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那么多了,想的太多觉得人生真是太黑暗了。肖潇无奈的舒一口气,“有时候觉得自己灰暗的人生之所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衬托别人的光明,现实也的确就是这样。每当这样想的时候就好看过啊......”肖潇笑起来,看着床上安然睡去的陈默,心里突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安稳,没有恐惧,没有压力,一切都变的安安静静,甜甜睡去。这或许就是幻想麻痹自己的力量吧。

  早上陈默悠悠转醒,头好晕呢!他勉强从床上,双眼迷茫的环视房间内的布置,怎么不像自己的家?接下来的一秒,陈默一下子从床上站起来,像所有遇到类似的情况的人会做的那样,低头去看自己的裤子裤子,还穿着!!稍稍放心了。

  肖潇同样睡眼迷离的醒过来,一晚上趴在地板上睡觉咯的肩膀疼,腰也疼,她尽情的伸了个懒腰,活动活动四肢。一抬头看到站在床上贴着墙,强忍尴尬的陈默。

  “早上好,”陈默还不忘礼貌的打招呼,只是整个空气里都是大写的尴尬。

  有些内向的性子或许并不善于处理这种突发状况,肖潇想,还是由她来缓解尴尬吧。脑子里这个想法刚启动,她就骂自己,什么意思?怎么有让人误会我很善于处理这种状况的样子?我可不是老司机。

  反正现在这种局面经理脸都要红了,自己还是缓解气氛要紧。

  “早上好,经理,没想到你会醒这么早,正好还不耽误上班,呵呵……”肖潇傻笑。

  “昨天晚上……”陈默心虚的问,“我没有耍酒疯吧?”

  “啊?......”去火星算吗?肖潇心里问自己。“没有,没有,你一进宾馆躺倒床上就睡得跟死猪一样,一觉到天亮,半夜都没吐没上厕所,我还在想经理真是好酒量呢!”

  “哦,”陈默干笑着从床上下来,心想那就好,总算自己的英明神武没有交代到一个小丫头片子手上,还是在醉酒之后。

  “对了,我记得昨天晚上我好像是去酒吧喝酒,”陈默狐疑的看着肖潇,“你怎么也会在酒吧?”

  “我......我也是和朋友去酒吧喝酒......”

  “哦,”陈默没有多问,问东问西刨根问底不是他的性格,“女孩子偶尔去酒吧没关系,只是一定要和朋友一起去,最好是女性朋友,就不要喝的太多,一定要保持清醒注意安全。”陈默一清醒就开始启动说教模式,但是听在肖潇的心里暖暖的。

  %更新最快X上酷ya匠网

  “不管怎么样,昨天晚上具体的事情我也不记得了,反正,谢谢你把我从酒吧带出来,没有让我被赶出来,还有抱歉,如果我昨天晚上因为醉酒说了什么你不要往心里去。”

  “经理你不用道歉,因为没什么可以道歉的。”你昨天晚上就连女朋友的名字都没有怎么叫,电视里的男猪脚喝醉的时候不都是疯狂的叫喊女猪脚的名字吗?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是剧情好像都是那样的。“我们又没怎么样,要说占便宜还是我大饱眼福了帅哥睡颜,肖潇心里说,偶像剧里的男主角遇到这种情况会责问女主角干嘛不给他像个更好的宾馆来个总统套间让他睡得舒服点呢,肖潇笑着,不过谢谢我接受了。”

  陈默仔细的看着她,露出微微的笑意,“怎么感觉平时的你和公司里的你不太一样。”

  完了,忘记了继续装下去。肖潇还不太习惯销售顾问办公室的工作环境,不想表现的太男生化被排除在外。她可是一直梦想能做个淑女的,不乱发脾气,姿态优雅,有什么事都不会当面就爆发的那种,所有的事都是咱背地里解决,那种性格状态就跟地下党一样,而不是策马战场厮杀的彪形大汉。

  肖潇低着头不知道该说什么。

  “生活中姿态放松也挺好的,有助于缓解压力,要是生活工作都是一样的话,那人不是挺无趣的是吧?”陈默替她解释。

  肖潇露出笑脸,挠挠头发。

  两个人分开顺序简单的洗刷了一下,肖潇没带护肤品,她平时也不怎么在脸上下功夫,只是4s店规定上班要化淡妆,她需要回家补妆。

  陈默就心里叹气了,宾馆洗手池上的一次性牙膏牙刷根本没法用,牙刷硬可以用来刷鞋,也没有牙线,洗脸的小香皂就像洗衣服剩下的肥皂边角料。他又不能不洗脸就出门,那样的话简直生不如死,他只能凑合着洗了脸刷了牙达到可以见人的要求。

  陈默付了宾馆的房费,押金退给了肖潇,没花肖潇的钱。肖潇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自己昨天晚上还因为住宾馆还是把陈默弄到自己的出租房而纠结,就是为了省那点钱,而这个钱其实根本用不着她出,就把她紧张成那样。

  陈默把肖潇送回家让她换了工作制服,室友一看到肖潇回来,大惊小怪的问“肖潇,你昨天晚上去哪里了?害的我担心了一个晚上。你怎么回来的?谁送你回来的啊?”她自带侦查功能,肖潇还没来得及回答,她就自己跑到窗子边上趴着往下看。

  “那不是你们经理的车吗?说,你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昨天我们经理喝醉了,我把他送到宾馆。不过先说好,他睡的床,我睡的地板,而且我睡的还是房间门口的地板,床边我都没挨着过!”

  “瞧你那点出息,那么好的机会你不把握,还睡房间门口的地板,你骗谁啊?”

  “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小许大小姐,他是我的经理,是我的同事,我们白天还是要见面的,我自然不会把事情搞得很尴尬,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得了吧,我看你要是能吃上,早就上杆子去吃了。”小许打趣她。

  肖潇不受无良室友的言语蛊惑,换上了工作服就下楼了。

  陈默看着肖潇由T恤衫,牛仔裤随性调皮的打扮变回了平时的工作装,“其实我感觉便装更适合你。”

  “老大,你这么说弄的我很惶恐,怎么感觉你要开除我是的?”

  “你想多了,我要开除别人可不会用这种方式。”

  “那么你会怎么开除别人?也会把他叫到办公室长篇大论一番,让他深受点化,自动离职吗?”肖潇来了好奇心。

  “说的我好像武侠片里的老道长一样,我至今为止还没有开出过别人,所以你要好好工作,不要成为我的第一个。”

  这个第一个,让肖潇有点小小的联想。

  陈默住在一个别墅区,肖潇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这么漂亮的房子,口水都要流到车窗上。

  陈默在一幢房子门口停下车,掏钥匙开门。经理真的是个富二代吗?肖潇心里分析着,其实不用分析,眼前的这一切就说明了这是个事实。问题是一个富二代为什么会去做销售顾问的一个小小的经理?销售顾问的经理工资比一个业绩平常的销售顾问高不了多少,办公室里业绩好的万贝贝汽车销售旺季的时候拿的工资对比销售经理拿的高出一大截。真是不知道经理为什么会做这个经理,图什么?

  哇,你家好大哦。肖潇觉得自己现在特别能体会刘姥姥进大观园时候的心情,那叫一个内心小激荡啊。陈默家里宽敞,明亮,现代化的家具极为讲究,到处都好漂亮。

  陈默从冰箱里拿了瓶水给她,让她先等一会自己去楼上换个衣服。

  肖潇看陈默已经上了二楼,四周没人注意,赶紧的到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了坐,摸了摸散发着暗哑光泽的实木茶几,脚底下踩得地毯都是那么的有质感。真的是好棒啊!

  陈默从二楼边往下走边问肖潇饿不饿,去吃早饭时间可能不够用了,在上班的路上买点先对付着,回头再请肖潇吃大餐致谢。肖潇急忙从沙发上站起来,不好意思的笑着说不饿。

  陈默换了一身干净西装,西装裁剪的极为得体,衬托着他修长挺拔的身材,端正清俊的面容,还有周身散发出的儒雅稳重的气质,让肖潇看呆了。

  “怎么了,看什么?我脸上有东西?”

  “不是,”这次轮到肖潇尴尬,她索性直接说话实说,“我是觉得经理你很帅!”

  “好多人都这么说,”陈默开玩笑的逗她,“你的审美看来是正确标准。”

  关于我的审美指标,这个我早就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已是风起时说:

  厚着脸皮求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