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

  刚刚躺下,小雅便拉住小刀,借着烛光,小刀看到两点微微星光。

  小刀一惊:“怎么了小雅?”

  小雅不说话,只是抱着哥哥的手臂,将脸贴上去。

  小刀爱怜的摸摸小雅的脑袋:“好啦。不哭了,是哥哥的错,哥哥不该那么晚才回来。”

  被子中,小雅似乎摇了下头:“不。是小雅......下次......不会了。”

  小刀伸出一只手来,搂住小雅,笑着道:“傻丫头,胡说什么呢。哥哥只是遇到了一些事情,所以才耽搁了。不过哥哥保证,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让小雅知道,好不好?”

  感受到小刀的心情,小雅懂事的嗯了一声,然后拉着哥哥的手臂很快进入了梦乡。

  蜡烛被吹灭,屋里陷入黑暗,一阵深深的叹息,自黑暗中传来。

  接下来,小刀的武道修炼正式的步入正轨,早上送小雅去学堂,然后赶回去做工,有时间的时候就是练习洪家刀谱。他一直没有来练习后面的招式,就只练‘力劈华山’,等到晚上的时候接小雅回来,吃过饭,小刀又再次练习打桩、盘坐打息、再次练刀,最后再磨刀,直到很晚才休息。

  时间过得飞快,只是短短的一个月,小刀的修为再次提升到炼体三层。

  不过,小刀却是感觉到,即使是到炼体三层,他的速度也没有多慢,竟然保持着一个平稳的速度再上升着。

  体内的经脉打通三条,修为达到三层,随之而来的,就是力量暴涨。他能够感觉到,若是自己全力一击的话,不下两百斤。若是普通人的话,一百斤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这些进步,从在打铁铺中就可以看出来。

  平时举起那巨大的铁锤的时候,多半坚持不了多久,小刀就要歇一会儿。现在的他,不仅拿着锤子感觉不到什么重量,就连时间,也延长了下来。

  而这些,都被大牛与石大师看在眼中,对于小刀的变化,除了震惊与诧异外,多的,当然是欢喜。

  他们自然知道武者的存在,只是他们只是普通人,平常时候,哪里能够和那些高高在上的武者打交道。

  虽然对于小刀突然间拥用这么大的力量感到好奇,他们除了对于武者的尊敬之外,更多的,都是为小刀感到高兴。

  毕竟,他们只是普通人,不要说是成为武者,就连那测试自己是否拥有武者天赋的资格都没有。

  虽然这个世界是以武为尊,只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武者,就可以得到无数的好处与尊崇的身份地位。然而,想要得到什么,就会付出什么。

  武者的世界是江湖,江湖的又是一个充满争斗与危险的地方,一个不慎,那就是性命不保的下场。

  他们,只想这样平平淡淡的生活下去,娶妻生子,到了晚年,守着孙儿与自己的那一亩三分地,就足够了。

  小刀穿上衣服,打了声招呼,先行离开。

  “小刀子,下次来,记得带小雅那丫头过来啊。”

  小刀刚走到门边,石大师那洪亮的声音变传了过来。

  小刀哎了一声,然后挥了挥手,消失在街道尽头。

  来到城北大门的时候,小雅还没有下课,小刀便在街上逛了起来。

  “话说啊,当年血屠夫与花和尚那一战,啧啧,现在想起来,就像是发生在昨天一样......”

  循着声音,小刀来到城门一个角落,那里,此时正围着许多观众,听坐在中间的一个瞎眼老者说着什么。

  瞎眼老者一身油腻的衣衫,披着的头发上还沾着几片树叶,一块烂布铺在地上,上面就是一书、一棍、一酒壶。瞎眼老者说不到两句,便拿起酒壶,轻轻的啜一口,满是皱褶的脸上露出享受的神情,那原本就看不清晰的眼睛直接消失不见。

  “喂。说书的,你不是看不见嘛?人家打架你都看的清楚?”

  “对啊,刘瞎子,你可别唬我啊。”

  “就是,就是。”

  刘瞎子放下酒壶,怡然自得的晃晃脑袋,伸手捋了捋杂乱的胡子,嘿嘿一笑:“不瞒各位,当时老道眼还未瞎,自然看到了。”

  众人恍然大悟。

  “那一天,拜金山脚,澜水湖畔,微风细雨,杨柳依依,血屠夫手拿杀猪刀,花和尚手握降魔杵,两人面对而立,一场惊世之战,就要开始......”刘瞎子的声音抑扬顿挫,充满磁性,虽然苍老,却有一股异样的魔力,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听下去。

  随着他开口,众人都渐渐在脑海中勾勒出一副在微风细雨之中,拜金山下的澜水湖畔,两位绝世高人交手的画面。可是,就在众人都期待着大战的场景的时候,没有下文了......“咦,怎么不说了?”

  “刘瞎子,你咋不说了?”

  “是啊,继续继续,接下来呢?”

  “这不是吊人胃口呢嘛。”

  众人都在催促着,就连小刀,原本也听得津津有味,见到刘瞎子停了下来,嘴角浮现一个笑容。

  “老家伙,又要骗酒喝了。”

  果然,小刀的自言自语刚刚说完,就听见刘瞎子长长的叹口气:“接下来的大战有些惊心动魄,老朽我要组织一下语言。容老道我先喝口酒润润喉。”这一会儿自称老朽,又一会儿自称老道的刘瞎子慢悠悠的伸手去摸酒壶,将壶嘴对着嘴巴。

  哒哒。

  酒壶之中,两滴可怜的酒滴落在老者的嘴中,刘瞎子吧嗒吧嗒嘴,满脸遗憾的道:“哎。各位父老乡亲,老少爷儿们,见谅见谅,老朽我在酒壶没酒了,想要去打点酒来解解馋,所以......呵呵。”

  话到这里,谁不明白?若是平常时候,大都骂起来了,不过之前的那故事真是精彩,虽然没有听完,不过,从开篇就可以知道,接下来的大战,肯定特别刺激。

  所有人都是百爪挠心,恨不得刘瞎子一口气说完。

  可是这老家伙竟然没有酒了,这没酒就不可以说了吗?

  这时候,一个少年从人群后面钻出来,伸手拿过刘瞎子的酒壶:“老人家辛苦,这壶酒,小子请了,还希望老人家到时候说完那个故事哦。”刘瞎子听到有人说要买酒,当下高兴起来,忙不迭的说道:“那感情好,那感情好。”

  小刀正要转身离开,却是被一个大汉一把抢过酒壶,大声的嚷道:“哪里来的毛头小子,这一壶酒大爷请了!”

  说着一把推开人群,不一会儿,就回来。不止是将酒壶打满,手中还提着一坛好酒。

  他哈哈一笑:“让老先生久等,这一坛好酒,就当是送给先生解馋的了。快说快说!”一开始还有些得意的看着四周一眼,话到最后就催促了起来。

  快说什么?自然是血屠夫大战花和尚的故事。

  周围的人虽然没有抢到去买酒的美差,不过也不甘落后,几个身上方便的都掏出几枚铜板,然后丢在地上的破布上,发出叮当声。

  刘瞎子得了酒,听到那叮当的钱币掉落声,脸都笑成了一朵菊花儿,也不客气,狠狠的灌下两大口,舒服的呼一口酒气,然后就接着之前没有说完的故事。

  人们各自散去,刘瞎子收拾着自己的东西。

  其实,他那些东西又哪里需要收拾,只需将破布一裹,就完事儿。倒是那坛好酒,拿起来有些吃力。毕竟他还要拿着那根竹棍呢。

  不过,刘瞎子却是不以为意,等众人散去,悄悄睁开一只眼睛,发现没人看见,然后就正大光明的睁开双眼,朝着一个方向,一手提着包裹,一手提着酒坛,正要离开。

  “嘿。刘前辈。”

  刘瞎子一惊,一转头,见到一个少年牵着一个小姑娘,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看Z5正$版%章$节1&上酷n匠;网2

  被人识破,他也不尴尬,反而冷哼一声:“你小子来干嘛?”

  小刀笑着道:“当然是看看老前辈今儿赚来多少银子啊。”

  面对小刀的的调侃,刘瞎子不以为意,嘿嘿一笑,抖抖手中包裹,听着那哐当的声音,脸上笑吟吟的。

  “还不错。”

  “最主要的是还有一坛好酒!”

  刘瞎子哈哈笑起来,最开心的事莫过于此。

  “去荜院喝一杯?”小刀笑道。

  刘瞎子指指小刀:“就知道你小子惦记老头我这点酒呢。不过,也好,好久没尝到你小子的手艺了,今儿老头子我就不客气了!”

  小刀手一引:“刘老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