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驶入别墅群,在一个朱红木门前停下。

  肖潇心里默默感慨着,这里真是太漂亮了!她突然觉得有点紧张,能这么有钱,住得起这么高档的房子的人肯定是不是笨蛋,在这种人面前“行骗”还真需要一定的心理素质。肖潇小声的背着自己的人设背景台词,嘴里叽里咕噜的,陈默皱着眉头看了她一眼。

  “你干嘛呢?”

  “经理,我有那么一点点的紧张哎。”肖潇如实回答。

  “你想着就是吃一顿饭而已,明天咱就分手了就行了,表现的差点对我更加有利,再说了,我们是来吃饭的我妈妈又不吃人。”陈默说着把胳膊伸出来,肖潇不太好意思的挎着陈默的胳膊一起敲门。肖潇不好意思主要是觉得今天自己真是太幸运了,那么多便宜都让自己赚了,而且经理的豆腐还可以白吃,白吃谁不吃。

  “经理,我还有一个问题。”

  “赶紧问吧,我要按门铃了。”

  “你人品那么好,不怕别人看透了这一点捏软柿子吗?”肖潇看着陈默,认真的问。

  “不怕。”

  “为什么?”

  “喜欢捏软柿子的是人品有问题的人,大部分比我弱势,不是他们捏我的问题,而是我根据他们的人品选择是否与他们合作的问题。不要担心被人利用,被人抢功,越是这样越好做得更好,你现在的每一个努力,都是一个小小补丁,都是以后对自己创伤的补缝。”

  肖潇心里突然有种暖暖的酥酥的感觉,陈默说话的位置,说话的语气,甚至说话的内容都带着温暖人心的力量,如果把说话的内容稍微改变一下,变成偶像剧里表白的内容的话,那就完美了。

  陈默按了门铃,开门的是菲林,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连衣裙,显得高贵,妩媚。

  陈默的心里苦笑了一下,说不出的苦涩。

  “小默回来了?快点进来吧。”

  肖潇向菲林微微欠身问好,菲林也大方的回话,并且亲切的挽着她的手,让她快点进来。

  肖潇忍不住的腹俳,看看人家这教养,再看看自己那些同事,哎,亏着万贝贝还是一个小富二代,整个就跟个饿狼一样啊!陈默的爸爸妈妈也都过来打招呼,弄的肖潇一时有点紧张急促。她的脑子没闲着,赶紧开始回忆自己人设的台词。

  陈稳还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陈默厚着脸皮坐在他旁边和他聊天,他们的爸爸倒是挺高兴看到两个儿子和睦相处,起码表面上是表现出和睦相处。

  一家人热热闹闹,看起来很是融洽。

  陈默家有家政阿姨,菜都不用肖潇过去帮忙端,一桌子菜很快就被摆好了。折让肖潇一时有了种代入感,觉得自己的台词即使背不下了,也可以临场发挥,反而没有那么紧张了。

  陈妈妈招呼着大家快做,肖潇不知道该坐在哪个位子上才好,陈默很绅士很自然的为她拉开了一把椅子,然后自己坐在她旁边。

  陈默下车的时候把领带摘了下来,衬衣的扣子也开了两颗,肖潇打了一眼,真是帅啊!性感啊!这家伙真的是可以去卖脸啊!有句话说的对,男人那么优秀到这种程度,还需要女人吗?菲林真的很好,如果她和经理能成的话,郎才女貌,慕煞旁人这些词都可以用上,而且郎不知有才有财还有貌,外表真的是个重要的东西,貌由心生,看到一张舒服的脸人绷紧的神经都会得到片刻的放松。

  陈默的哥哥陈稳,也挺帅的,不够那种帅气没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点,时间长了也就看腻歪了,肖潇胡思乱想着,陈默已经开始给她的碗里夹菜,还轻声问她,“喜欢吃什么?如果你不好意思自己夹的话正好给了我个机会帮你夹菜。”肖潇快要溺死在陈默带着笑意清亮磁性的语气里了,经理,现在你就开始演戏了吗?这样子我跟不用假装,完全是自发入戏本色演出就好了啊!

  肖潇没想到陈默还会来这一手,觉得今天晚上的人生轨迹完全与过去脱轨了。

  “吃点肉吧,多长的胖一点。”

  “谢谢。”经理两个字差点冒出口,奇怪的是陈默做起这些细微的举动来完全没有腻歪的感觉,自然而然。肖潇偷偷的往桌上看了看,陈默的妈妈看着他们笑,菲林也是,肖潇不明白菲林干嘛放着经理这么好的人不爱,偏偏去喜欢那个陈稳。也不是陈稳不好,他也很好,但是有句话叫人比人气死人,把陈默拿开了看陈稳非常好了,对比陈默稍微逊色那么一点点,肖潇就想了是不是菲林有受虐倾向啊,她为什么放着经理不喜欢的,是审美有偏差还是经理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自己没看到呢?

  “最近工作怎么样,累不累?”陈父慈祥的问陈默。

  “4s店那边事情一直比较多,好在不用我全部处理,上面还有个老总,饭店那边我只有晚上过去看看,大堂经理的工作做得一直很到位,不用我操多少心。”陈默不紧不慢的说。

  “来来来,不要光顾着说话,多吃菜。”陈妈妈给陈稳夹了块清蒸鱼肉,“好久没回来了,一直吃饭那么少,这次可一定要多吃点”然后又嘱咐陈默,“你也是,平时也不经常回家来看看,你知道你我和你爸爸多想你,你爸爸他啊可是天天念叨你呢!”

  “是,妈妈,我以后经常回来。”陈默笑的像个孩子,端起红酒酒杯。

  陈爸爸也端起酒杯,笑着说,“难得今天家里这么热闹,来,我们大家一起喝一杯,啊?哈哈。”

  一家人共同举杯。

  肖潇偷眼看着陈默,心想开车能喝酒吗?喝红酒没事吗?

  “陈默啊,要不你今晚就住在家里吧,咱父子俩好好聊聊。”陈父说,肖潇一口酒差点喷出来。

  陈默只是抿了一下酒杯边缘,并没有怎么喝,“不了,爸爸,改天吧,过会我还要送肖潇回去。”

  肖潇胆子再大,再想着吃天上掉下的馅饼,也不敢想“今天晚上留下来”这种程度,她脑子还没发热,知道有些事情到了太过分太尴尬的程度以后剩下的就只剩下尴尬了。

  “那你就不要喝酒了,过会还要开车不安全。”

  “知道了,爸爸。”父子之间关系很温暖,陈默恭敬的搭话,眼睛里却满是笑意。

  “多吃菜,过会吃完了饭,可得好好陪我杀一盘在走,恩?我这次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小子。”

  肖潇静静的吃着东西,抬起眼皮看了眼陈稳,把他脸上的不屑不满都看在了眼里。

  ~更V新最h?快V上|2酷&匠网:2

  “你叫肖潇是吧?”陈妈妈问,肖潇心想,查户口估计是要开始了。

  “是的,伯母。”肖潇饱满的脸上漏出甜甜的笑意和两个酒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已是风起时说:

  见家长了,哈哈,第一次见家长是冒充陈默的女朋友,哈哈,肖潇革命尚未成功啊(友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