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潇虽然不知道沉稳两个字该怎么写,但绝对不是个打了鸡血就兴奋的主。从经理办公室出来,她就蔫了,经理一番名言智理的一塌糊涂,说白了就是几个字,“你,不管有没有那个能力,订单的事都回去自己解决!表来烦我!”

  陈默实际上就是这么想的,他在浏览汽车资讯,看的正上瘾,不想被肖潇闯进来打扰,怎能让她轻易得逞?

  听到推门出去的声音,陈默才不舍的抬起眼皮往外看了一眼,正看到肖潇套拉着脑袋往旁边的办公室走过去。

  陈大经理自认在这行多年积累的宝贵经验都可以写本行业励志手册了,现在全部灌输给了这个小丫头,应该不至于让我这张老脸没地方放吧?

  进到销售顾问办公室看到万贝贝不在座位上,“李静,万贝贝出去了吗?”肖潇放低姿态颇为礼貌的问。

  李静一直看着文件夹里的客户登记资料,相隔半个世纪那么久,就在肖潇以为她没有听到自己的问话的时候,李静才悠悠的回答,“她去车管所帮客户挂牌去了。”

  “哦哦,肖潇有些无奈有些嫌弃的看看李静的背影,对这一招半个世纪的回话,也是服了。

  4s店的食堂是三个店里公用的,大厨是两个上了年纪不苟言笑的大叔,都做的一手好菜,虽然是大锅饭,但是都做的卖相干净爽气,闻起来有大锅饭的香气,吃起来有家常菜的味道,而且打给每人的每一道菜里都必有几块香香的肉肉。

  隔三差五的,两个大叔还会实行加餐,每人一个鸡腿,或者几块排骨。每天给那么多人做饭,而且不光有量还有质,两位大厨的工作量着实庞大。

  还多销售顾问开玩笑都说自己就是冲着后厨师傅的手艺才没有辞职的,不然早就跳槽走人了,就怕跳槽之后得吃黑暗料理。

  吃午餐的时候是最让人开心的,不仅是为了填饱肚子,还是为了填满能量。一顿好饭是会让人感动的,它是认真负责的人用认真负责任的态度,表面淡漠实则亲切的心境耐心做出来的艺术品,虽然无法和星级饭店的比较,但是肖潇每次打了饭做到桌子边上准备吃的时候都会很感动,这个世界上总还会有力求把事情做好的人,不论任何原因。

  当然,单单冲着那可爱的鸡腿,也是应该发自内心感动一把的。

  肖潇张大嘴把鸡腿狠狠咬下去,旁边不知何时已经坐了一个发型时尚,看起来还有几分帅气的帅哥。

  “你喜欢吃鸡腿吗?我的这个给你吧,我最近减肥。”

  f☆酷匠网(#首,/发

  帅哥说着就把自己快餐杯里的鸡腿夹到肖潇的快餐杯里,顺便给自己的行为找了骗小孩的借口。

  “我吃一个就够了,多了吃不了,还是谢谢你。”肖潇客气的笑了笑,把鸡腿还回去,心说你也不问问我要不要就这么强塞啊。

  “你应该多吃点,女孩子胖胖的才好看。”帅哥有点被打脸的尴尬,但任然不死心,他是旁边4s店里的销售顾问王磊,最近总是对肖潇格外照顾。肖潇心里清楚,帅哥的好意如同投资,你是不能随便接受的,话说无功不受禄,话说无事献殷情。他给你鸡腿,意味着他对你有意思,你接受了他的鸡腿,意味着你对他也有意思,肖潇对他了没什么意思。就算饿死,也不能应为一个鸡腿就把自己给卖了。

  “最近工作怎么样?”帅哥在撩妹的路上继续迂回前进。

  “还不错。”肖潇心不在焉的说。

  “这行刚开始的时候都不好干,挺过去就行了,以后就容易多了,我们都是这么过来的。”王磊像长江前浪一样开导后浪,教她怎么把自己拍到沙滩上。

  “恩,是的。”肖潇心情很烦但还是礼貌的应付帅哥的试图趁虚而入。

  “以后有什么不懂得地方尽管问我,我我虽然干这一行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但是业绩还不错,我们以后可以共同学习嘛!”王磊一副业界精英的样子笑着说。

  “王磊,今天怎么不跟我们一起吃饭了,有异性没人性哈。”他的两个同事从旁边走过去的时候打趣。

  肖潇尴尬的往四处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这边,心一横,跟大半个鸡腿说了声,这餐无缘,下餐再见!然后笑着对王磊说,“不好意思,我吃饱了,展厅里还有事没处理完,你慢慢吃!”接着把腿就跑。

  “哎哎,怎么吃这么点就不吃了,不舒服吗?”王磊追问。

  “还不是因为你们连个,哥正把妹你们捣什么乱呢?!”

  “你怎么把人家吓跑了?”王磊的两个同事做回他边上问。

  肖潇不太会处理这种被别人大庭广众之下“调戏”的状况,而且她好像五脏六腑憋着一口气吐不出咽不下很难受,她只想找个清净的地方待着,没有人打扰的发会呆。

  心痛的把刚吃了还没有一半的饭倒掉,她一边倒一边偷偷的看看打饭窗口里的大叔有没有注意到,不好意思了大叔,您做的饭很好吃,只是特殊原因不得不倒掉。

  一下午,肖潇的肚子都叫嚣着饿。

  饿,加上气闷,着实好受。

  实在没有力气去和万贝贝挣订单归属问题,幸好万贝贝也没有再提,不幸的也是万贝贝没有再提,这件事就这么悬着,磨人的悬着。肖潇来到洗手间,打扫卫生的阿姨正在抱怨有人在上厕所的时候随地吐痰,多么多么恶心之类的。肖潇打开水龙头,让清凉的水洗去满脸的纠结郁闷,水在手指间毫无阻碍的流淌而过的感觉真好,好像自己变成了一条自由的鱼,没有那么多牵绊,没有那么多劳累,没有那么多压力,只有未来。

  而现实中,她恰恰几乎没有未来,未来,多么恐怖的存在。

  手机响了,是她的弟弟肖恒。

  “喂。”

  “姐,我给你发信息你怎么不回?你赶紧上qq,我有话跟你说。”一串话说完电话干脆的扣了。

  肖潇的聊天软件里很多都是客户或者是工作群,信息多如惊涛骇浪,她平时会把所有的聊天软件设置静音。肖恒的笑脸跳了出来,打着招呼,肖潇已经猜到他要说什么,果然几句话的亲热寒暄之后,肖恒切入主题,“姐,我这个月的生活费不够用了,你能不能......”

  肖潇无奈的一口气堵得上不去下不来,死小子,你就不会省着点花吗?!你想把姐姐累死了才甘心吗?我赚钱你以为很容易吗?!你是不是把我给你的生活费用来把妹了?那是我赚的钱,你凭什么用来把妹?你就不能去多做点兼职自己赚生活费吗?我是你老妈吗?我有责任抚养你吗?

  清洁工阿姨像看疯子一样看着肖潇咬着牙,手握成拳头在像只愤怒的大猩猩。

  肖潇长出一口气,把火气释放出去,没释放出去的就咽到肚子里。她的火气只是在在思维里跑到手机那头撒了一回野,人还是手机这边的正常的,得体的,白领级别的销售顾问。

  “我知道现在大学里消费都特别高,但是姐姐赚钱也不容易,你省着点花。我一会给你转账过去,你钱不够用的就跟姐姐说,千万不要去接触学校里的借贷之类的,明白了吗?那些东西都会搞死人的!”肖潇一边吐着气一边敲字发信息。

  “知道了,还是姐姐最好,么么哒。”对方发过来一个亲亲的笑脸。

  肖潇看看手机上的笑脸,再看看天花板上的图案,真的好想死!

  “你没事吧?”清洁工阿姨小心的问,生怕肖潇发疯咬人似的。

  “没事,阿姨。”肖潇一秒变脸,笑的春风荡漾的退出厕所,空留一方天地给打扫卫生的阿姨。

  “怎么现在的小丫头都跟神经病似的。”阿姨小声咕噜着。

  晚上正要在加班开会,菲林的电话打来问他有没有空一起看电影,她在电影院。陈默欣然同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