练武是一件有趣的事。

  当然是因为少年感受到练武中的乐趣。

  于是,兴致勃勃的他,再次站起身,也不拍身上的泥土,捡起落在地上的柴刀,对着空气,劈了起来。

  相比之前,这次劈砍的速度慢了起来,不过更稳,更有力!

  慢慢的,小刀学会调节自己的气息,尽量让自己的呼吸与出刀的速度力道保持一致。

  一开始,极度的不适应,砍得也歪歪扭扭,劈得乱七八糟。

  但是,盏茶功夫没到,小刀就找到了感觉。

  每一刀,每一呼;每一劈,每一吸,衔接得很顺畅,即使不是很完美,但是那期间一刀刀的劈砍,都省下了无数的力气,让每一刀每一劈,都变得有力起来。

  不知劈了多少下,也不知砍了多少刀,若面前的是一张白纸,早就千疮百孔,化为纸屑,所谓的华山,早就被他劈成的碎石,不见山的影子。

  小刀再也举不起刀,拿不稳刀,手臂的酸麻让他感觉喉咙干燥,眼睛的酸涩让他感到眩晕。

  他强大精神,努力的想要盘腿坐下,可是却做不到。

  明知过犹不及,却又陷入偏执之中,并没有做到松弛有道。

  其实他又何尝想要这样,究其原因,还是停不下来。

  因为停留太久,明知已落后太多,再不加把劲,那就真的追不上了。

  他仰躺在草地上,看天天边云霞,如织如布,似锦似棉,层层叠叠,那被夕阳渲染的殷红,如血,那样刺眼。

  他苦笑,挣扎着坐起身来,即使疼得呲牙咧嘴,却也比看不到希望好太多吧。

  然后,还没等他盘坐起身,再次摔倒在地。

  他实在太累。

  因为过犹不及,所以伤了根基,实在提不起丝毫的力气。

  他放缓呼吸,调整节奏,希望借此能够恢复些许力气,却止不住身体微微颤抖。

  他有些恐惧起来,暗恨自己太过心急,明知饭要一口一口吃,却忍不住想要一碗一碗的添,倒是没有被撑死,不过,却伤了胃。

  恐惧害怕的原因当然也是因为就此不能再走上这条大道,倒不是说这条道路有多么吸引人,毕竟他还没有见到过这路上的风景瑰丽,自然感受不到那食髓知味的美好。

  没有大喊,更没有后悔,路是自己选的,这样的恶果,当然就是自己来尝了。

  小刀放松身体,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双方随意的张开摊在地上,不是放弃,更没有找到办法,他是在想办法。

  可是,他虽然有着常人所没有的‘见识’,然而对于这个世界的‘见识’却又太少,除了北门脚那个说书的瞎子,就是旁边这块‘石怪’,而从他们口中,又知道多少关于这个所谓的武道的‘知识’?

  “真的是,知识不够用了啊。”地上的少年微微叹了口气:“要是普度老方丈在的话,他应该有办法的吧......嗯?”

  然后突然想到曾与老方丈学习的那几个动作,想起老方丈竭力推荐的修身的姿势,然后微闭双目,强忍浑身疼痛,也不坐起,更不站起,就这样躺在地上。手伸起,脚伸起,做了一个‘四脚朝天’的怪异动作。

  这姿势自然丑陋,说起来还有些粗鄙,来到这个世界,他还从来没有试过。

  不过却是极度有用。

  普度曾经说过,世人胎儿时期,还在腹中,便是蜷缩一团,引以先天姿态。

  这‘四脚朝天’便是先天姿态,招引漫天元气,可是前世那个世界,天地元气稀少,能够招引元气,实属罕见。小刀--曾经的林逸凡就听到老方丈说过:上古时期,天地未变,元气充裕,出现无数的‘大修家’。那时候对老方丈口中的‘大修家’并没有什么概念,猜测也只是那些在史书上留下浓重一笔的前人罢了。

  老方丈也不以为意,只是微微一笑:“世人只知三皇五帝,奇门百家,却不知这都是真实存在,只是天地剧变,都已消失不见。然而后人愚昧,只当笑话传说,又怎知其中真意。”

  小刀虽然自然是不知其中真意的,他只知道,此刻身体微微有些发热,而且,某些部位还特别的疼。

  那种热,像是如临烈火,那种疼,深入骨髓。

  一丝丝的灼热,慢慢的从那些热的地方扩散开来,一丝丝的痒,从那些疼的地方弥漫开来。

  然后忍不住,想大叫,却发现根本发不出声音,就连嘴巴像要啊啊的几声也做不到。

  于是,看起来更加的怪异。

  黄昏下,少年四肢高举向天,脑袋微微抬起,似要坐起,面孔扭曲,身体颤抖,一副难受无比,得不到解脱的模样。

  不过,难受自然就会去感受,解脱不了也有其好处。

  那就是,身上渐渐的有了力气,脑袋逐渐的清明起来。

  然后突发奇想,运转起《封天诀》。

  轰隆!

  蓦然一声轰鸣响彻,惊了群山,吓了百禽,于是,天边云席卷,起风了。

  没有雨。

  风来得快,也消失得快。

  显现间,让小刀来不及思考,便又恢复了样子。

  只是,天黑了。

  不是异响,只是正常的天黑。

  小刀并没有发现这一点,因为此时的他,正浮沉在身体风改变之中。

  出来痛,就是痒,除了痒,就是热。

  手臂,双脚,还有脖子又热又痒又痛。

  像是火烤,像是蚁爬,像是针刺。

  到最后,一丝丝温热的气流,慢慢的从身体各处传来,闭着眼的他看不到气流是从哪里来,不过却感受深刻,那是从身体深处来。

  那些气流慢慢的流转、汇聚,然后舒缓着身体的热痒痛,随即又带来更大更多的热痒痛。

  他感觉备受煎熬,像是下了地狱,进了油锅。

  不过,所谓的酷刑,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久。一阵剧烈,或者说是突如其来的巨热、剧痒、剧痛袭来,他最后一点清明的神志便化为飞灰,沉入昏迷。

  昏迷过去的他当然不知道,月亮升起,便会带来漫天的星光。

  星光下,无数无形气流像是受到召唤,宛如归家的游子,欢喜的朝着地上那摆出一个怪异姿势的少年扑去。

  没有犹豫,没有迟疑,刚一接触,便一头钻了进去。

  就算是在体内,也像是熟悉自己的‘家’,找到属于自己的‘房间’,就这么乖巧的住了下来。

  这样一幕,像是真被看到,就得当着那些志怪小说中的故事。

  这不是故事,却是有志怪。

  只见小刀身旁的那巨石,突然微微抖了起来。不过巨石太大,就算只是微微抖了一下,也是山摇地动。

  轰隆。响声有些沉闷,像是刻意压制,似乎不想惊醒那熟睡中的少年,然后突然微微一声咔嚓声,水瓶破裂?那是巨石破裂!

  巨石裂开一道缝隙,一股黑烟,虽少却很浓,不似无形气流,微微有些犹豫,因此也就变得有些起伏起来。

  黑烟起伏不定,似在迟疑,不过最后,似乎下了决定,蓦然朝着小刀冲去。

  而在半路,黑烟却是徒然一顿,竟然划分了三股,其中两股没有犹豫,直接反身,朝着巨石扑去,然后钻入裂缝,咔嚓一声,裂缝合拢,竟然看不出丝毫。剩下一股黑烟,却是顺着漫天星光,投入到小刀身体之中......“啊!”

  小刀突然坐起,双手紧握,一脸的戒备,像是发生了什么事。

  他看了看四周,天早就黑了,只是因为身在山洞,月光大明,还能辨明方向。

  不过,那纱衣之下,却是有些冷意。

  偌大个山顶,鸟兽齐鸣,蝉虫合唱,虽是一副大好夜色春晚,不过夜太凉,身太冷。

  小刀爬起身,却是突然一震。

  “什么味道?”他耸耸鼻,眉头紧皱:“太臭!”

  一股刺鼻难闻的气味传来,伸手煽动鼻尖,却是发现身体竟然粘兮兮的,那股子奇臭无比的味道,竟然是从自己身上传来。

  1…酷匠.网)永久~;免o费#☆看小E!说6

  微微有些苦笑,正弯腰捡起草丛中的柴刀,身体就是一顿,脸上浮现难以置信的表情。

  “怎么......可能!”

  哒。柴刀掉落在地,惊起正在饮水的蚂蚱,扑腾一跃,便跃到更远的草丛中。

  再次闭上双眼,然后认真感受了一下,脸上惊愕表情化作惊喜,最后化为哈哈大笑。

  “炼体二层!”

  笑声一手,眼神微凝,双全攥紧,从怀中摸出一物,那是一片羽毛。

  羽毛本身轻若无物,但是他却感觉重越千斤,因为这片羽毛上,承载了多少条人命啊!

  他重重的吸气:“还不够,我还需要变强!”

  像是稚儿的戏言,却是少年的承诺。

  然后,那风轻云淡的神情再次浮现脸上。

  “大石怪,下次再来看你了。”

  巨石没有反应,小刀笑了一下,然后手中柴刀轻轻拍了一下巨石,像是朋友告别的仪式:“走啦。”

  少年走了两步,然后后退两步,低声道:“哎。我说你究竟是妖是鬼?狐妖?石怪?那都不重要了,只是希望有一天,能够见到你的真面目啊。”

  不再啰嗦,伴着星光,朝着山下而去。

  自古以来,这个世界就流传着封妖地、镇魔地,可是小刀从不曾遇到过。而且,因受前世那些志怪小说的影响,他并不认为世界上的妖魔鬼怪都是恶的,至少,这个所谓的“大石怪”在他看来,只是一个吃货罢了。

  不过,他还是很好奇,这究竟是一个石怪,还是树妖,还是狐女。

  这是一个问题,他想不通,不过一夜连突破,他心情大好,只是快到家门口的时候,却是眉毛一抖,有些迟疑的样子。

  但还是推开了院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