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买新衣。

  小雅看着石桌上的菜,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她亮晶晶的眼睛看着小刀。

  “哥哥……能……”

  小刀笑着给小雅盛了一碗汤,笑着说道:“可以吃的。这就是哥哥答应你的好吃的。不过吃之前先喝点汤。”

  小雅看着哥哥,小眼睛扑闪扑闪的,很是明亮,小脸上,也全是红晕。

  于是她先喝了一点汤,然后将小刀夹的一块肉含在嘴中。

  一开始她很开心,很幸福,但是嚼了两口,却是吧嗒吧嗒的落下了泪水。

  小刀一急,急忙问道:“怎么了?”

  小雅只是哭着,没有说话。

  小刀以为他哪里不舒服,但是想了一下,便是放下筷子,将她拉到怀里。

  “小雅乖,小雅不哭。那些哥哥姐姐要是知道小雅还活着,肯定会很高兴的,爹爹与娘亲也会高兴的。”

  面对小刀的安慰话语,小雅只是扬起满是泪痕的小脸,看着他:“真……的……吗?”

  小刀忍住眼中的泪水,帮她将脸上的泪珠擦干:“当然是真的了,哥哥什么时候骗过小雅?”

  小雅歪着脑袋想了一下,然后才摇摇头:“没……”

  小刀轻轻夹起一块糕点,然后递到小雅嘴边:“来,小雅。吃一块糕点,就可以高高兴兴的了。”

  小雅张开小嘴,然后将那糕点含在嘴中,嚼了几下,便用力咽了下去。

  “小雅慢点,别噎着。”

  小刀看着小雅狼吞虎咽的样子,不断的出声提醒道。

  小雅只是偶尔的给哥哥夹一块肉,或者像哥哥说的那样给哥哥夹一块吃了就可以高高兴兴,开开心心的糕点,然后就是埋头苦吃。

  小刀看着小雅的样子,摇摇头,没有说话。

  然后也同样拿起筷子,猛吃了起来。

  当俩人吃饱喝足之后,天色已经很晚了。

  一桌的菜,也被两人吃完。

  小雅正慢慢的喝着汤,小刀则是躺在院子的石阶之上,看着天上的繁星。

  “哥哥,吃好……了……”

  就在小刀看着天上的繁星出神的时候,小雅坐到小刀身边。

  小刀看了小雅一眼,然后说道:“困了吗?”

  小雅摇摇头,一脸期待的看着小刀:“故事……孙……悟……空”

  小刀笑着摸着她的头,然后接着给她讲那个神话故事。

  看着怀中熟睡的小雅,小刀叹了口气,然后抱着她起身,将她小心的放在床榻上,拉上被子,然后走出房间。

  小刀坐在石阶上,微微抬头,看着天上的明月。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他的故乡,很远,很远……

  可能这一生,再也回不去了。

  哎。

  一声长长的叹息自少年嘴中发出,那并不是一个小小少年该有的感叹,却是两世为人的唏嘘。

  视线一转,小刀便见到之前那两人送来的东西中,有两坛酒。

  送这酒之前,那两人还争论一番,说是两个小家伙不会喝酒,这酒纯粹就是浪费,但是不知为何,却是一起拿了过来。

  小刀眼睛一亮,顿时将酒启封,一股醇香的酒气顿时弥漫开来。

  酒坛一斜,一口烈酒狠狠灌下肚中。

  “好酒!”

  然后他便伸手入怀,拿出一样东西。

  那是一片羽毛。

  这种羽毛,很是常见,这是一片鸡毛。

  这是小刀在给那些无辜惨死的流浪儿身上无意中发现的。

  虽然只是一片再普通不过的羽毛,但是小刀能够感觉到上面蕴含的一丝难以察觉的波动。

  这种感觉很奇怪。

  让他看向这片羽毛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同,于是他便将之收入怀中。

  他模糊中有种预感,这片普通的羽毛,与那做下无边罪恶的‘凶手’有着不可斩断的联系。

  虽然如今的他并不知道有什么联系。

  哗啦啦。

  酒坛倾斜,烈酒倾倒在地上,溅起不大的酒花。

  “杨叔、杨婶,您们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小雅,我会将她当作我的亲妹妹一样看待。还有……那些我并不知道姓名的兄弟姐妹们,你们的仇,我一定会报……”

  不然,他不会冒着风险去“运来客栈”,不会冒着生命的凶险去见那个掌柜。

  自然,“运来客栈”就是杨靖夫妇经营的买卖,中年掌柜的只是曾经他们的帮工。

  只是他们身亡,这一切,便都变了样。

  不过,客栈易主,但契约还在。

  他不敢奢求将全部家当索回,因为少年知道他保不住。

  更不敢轻易相信对方给了契约就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于是他退而求其次,只要一个住的地方。若不是因为小雅……

  他扭头看看屋内,小姑娘睡得正香。

  只是白天见到对方派来的人,送来东西,小刀便做了决定,将剩下的契约都给了对方。

  其实,他也是在赌,用人性来赌,赌对方的人心。

  他知道这两种东西真的不能拿在赌桌上,但是他没有筹码,一切,都只是寄希望与对方的一念之间。

  这种感觉很不好,特别是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一个陌生的世界,而且……

  还是一个自己无能为力的世界。

  咕咚一声,一口烈酒灌下肚中。

  “哈!好香!”

  就在这时,一道充满惊喜的声音响起。

  嘎吱一声,院门被打开,然后一道瘦小身影便钻了进来。

  “谁?”

  小刀蓦然惊起,看着来人。

  星光照耀之下,只见那人是一个瘦小老者,一双眼睛微闭,视乎视力不太好的样子。

  但是对方却是用力的嗅着鼻子,一脸惊喜,寻找着酒味的源头。

  蓦然见到这看起来有点猥琐的老者,小刀只是说:“哪里来的浑人,快走快走。”

  老者听到话语声,才发现原来眼前站着一个少年,最重要的是,少年的手中,还提着一坛酒。

  他微闭的眼睛之中蓦然爆发出一道精光。

  那是见到喜爱之物的惊喜,于是笑呵呵的道:“嘿,你这小娃娃,老头子我刚好肚子里的酒虫正捣乱,便来你这讨讨酒喝,想来你也不会介意吧。”

  说着,便自顾自的走到小刀身前,然后不管小刀,自己从小刀手中抢过酒坛,然后咕咚咕咚就是几大口酒下肚。

  “好酒!好酒啊!多少时候,老头子我都没有喝过这么好喝的酒了。”

  老者发出一声舒爽,闭上眼睛,连连摇头,脸上露出极度享受的神情。

  “什么酒?”

  老头子发问。

  “女儿红!”

  小刀答道,虽然知道对方明知故问,但他还是解释了一句。

  “二十年的女儿红。”

  “嗯!运来客栈的女儿红,全扬州城最正道的好酒。”

  小刀有些诧异的看着对方,摇摇头,不再说话,反而弯腰去拿另外一坛未启封的酒。

  两人都没有说话。

  小刀是有心事。

  老头子却是自顾自的享受着美酒,还不时的发出一声声赞叹。

  不多时,两坛酒便被喝光。

  当然,小刀已经有些微醉,而那老者则是不停的打着酒嗝。

  他笑着道:“你这小子不错……不错……额……”

  “不仅人不错,就连……酒量也很不错……”

  原本就不大的眼睛此时眯起来,根本就看不到。

  说话的时候,他一边起身,一边对着小刀说道。

  小刀此时也懒得起身,只是斜躺着石阶上。

  “过奖过奖……”

  小刀只是有气无力的摆摆手,此时的他,也都有了八九分的醉意。

  对于这个莫名其妙、不请自来的老者,没有恶感,但也没有好感。

  老者脚步虚浮,刚刚站起的身子便又是一斜,差点摔倒在地上。

  小刀刚要去扶,老者却是慢悠悠的起身,然后一只手搭在小刀的肩膀上。

  然后那只手便是又不着痕迹的收回去。

  没有说话,只是勉强的爬起身来,嘴里嘀咕着什么。

  但是小刀此时脑袋晕乎乎的,哪里会去听他说些什么。

  老者身子飘忽的走到院门口,然后才像是想起什么似的。

  他打着酒嗝,咬着舌头说道:“今天老道……额……不请自来……喝了你一坛酒……真是不……不好意思。不过,老道我身无长物,也没银钱,只有这两个玩意儿……便,便给你玩玩……玩了。”

  说着,不知从哪里摸出两样东西,看也不看,便随手丢给小刀。

  小刀刚要伸手去接,却是手脚一软,又瘫在石阶上。

  哐当一声。

  只见那老者丢来的东西,却是一把刀与一块石头。

  倒是一把砍柴刀。

  石是一块磨刀石。

  平平淡淡,毫无出奇之处。

  小刀却是差点跳起脚来:“你这老头,好不知礼,我好心好意分你酒喝,差点被你刀子害死……”

  见到地上的刀石,小刀全身的肉一麻,酒劲都被吓醒了几分。刚才他还想用手去接来着,这要是真接住了……

  正在破口大骂,却是发现那老者早就不见了身影。

  “听说你要报仇,却是没有丝毫本事。这东西,若没事,磨磨看。”

  不见人影,但是老道的声音却是传来过来。

  小刀嘴中嘀嘀咕咕了几句,却是起身去把那院门关上。

  他走回来,见到地上的砍柴刀与磨刀石,却是撇撇嘴:“就这破烂玩意儿……”

  正说着,便还是弯下腰去捡起。

  他可是知道,一般那些个穿越的猪脚,都会遇到一些怪人怪事。

  然后蓦然间得到什么神兵利器,强大功法,之后的人生便是一发不可收拾……

  只是……

  看着手中的砍柴刀与磨刀石:“都很普通嘛。难道是神物内敛,凡夫俗子看不出来?”

  他鼓捣了一阵,也没有发现什么出奇之处。

  只是想道:且听那老道一回,想报仇,磨磨看。

  “哥……”

  正想着,便见房门打开,然后小雅揉着眼睛,哭哭啼啼的走出来。

  小刀急忙走上去,将小雅抱在怀中。

  “怎么了?”

  小雅苦了几声,脸上泪痕犹存。

  “爸爸……妈妈……”

  小刀怜爱的用力抱紧她,知道她做了噩梦,安慰道:“没事。哥哥在。”

  小雅搂住哥哥的脖子。

  “小雅……怕!”

  在小刀眼里,她只是个孩子。

  在她眼里,她何尝不是自己世上仅存的亲人。

  }酷匠E;网s首\发lg

  于是他轻声哄道:“小雅莫怕。哥哥一直在呢。”

  小雅搂住他脖子的手更紧,更不愿放开,只是不再苦,轻轻的抽泣。

  将她抱上床,拉好被子,轻声说道:“小雅乖乖睡觉,明天哥哥带你买衣服。”

  “啊?”

  小雅惊呼,惊喜,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