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潇眼睛有些睁不开的坐在办公桌前研究竞争车型,接待客户的时候还好,自然而然的就会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但是只要一坐下来,就好想睡觉啊......白天脑力劳动,晚上体力劳动,这是在燃烧生命为代价赚钱啊。人的能力是有限的,精力也是有限的,赚的钱更是有限的,可是花钱的地方却是无限的,你赚的钱永远不会够花的,而你却被绑在这条赚钱的船上,距离你自己内心想要的生活越来越远。

  对于有些脑子没有那么复杂的人来说,赚钱与想要的生活是在一条航行路线上的,你努力赚钱就有过上你内心想要的生活的希望,这种人或许也可以轻松一些吧,起码比自己要轻松一些吧,他们可以把全部的精力用在考虑怎么去赚钱和赚钱的行动上。但是我想要的不是这种一切都围着赚钱运行的生活啊!真的很累,没有多余的精力去学习有趣的东西,去做有趣的事,世界仿佛都被赚钱两个字给压垮了。是的,有钱是你过你想要的生活的必须条件,必须跨出这一步才能接着往前走,跨出这一步前面的路也许就要会好走多了。

  啊,好讨厌啊,天天想着赚钱赚钱,必须把长远的眼光收回来放在眼前的赚钱上,真的很讨厌这种压力啊......“肖潇。”在肖潇胡思乱想的时候,万贝贝关了电脑上自己的女儿在幼儿园的监控录像,她的女儿正在从一个小男孩手里自然而然的抢过来一个积木,小男孩又伸手去拿起另一个积木放在自己的城堡上。

  “恩?”肖潇有点受宠若惊,而且有些狐疑,这个老销售顾问可是从来没有主动和她说过话,这次叫她难道仅仅是想说话增进同事之间的感情吗?不会这么简单吧。

  “昨天你成交的那个买跨界的高个子客户是不是姓王啊?”万贝贝问。

  “你问这个做什么?”

  “他是不是叫王卫国啊?”听着肖潇用问句代替正面回答,这是销售办公室斗争中常用的话术,万贝贝不急不忙的继续抛出自己的炸弹,“这个客户我接待过,客户的来店登记都做的很详细。我昨天他第一次来的时候我正忙着给另一个客户办手续,第二次来的时候我想反正也已经定了,客户登记什么的我这里都很详细,不如让你给他提车也好熟悉下成交程序,我昨天就没跟你说,现在我告诉你一声哈。”

  听了这话,紧张伴随着火气一下子窜到肖潇脑子上,肖潇这次算是突然体会到了另一个比她早来半年的销售顾问许晴说的,刚开始和老销售顾问挣客户会让人有恐慌感,这种恐慌和失落感会比订单归属问题本身更让人难以消受。

  “但是这个客户是在我的手里促成的,”肖潇的声音尽量把怒气压抑住,但是声音还是有一点点高。

  “但是公司里就是这么规定的,订单归属首次接待者优先。”万贝贝斩钉截铁的说,语气不好不低像在陈述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不管你从哪里上班都会有万贝贝这种高智商而且强势的人,业绩抓得好,稳得住,工作中抽离了性格中强者吝弱的品质,把注意力焦点放在提成业绩上,有一定的攻击性,但是表面上却是办公室里不管是人际关系还是业务水平都站在制高点上,所有情感浓缩成对一个特定家人,一般是孩子的特别宠爱依恋。这种一切靠自己,一切都可以的人仿佛会给人不小的压力,这种压力反弹到他们自身上时,她们又可以让人妒恨的轻松承受住这种压力。

  这种人真的是为了让人讨厌而存在的啊!

  自己在进退两难的迷茫之路上还要时刻与这种令人讨厌的人竞争,这是世界真的事太不公平了!!

  肖潇生气的离开座位去了陈默办公室。

  “那个订单如果是她自己跟的话还不一定能成交!”肖潇坐在经理办公室里,陈默的办公桌对面的舒适的椅子上,生气的说。

  如果不是工作制度的限制,她恨不得把腿叉开,大刺刺的坐在椅子里像梁山好汉一样。

  陈默安静的看着电脑屏幕上的信息,脑子里快速的提炼,分解,组合,完全没有被肖潇的情绪所波动的样子,一脸帅气的坦然让肖潇的火气融化了许多,但是也让肖潇觉得自己的老大这个时候也帅的太冷漠了吧?肖潇怀疑他根本就没注意到自己在这里。

  “经理?”

  “我听着呢,你继续说吧,有的时候我的心总是太软,会甘心的做别人的垃圾桶,你有什么苦水有什么精神垃圾都扔到我这里来吧,我相信你制造的垃圾对我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经理,我不是来倒苦水扔垃圾的,我是来请教你我该怎么办的?”肖潇赶紧说。

  “怎么办?”陈默反问电脑屏幕,“你自己说该怎么办?”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肖潇赶紧接话,提电脑屏幕回答,“反正我觉得那个单子不能全部算作她的,而且她还看我是个新人整我。”肖潇越说越小声,渐渐低下了头,作为新人被别人整,不但生气而且难为情。因为她们能整你,说明你比别人弱,她们可以整你。

  “你上个月有订单纷争的时候我已经教过你该怎么做了,公司有关这方面的规定我也告诉过你,这个订单的归属问题你自己回去和万贝贝商量。”

  “可是她根本没想和我商量,而且她是老员工,我怎么和她商量呢?她懂得比我多,会拿很多我反驳不了的话来搪塞我。”肖潇着急的说,她不愿意自己去面对万贝贝可恶的嘴脸。

  “我问你个问题,是不是你与世无争她们就会真心接纳你了?”

  “当然不是!”肖潇无比干脆的回答。

  “你像个泼妇和小三挣男人一样就能战胜她们了吗?”

  “也不是。”肖潇无奈的回答,真的很难办呢!是不是是这份工作的原因,自己根本就不适合这里?隔壁办公室的气氛,让人想想都会窒息,根本就是以前自己打工的酒店那些背地里嚼舌头的热情洗碗大妈和冷漠服务员的升级版,直接就是虚伪加冷漠!

  9J最(!新G章R节上X酷x匠网k\

  “能知道这两点说明你的认知正确,缺少的只是处理事情的方法和经验。做这一行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你需要把心给稳下来。”陈默依然没有抬头,继续对着电脑屏幕说教,“你很聪明,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汽车行业并不好做,虽然对于学历的要求不是很高,但却是个薪水不错的白领级服务行业,工资多少看销售能力,销售顾问就像是一群狼,每一只狼都需要把精力分成几块,占用你大部分精力的并非捕食的过程,尽管这个过程直接决定你的工资,你需要拿出一定比例的一块精力去搞好团结,拿出一块应对公司事务,拿出一块去应付客户的售后电话,其他的几块也各有用处,最后还要用仅有的一点点精力去防止同伴抢食,这里的办公室如同现实版的谍战剧,西装工作服下包裹的是狼子野心。来这里工作的人,宽敞的环境使他们自大,整齐的西服使他们虚荣,为了争夺高工资他们出牌并不像外表那么光鲜,实际上就是一群被抬高个人欲望用来引发战斗欲的机器,她的副作用就是你的给他们擦拭嘴角流出来的欲望的口水。如果是家里有钱,家长有能力,不必为了最低等的工作目的去工作的,有能力去更为开阔的领域工作的可爱的孩子,我不忍心让她到我这里来改变自身平和的气质,而这一切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每个月其实在别处可能拿到手的会更高的工资,有时候你会觉得不值得,有时候你会觉得自己所站的是和客户差不多的高度,最后能留下来赚到不错薪水的,都是顶住办公室里的压力就像顶住浮华的诱惑的员工,你必须学会脑子一刻也不停歇高速运转,同时,有一个陈稳的性子。”

  “哦哦,”肖潇被这一大段行业鸡汤灌得一塌糊涂,脑子直接锈掉了,懵懵懂懂的不知道陈默在说什么,只恨没有拿只录音笔给录下来,回去慢慢参悟。

  “其实你想表达的意思,”肖潇小心翼翼的说,生怕说错惹怒天听,“就是我城府不够吗?”

  陈默嘴角浮现出隐藏不住的笑意,“不错,你体会到了其中的精髓。”

  靠!......肖潇长出口气翻个白眼,“仅仅是教训我城府太浅,就能扩展成这么长的一段话,老大你不去写网文真的是浪费人才啊!”

  “那些网文都是大妈嚼舌根一样长篇大论的小白文,并且把主角塑造的战无不胜,我这种人类社会的世俗思维写出来的人生经验也没人愿意费脑子去读。你没看过吗?有的网文大神的专访说他的读者群体一般都是11到14岁的小孩子,看来我们国家小孩子的创造力都用在不切实际的意淫上去了,一点实际的创造力都没有。”陈默像是大哥哥拉家常一样对着肖潇吐槽,一扫刚才她造成的紧张气氛。

  “虽然道理懂了,但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肖潇为难道。

  “不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是没勇气去做。”陈默的语气一改刚才的轻松搞笑,变得有些冷然。

  “做得好不好不是最重要的,能不能成功也不是多么重要,有时候对错甚至也没有那么重要,只要你不是违法乱纪,毕竟不是所有人都有小丑的犯罪能力,我们要做的,仅仅是去做而已。”陈默的语气平平淡淡,眼睛还是看和电脑,像是在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肖潇看着陈默,愣了十几秒钟“是,老大,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已是风起时说:

  要给本书改名字的,等到两万字了正式改名字,到时候看书请搜,站住,那个销售顾问!(嘿嘿)(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