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泉寺。

  坐落于东山之巅。

  山势挺拔陡峭,峰回路转,险峻异常。

  然而却树木葱郁,有茂林修竹,常年云雾袅绕。从东山脚下往上望去,便是一条长长的石梯,直通天际。

  十万八千上东山,望尽黔洲几千年。

  十万八千自然指的是眼前这长长的天梯,慧泉寺就在那天梯尽头,东山顶上。

  从这里,自然是看不到的。

  毕竟深山藏古寺,不露真容。

  林逸凡望着那看不到尽头的石阶,吸了一口气,额的一声打了一个酒嗝,满腔酒气,却吐不尽长久压抑在心中的积郁。

  他要上东山,进灵泉,见普度。

  整理了一下心情,林逸凡一身酒气,拾阶而上。

  东山是华夏黔洲最高的一座山,历史悠久,历来便是旅游圣地。

  可是如今却看不到丝毫的人影。

  “奇怪。”

  林逸凡停下休息看着空荡的石梯,只闻鸟鸣虫叫,树叶婆娑,不见丝毫人影。

  接着酒劲,林逸凡一口气爬了三分之一,即使是他身体强健,同时跟随慧泉寺的老方丈练习了一段日子的健体之术,但毕竟时日尚短。

  但只是一顿饭的功夫,便爬了三分之一,也殊为不易了。

  他看着那蜿蜒曲折的石梯,咬咬牙,便继续前进。

  中午的时候,林逸凡才气喘吁吁的爬到山顶。

  他扭头眺望,眼前一片云海。

  在那视线的尽头,只见几幢高楼大厦模糊的影子,却看不真切。

  但云雾翻滚,清风徐来,一阵由衷的舒爽油然而生,一种发自内心的宁静开阔便从灵魂深处蔓延开来。

  这里。

  便是东山之巅,慧泉寺所在。

  林逸凡心胸为之一振,便感觉到那隐藏在心底的郁闷之气顿时消散了不少。就连那原本因为醉酒而晕乎乎的脑袋都清醒了很多。

  =酷%a匠2网8y永“%久o免;费*看,q小说:%

  呼!

  他呼出一口气,便转身敲响了面前的寺门。

  嘎吱。

  寺门打开,一个小沙弥对他施了一礼,笑道:“林公子,方丈已恭候多时。”

  林逸凡顿时一脸肃然,双手合十的道:“劳驾方丈他老人家久等,真是罪过。”

  说着,便进了门。

  灵泉寺并没有占多大的地方,只是一座孤庙藏在这深山之中。

  门头上一块大匾,三个苍虬有力的大字:慧泉寺。

  两面各竖一块长长的木匾,上书:南海云光照肺腑;灵泉圣水净心脾。

  让人奇怪的是,这佛祖的殿堂,却打了一块南海的牌子。

  林逸凡一眼就看到那站在大门前石梯上的普度方丈,便加快了步伐,嘴中说道:“小子真是……”

  林逸凡原本想要说真是罪该万死,但是在佛门禁地,佛祖面前,却是怎么也说不出那个字来,便嘿嘿笑了起来。

  普度方丈古稀年纪,须发皆白,一脸慈祥模样。

  看到林逸凡的样子,只是点着他笑了几下,便率先转身离开。

  见状,林逸凡急忙跟上。

  普度方丈领着林逸凡在一处安静的小亭中坐下,然后便倒了两碗茶水,示意林逸凡。

  林逸凡原本爬了这么远的山路,早就觉得口渴。

  于是抬起碗,一饮而尽。

  这是一碗凉茶,不仅清凉可口,而且即使解乏。

  方丈笑看着林逸凡,没有说话。

  林逸凡摸摸嘴巴,暗呼过瘾,然后将视线投向另一碗茶水。

  却是只见热气腾腾,几片茶叶在其中打着转儿,煞是好看。

  林逸凡便变得认真了许多。

  先是闭目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轻轻双手捧起茶碗,微闭双目,将茶碗放在鼻尖嗅了几下,然后便轻轻的啜了一口,那滚烫的茶水在舌尖轻轻一滑,再被他一卷,然后便化作三口吞下。

  他终于睁开眼睛,然后又继续慢饮了几口,才发出叹息道:“好茶,好茶,好茶!”

  普度老方丈便哈哈大笑起来。

  他站起身,看着眼前的云海翻滚,转动佛珠,没有说话。

  “方丈……”

  林逸凡站在方丈身后,轻声开口。

  “我知道你此来的目的是什么…….”

  普度并没有转身,而是缓缓开口,语气缓慢而认真,便让林逸凡即使心中有些疑惑,也没有开口。

  “哎…….”

  普度叹息了一下,然后说道:“关于那些问题,其实都需要你自己去寻找答案。但是世间许多事情,原本就没有什么答案。再说了,老衲身为出家之人,又怎能帮你解答那红尘俗事?真是罪过。”

  林逸凡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于是便沉默不语。

  他当然知道自己是小题大做而已。

  但是他就是心不静,意不平。

  普度接着说道:“我帮不了你什么,但是佛经所言:人生在世,总有许多苦,你苦,我也苦,又何苦?那么她呢?她是不是也跟你一样也承受着这万般痛苦?那你有没有想过,在她痛苦难受的时候,她又该怎么度过?”

  普度的语气很缓慢,但是很有力。

  林逸凡不知作何回答,只是面色越来越白,努力压抑着心中那种难言的情绪。

  普度指着面前的一株菩提树,语气一转:“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

  “心静,自然就一切都会静下来了。”

  “这也是曾经我希望你到金泉湖去静心的原因所在啊。既然在那里你都没有找到你想要的答案,那么。我又如何为你解惑?”

  “老衲虽为普度,却是连自己也无法度过,不然为何迄今为止,怎还见到众生疾苦,世人遭难?”

  “所以,你想要的答案,我给不了。我只能告诉你,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说着,普度苍老的脸却更显苍老,双手合十,闭目念着:阿弥陀佛,直念罪过。

  林逸凡睁开双眼,吸了口气之后,然后恭敬的行礼:“多谢方丈解惑,那……我这就下山去了…….”

  方丈看着林逸凡,然后伸出手来,在他头上轻轻拍了三下,像是老人对后辈的溺爱,又像是长者的关怀与祝福。

  林逸凡转头就可以看到,那大殿之上的佛祖,更像是一位刺目的长者,嘴角含笑,平视众生,那一切的动作,都化为拈花一笑。

  林逸凡嘴唇翕动了一下,强忍眼中的酸涩,露出一个笑容:“老方丈,我走啦。以后再来……看您.......”

  普度哈哈大笑起来,声音洪亮,响彻东山。

  “好。那老衲就等着!”

  他注目着林逸凡慢慢的下了山,直到消失不见,才轻轻的叹了口气,其声回荡心间,却比在东山响得更远。

  “方丈。”

  这时,一个中年和尚走过来,恭敬的叫了一声。普度回过神来,嗯了一声。

  然后他看了一眼西方。

  只见几朵乌云飘来遮住阳光,一片迷茫,隐隐有着阳光在期间穿梭,却始终刺不破那厚厚的云层。

  佛珠轻动,他闭目沉默了一会儿,缓缓转身抬步。

  “开始吧。”

  “是。”

  于是,在他背后,那乌云便翻滚起来,似有什么洪荒猛兽在其中搅弄风云,碧海生波。

  东山寂静下来,没有鸟鸣,不再有虫叫,只有阵阵梵音之声,为平凡的众生指引一条极乐之路。

  只是,佛前众生皆平等,便没有所谓的平与凡之分了。

  林逸凡听着身后的阵阵梵音,心中仅余的那丝积郁顿时也消散无踪,内心一片清明。

  然后,头顶之上的阴云却又压得他心头一片沉重,至少,他感觉自己似乎有些胸闷,预感到即将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晋说:

新书发布,先上传一章,等会儿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