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铁匠铺,一阵热流顿时扑面而来,不时还夹着叮叮当当的敲打声。

  “看正G版章节"u上酷gf匠网,

  “小刀子,来了啊。”

  “唉,我说小刀子,你来得够慢啊!”

  “刀哥儿,你咋才来,没见我忙死了吗?快来帮忙。”

  铁匠铺的后院里,三四个上身赤裸的大汉正在忙碌着。

  拉风箱的、打铁的、正在从哪燃烧得正旺的火炉里夹出烧得刚好的生铁,放在操作台上,另一人举着手中的大锤,用力的敲打起来。

  那些看起来沉重无比的工具在他们的手中,竟然轻若无物,而几个汉子都是肌肉虬扎,一身的好力气。

  几人见到小刀进来,也不停下手中的动作,与小刀打着招呼。

  小刀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亮了亮手中提着的一个酒坛:“各位大师傅幸苦了,今儿小子给您们带了东来居的好酒!”

  几个汉子一听见酒,顿时眼睛一亮,然后干活都更加卖力起来。

  “哈哈,那感情好!”

  “东来居的酒,还是小刀子你知道哥哥就爱这一口!”

  “今儿晚上咱得好好喝一杯!”

  小刀微微一笑,牵着小雅,走到一边稍微干净的地方,刚要说话,吱呀一声,一间房门打开,一个抽着旱烟的老者走了出来。

  老者虽然年纪颇大,但是身材高大,满面红光,气势威武,脸上挂着不露自威的神情。给人一种高大威猛的感觉。

  正在忙碌的几个汉子顿时停下手中活计,然后恭敬的说了声:“石大师早!”

  小刀也是连忙拉着小雅站起身来,也跟着问候了声。

  石大师摆摆手,那绷紧的老脸上上看不出什么情绪,几人也不说话,似乎已经习惯了老者这样的情绪。

  老者说道:“你们继续!”声音宏亮,就算是几个字,也像吼出来一般。

  几人也是该打铁的打铁,该烧火的烧火。

  石大师才转过来来,先是看了小刀一眼,也不笑,点点头:“你今天跟着大牛吧。”

  小刀唉了一声,然后也不避,直接在院子里脱下衣服,走到正举着大锤,翻打着一块生铁的大汉身边,笑着道:“大牛哥,以后,多多关照。”

  大牛是个实诚人,一脸憨厚,赤裸的上半身满满的都是肌肉,看起来极有力量感。

  大牛停下动作,看着小刀,嘿嘿笑道:“小刀子,这小身板,还得练呐!”

  小刀低头,看了一下自己,虽然比不上大牛的那一身明显的肌肉,但是本身也是看起来充满的力量感。

  不过在大牛面前,他也说不出来,笑着道:“好!”

  大牛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然后将手中的大锤递给小刀:“小刀子,你来试试?”

  小刀道:“好。”

  接过大锤,却是忍不住手一沉:好重!

  这大锤,可能不下五十斤吧!

  虽然说五十斤小刀拿得动,但是想要将这柄大锤舞动起来,而且还不停歇的敲打生铁,那难度,还真不是一般大。

  不过小刀在铁匠铺也呆了一段时间,虽然之前做的工作只是拉风箱,不过,他对自己的力量还是很有信心。

  手腕轻轻一抖,然后那微微下沉的大锤就稳稳的落在落在手中。

  大牛哈哈一笑,拍了一下小刀的肩膀:“不错。接下来,就开始打铁了。第一步......”

  接下来,大牛便给小刀讲述起打铁的一些技巧起来。

  大牛市石大师的儿子,对于铁匠铺的生意,现在早就是大牛在打理,当然,对于打铁技艺,大牛的水平,也是到了一定境界。

  而小刀虽然没有打过铁,但是因为呆了段时间,也是多多少少了解了一些打铁的技巧。

  随着大牛的讲解,小刀上手很快,不一会儿,就找到了感觉,举起锤子,打气铁来,也像模像样了。

  只是,打铁并不是一时三刻就可以学会的,只是,相对于其他人,小刀学得很快罢了。

  一直站在远处的石大师微微点头,显然对小刀的表现很满意。转过头来,看了一眼已经盯着哥哥的小雅,一直不苟言笑的石大师脸上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然后放下手中的烟杆,对着对着小雅招手。

  “丫头,来爷爷这里。”

  石大师只有大牛一个儿子,对于普通人来说,当然还是希望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但是他妻子过世得早,大牛那孩子有傻乎乎的,至今为止,还没有娶上一个媳妇,这让石大师一直一直引以为心中大憾。

  当初小刀来这里的时候,要不是看到小雅,石大师还真不想让小刀来自己这里学艺呢。

  石大师虽然平时绷着脸,常人都怕,但是不知为何,对于怕生的小雅,却是对石大师很有好感,甜甜的喊了声爷爷好,当然,还是有些结结巴巴的,然后跑过来拿着石大师的手。

  石大师哈哈大笑起来,那平时严肃无比的老脸上此时红光更甚,声音更大,就连那炉子中的火焰,也被震得一阵颤抖。

  他摸着小雅的脑袋:“好好好!来,跟爷爷进屋,爷爷知道你今天不上学,给你买了好多好吃的哦!”

  小雅重重的点头,但嘴中还是不忘说谢谢。这是哥哥教的,说女孩子一定要有礼貌。

  然后,石大师牵着小雅,走进屋里,呯的一声将门关上,不多会儿,屋里不时的传出阵阵洪亮大笑和阵阵掩饰不住的甜甜笑声。

  大牛收回视线,然后对小刀比了个大拇指,随即,脸上笑容敛去,露出一个无奈的苦笑。

  小刀放下锤子,重重拍了一下大牛的臂膀。大牛会意,露出一个憨厚的笑容。

  其他几人也听见那笑声,也是轻轻露出个个笑容。

  他们只是这个社会最底层的汉子,没有什么大的梦想,但是却有比一般人都更加单纯炙热的和善。

  能够让自己的师傅露出笑声,他们也感到一阵开心,当然,平时对于小雅,简直就是比自己的孩子妹妹还要更好,对于小刀,也是当作自己的小兄弟一般看待。

  而这,也是小刀来这里都要带着小雅的原因,让她和常人多多接触,不至于因为父母不在而心性有所影响。

  小刀笑道:“继续?”

  大牛一愣,然后点头:“继续!”

  叮叮当当!

  呼呼呼!

  天际,太阳只剩半边脸,映照得天空一片殷红,正是夕阳十分。

  小刀牵着小雅走出铁匠铺。

  “大牛哥,不用送了,回去吧。”

  “石大师,您怎么出来了?外面风大!”

  石大师眼睛一瞪:“风大?哪儿来的风呢?”

  小刀摸摸脑袋,没说话。

  见哥哥吃瘪,小雅偷偷的笑了一下,然后又笑着给石大师摆手:“爷爷......再见.......石......大叔,再见......”

  石大师脸色顿时一变,笑呵呵的说道:“哎。小雅,慢慢走啊,路滑!”

  大牛看了一眼干燥的路面,又看了一眼天,疑惑的道:“爹,今儿没下雨啊,路干着呢!”

  石大师吹胡子瞪眼,一烟杆敲在自家儿子头上:“老子的事情,要你管!”

  大牛摸摸被打的地方,有些不明白自家老爹为何又发了脾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