥,你怎么了?”

  此时的小刀,竟然面孔扭曲,眼睛通红,浑身上下,竟然有着一种无形的骇人气息。

  二愣子当然不知道这是杀气,但是本能的感到害怕。

  小刀红着眼睛看着他,声音沙哑的说道:“你说。他们......把小雅带到哪里去了?”

  二愣子缩着肩膀,有些害怕的看了小刀一眼,结巴的说道:“城...城外...锦竹山方向!”

  小刀低吼了一声:“该死!”

  此时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把柴刀。

  他的心中,一片怒火,他的脑海,一片混沌。

  这一年多以来,他一直与小雅相依为命,自从自己在这个世界醒来的那一刻开始,他第一个见到的人是小雅,随着时间推移,他已经将小雅当作自己亲身妹妹一样看待。

  所以就算小雅再任性,他会一直将就着她,就算她很淘气,还是宠着她,即使是晚上她睡不着,他会去哄着她睡觉,害怕她口吃被人笑话,所以他一直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尽量尽懴帮助周边的人,就是希望他们能够将小雅当作一个正常的人看待。他把小雅送去学堂,不是因为自己不想照顾她,反而是希望她与别的孩子多接触,不至于让心里留下阴影。

  朝着锦竹山方向,小刀提着柴刀,杀气腾腾的追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