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车里的时候肖潇还心有余悸,“经理,我被你妈妈,不,阿姨按到沙发上查户口的惊险场面你是没看到,我都出了一身汗,你老也不来支援我。”

  “让你自己面对是充分说明了组织上对你的信任,你应该感激加感恩。”

  “得了吧,我真的是要被吓死了,你是不知道那火力全开的场面,弄得我比我和万贝贝抢订单的时候还紧张。”肖潇白了陈默一眼,吐了口气放松下自己说道。

  “这就更加说明你应该多历练,有了这次的紧张经历,回去再战万贝贝的时候是不是就会感觉轻松一点了?”

  “战斗等级是一样的。”肖潇不满的说。

  陈默默不作声,肖潇扭头看看他,“经理,你和菲林真的不可能了吗?”

  “你这是想开始多管闲事了?”陈默反问。

  “不是的,经理,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什么喜欢菲林,真的是人又漂亮,品格又好,我要是男的也会喜欢她,可是我觉得你哥哥......我觉得你哥哥好像并不是很喜欢菲林的样子。”肖潇斟酌着用词,小声的说。

  “他们互相喜欢,我是第三者插足。”陈默干脆的说。

  肖潇看看陈默的表情,阴的像是要下雨,她一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也吓得不敢出声。陈默把肖潇送回出租屋,看着她上楼然后开车疾驰而去。

  肖潇一进门就看到狭小的客厅里堆放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她疑惑的走到室友的卧室门前,看到室友正在收拾东西。

  “你在干嘛?怎么把东西都收拾起来了?”肖潇满腹疑惑的问。

  “哎,尽管我也很舍不得,但是我还是要跟你说一声,我明天就要搬家了。”室友一边叠衣服一边遗憾的说。

  “为什么呀?你不住这儿了?”肖潇的疑惑更上一层楼。

  “是的,我要帮到我男朋友那里去住,过个一两天不是就要交房租了吗?我正好趁着这几天搬走。”

  “不会吧,那么以后我就成了这里的孤家寡人了!”肖潇哀叹道,成了这里的孤家寡人就意味着原本两个人摊的房租现在全部都落在了她一个人身上。

  “没关系,亲爱的,我会回来看你的,么么哒!”室友嘟着嘴,肖潇配合的也做了个隔空接吻的姿势,心里却是拔凉拔凉的。

  “怎么办啊?!”肖潇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倒床上,心里纠结的难受,每一次是因为钱的问题难受的时候,肖潇都会觉得加倍的难受。这个在现实不过的问题很让人头疼,去哪里弄钱交房租啊?自己上个月预留的饭钱和生活费中都是按照一半的房租算的,这下好了,明天就要交房租了,自己去哪里弄钱呢?总不能去抢吧?

  肖潇想的最坏的打算就是去跟自己的经理借钱,可是她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经理给她找了兼职而且对她那么帮助,她巴巴的跑去跟人家借钱,怎么着都像是得寸进尺的感觉。

  肖潇重重的叹一口气,把自己的脸埋在枕头里。

  第二天下了班,陈默没有再喊肖潇加班,肖潇以最快的速度窜出展厅,坐公交去陈默说的饭店应聘兼职。肖潇知道一但4s店加班她就会来的比较晚,一般用人的地方都不会要这种会经常迟到的员工,这一次她又托了陈默的福,感觉上又占了陈默的便宜。

  饭店里装修考究,走的中国风,亭台轩榭,小桥流水,颇有情趣。肖潇领了工作服换上,开始了艰苦的兼职之路。

  肖潇去吧台帮着客人拿酒,陈默坐在休息区的实木椅子上看着她笑,招手让她过去。肖潇还以为自己眼花了,怎么感觉就像是男友探班一样?

  “经理,你怎么在这?”肖潇不可思议的问。

  “我就不能在这吗?”

  “哦,能,我差点忘了您是这家饭店的老板。”肖潇示意一下自己抱的酒盒子,“那边的客人要了瓶酒,我得给送过去。”

  SN酷F匠s,网x正J版-首)!发

  “去吧。”陈默看着肖潇转身走远,穿着饭店里工作服的肖潇和白天在4s店穿着西装制服的肖潇好像是两个人,这个丫头角色转换的够快的啊!

  肖潇的内心此刻正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自己到底要不要跟陈默借钱?借吧,是在不好意思,自己的脸皮已经很厚了,但是还没到得寸进尺到无耻的程度,不借吧自己真的缺钱用,而且自己真的拿不出房租来,怎么办啊?

  下了班之后,陈默主动要送肖潇回去。

  肖潇坐在车上任然在挣扎,陈默看了她一眼,“怎么有心事?”

  “啊,没有啊?”肖潇赶紧否认。

  “有什么可以直接说,如果你觉得我能帮得上的话。”陈默拿出大哥哥的架势,对肖潇而言,陈默真的就像是一个哥哥一样,给她帮助,听她诉苦,开导她,可是不同的是,毕竟不是自己的亲哥哥,借钱的事说不出口。

  “经理不怕我再从你这里诉苦吗?”肖潇打起精神调皮的说。

  “我发现我已经有点习惯你找我诉苦了,你诉苦的那点负能量还不至于对我构成威胁。”

  “嘿嘿,”肖潇干巴巴的傻笑两声不说话。

  “不会是想找我借钱吧?”陈默丰富的社会阅历和冰雪聪明这次又派上了用场,一语中的,肖潇顿时卡壳了,不知道该怎么回话。

  “不会是被我猜中了吧?”陈默问,好看的嘴角漏出笑意。

  “经理,您还真厉害。”肖潇叹口气承认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