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章:生死劫(2)

  东山桥。

  距离东山不远。

  逸凡来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晚上。

  眼前一片霓虹,四处彩灯明亮,“映雪,你可以出来一下么?我有话对你说。”

  林逸凡站在天桥之上,打着电话。

  电话那头沉默了很久,就在逸凡失望之余即将挂断电话的时候,那头才传来短短的一个字。

  “好。”

  逸凡看着桥下的车水马龙,心潮起伏。

  即使是刚刚从东山之巅,佛门之中出来,还是抵消不了心间那积郁已久的心结。

  “逸凡。”

  身后传来一道女声。

  逸凡转身,之间那昏黄灯光照耀之下,身着蓝色连衣裙的女子静静伫立,像是风中的百合,又似雨中的莲花。

  那是高洁的,那是清纯的,那是……林逸凡永远也无法忘掉的梦。

  曾几何时,放不下,忘不掉,甩不开,恁执着,空叹息…….“你……还好么?”林逸凡嘴唇翕动了一下,原本还要好多的话要说,但是话到嘴边,却化为了一句“你好么”。

  王映雪轻轻捋了一下被风带动的发丝,轻轻“嗯”了一声,然后便不说话。

  气氛于是沉默了下来。

  逸凡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希望她能够说出那些自己想要听到的话。

  她微微低着头,脚尖轻轻触地,没有立刻开口。

  “你…….”

  “你……”

  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吧。”

  逸凡苦笑了一下,率先开口。

  映雪不着痕迹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沉默了一下,说道:“逸凡,其实你大可不必如此,既然不合适,那么分开不就是最好的结局么?”

  逸凡即使知道不可能,但是听到她的话,还是忍不住的难受。

  他将头扭开,不想让他看到眼中的悲伤。

  “对不起…….”

  逸凡轻声开口。

  映雪笑笑:“没关系,我尊重你的选择。毕竟,那种事情,是不能勉强的。就像……”

  “就像我不勉强你一样?”

  映雪滞了一下,然后不再说话,像是默认。

  逸凡点点头:“我知道了。”

  映雪看着逸凡,发现他比之前消瘦了很多,但是没有说什么。

  “你瘦了。”

  她笑了笑,用沉默回答。

  逸凡深吸口气,像是做了某种决定。

  看着她,说道:“走吧。”

  她离他有点距离,他当然知道,心中苦涩,没有说什么。

  他望着她走在前面的背影,想要与她并排,但是…….天上飘起小雨。

  地面湿漉漉的,有点滑。

  “你小心一点。”

  看着她小心翼翼的样子,他忍不住抱怨:“这种天气,就不要穿高跟鞋出来了嘛。”

  她有些恼怒的瞪了他一眼,不习惯他现在还说这种话。

  毕竟……两人已经不是情侣关系了…….“我送你吧?”站在路边,林逸凡建议道。

  “不用!我自己回去!”王映雪的语气很坚定。

  “映雪…….”他的语气有些恳求的意味。

  于是她便很干脆的转身。

  他急忙去抓住她的手,她冷漠的道:“林逸凡,放手!”

  他看着她,眼睛酸涩:“映雪,我……”

  她甩开他的手,像是落荒而逃一般。

  “小心!”

  逸凡惊恐的看着她跑到马路中间,暗恨自己之前的行为有点过激。

  但是,那辆疾驰而来的车却是不可能停下来。

  逸凡心脏像是被无形的大手攥得紧紧的,无法呼吸,无法叫出声来。

  映雪像是被吓傻了一样,呆呆的看着那辆车距离自己越来越近,她能够感觉到铺面而来的风雨扑打在自己的脸上。

  也同样能够感觉到死亡的气息距离自己越来越近。

  于是她害怕起来,她的身子剧烈的颤抖。

  面对死亡,每个人都会害怕,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活得更长一些。

  那怕没有希望!

  她想要尖叫,却是发现自己根本叫不出声来。

  其实她并不害怕自己现在就离开这个世界。

  只是……

  那辆疾驰而来的车根本停不下来,只是急促的按着喇叭。

  刺目的灯光映照在映雪的脸上,她下意识的将双眼闭上,脑海一片空白。

  千钧一发之际,只见一道身影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快速的冲到映雪身边,然后用力的一把将她推开…….兹!

  一阵令人牙酸的磨擦声传来,映雪只感觉自己像是被抛了出去,只感觉自己已经死了。

  知道一阵剧烈的疼痛与吵杂的传来,她感觉自己躺地上,但是身下却软绵绵的。

  “这就是……死亡的感觉么?只是……再也……见不到他们了…….”

  然后便陷入沉沉的昏睡之中。

  但是,陷入沉睡之下,她却是突然想到:逸凡呢?

  她记得她闭上眼睛的那一刻,逸凡已经冲了过来。

  “应该来不及吧?只是……为何感觉像是某种重要的东西已经离开自己了呢?

  哦。这是错觉,而是自己离开了那些人罢了。

  而就在逸凡将映雪推开,那辆车狠狠的撞在自己身上的时候.。

  东山之上,一道刺目的光芒直破云霄,破开那厚厚的云层。

  轰隆隆。

  顿时,雷电交加,大雨倾盆。

  恐怖的闪电遮盖住了那东山之巅的刺目金光,剧烈的雷声掩饰了那阵阵急切的梵音之声。

  常人的耳中,眼里,只觉得心间像是被压上了一块巨石,沉甸甸的,异常难受;轰隆的雷声像是要刺破耳膜,让人脑袋轰鸣。

  此时的东山之巅,灵泉寺里。

  无数僧侣盘坐,手中各自拿着木鱼,手捏佛珠,闭目诵经。

  在那僧侣围坐的中间,普度方丈面色无悲无喜,一副已见佛理真谛的模样。

  一脸慈悲,大喜悦。

  一时间,满堂佛光普照,梵音阵阵。

  _最F新√章节》E上Y@酷匠7!网az

  然而,谁又能够知道,在那慈悲喜悦之下,却又有一丝不可察觉的遗憾;低垂的眼眸中,究竟又掩藏着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呢?

  于是佛光不再,梵音消散。

  虽为普度,但如今只是度己,却无法度他人。众生的疾苦,世人的疑惑,他再也解答不了了。

  就如他对林逸凡所说的。

  如今已见西方极乐界,却留众生遭苦难。

  然而佛望众生成佛,普度自己。

  无数僧侣低声悲戚,满脸悲伤,但是又有一种得见佛门真理,窥见西方极乐的的向往。

  “阿弥陀佛!”

  普度方丈双手合十,嘴中默念偈语。合上的双手再也没有放下,微仰的头颅缓缓垂下,身上的气息逐渐消散。

  一时间,殿堂之中狂风大作,金光四射。

  “阿弥陀佛!”

  无数僧侣顿时诵念佛经,面露慈悲。

  而普度则自身化为一道金光,穿透穹顶,顺着那道自西方而来的接印金光,投向佛祖的怀抱。

  佛祖展露笑颜,手成拈花状,笑看着他,看着众生。

  在林逸凡重重落地的时候,无数梵音夹杂钟声透入耳膜,浸入心间,然后便失去了意识。

  于是,一道微不可的金光,顺着落地的痕迹,悄然透入已经破烂的身体,消失不见。

  但是这金光却不是佛门接印之光,毕竟他不是释家子弟,便享受不到那种待遇。

  但是这金光又夹杂着佛门的禅理,携带着一种不生不灭的气息,侵入灵魂,然后归入沉寂。

  于是便重重落在地上,惯性般的抖动了两下,便毫无生气。

  映雪刺耳与撕心的惨叫才传来。

  只是,他再也听不见、看不到了。

  2016年6月,东山。

  三日暴雨,三日雷鸣,三日大晴。

  世人听见,东山顶上,电闪雷鸣,梵音阵阵。

  世人没见,东山脚下,东山桥头,玄门大开。

  一场生死劫,断了生死,却断不了红尘。

  然而,谁能知道,浊浊红尘,生死之间,不是一段新的起点新的历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