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去而复始的速度令肖潇心里着实惊艳了一把,这位大哥刚出展厅也就不到二十分钟吧,就带着一个年轻人回来了,应该是带来做司机用的。

  然后就是签售车单,不是订单,是直接提车的售车单。肖潇心里有大大的惊喜也有点点的失望,全款提车纵然干净利落,但如果客户是分期提车的话,那么她还能多拿一份保险提成。不过,现在客户能回来提车,对她来说已经很不错了。

  忙不迭的从4s店统一配发人手一个的牛皮文件夹里找售车合同的时候,肖潇的手指尖激动的有点发抖。这可是她这个月的第一个成交客户啊!这个月她被定了8台车的任务,在这个月的第6天终于开张了!

  肖潇平时比较闷骚,一激动起来就没招没落的,生怕客户就像煮熟的鸭子,跑了。

  陈默和客人礼貌的打了招呼,让肖潇全程跟踪客户提车,做好服务。

  肖潇不淡定的小商贩之心把淑女可爱范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好不容易才找回来,得体的答道,“是,经理。”

  送走客户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的事情了,签单,选车,洗车,安装车饰肖潇都全程跟着的。

  “经理,搞定了!”肖潇推门进了陈默的经理办公室,长舒一口气。经理办公室就在销售顾问办公室隔壁,陈默面对下属为人有点冷,但是没有架子,没有脾气,销售顾问有事的时候都可以过来找他帮忙,肖潇作为他的现任弟子更是经常过来回报工作进展。

  “不错,这个月开张大吉,”陈默笑着,转而狡黠的对肖潇说,“我又帮你搞定了一单,说吧,该怎么谢我?”

  肖潇没想过陈默会突然这么问,一时愣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不……我请你吃饭吧?”肖潇不太好意思的试着说,偷偷的看陈默的反应,大大的眼睛像只兔子。

  “就吃饭这么简单?”陈默好笑的看着她,故意逗着她,看她的眼睛闪烁不定,脸慢慢泛出一层薄薄的红昏。

  “那……我就请你吃两顿饭,这样行了吧?”肖潇想了想,爽快的答道。

  陈默被逗笑了,差点把喝到嘴里的水给喷出来。他把透明的杯子放在办公桌上,肖潇看到双层的保温杯里原本一小团一小团的茶叶都舒展开了,像是伸懒腰的晒太阳的小猫。

  “想什么呢?”陈默问,“上班的时候不许走神。”

  “是,经理。”肖潇低着头咬着嘴唇,眼睛看着一边的地板,她在想主意,在想找什么借口离开经理办公室,她实在不想呆在这里,一想到陈默低头看着她的样子她就会不由自主的脸红。

  她必须快点找个借口离开,不然要是又脸红了那多丢人啊?他肯定会觉得自己喜欢他,这要是都被他看出来了那么自己就更丢人了!虽然,这好像是真的。

  话说回来,有一个这么帅的经理,谁都会有喜欢的心情吧,自己的审美只是正常而已。

  “想什么呢?又走神了?”陈默突然问了一句,下了肖潇一跳。

  “没有,当然没有,我只是……我只是在听领导的教诲。”肖潇干脆的说。

  “恩,不错,这次反应挺快的。平时工作时不要给自己那么多的压力,销量是慢慢提升的,不是一口吃出来的,保持好心情和灵活的思维,接待客户的时候才能随机应变。”

  更|$新最*Y快上E√酷《匠!网P

  肖潇在心里偷偷的翻了个白眼。

  经理这个人就是大叔附体,老爸上身动不动就对人苦口婆心的教育,也不嫌累。

  “知道了,经理。”

  “知道了就好,怎么我看你好像上课时听老师讲课听得都快睡着了的样子?我说话这么招人烦?”

  “没有,反正我的耳朵是醒着的。”肖潇打起精神笑着。

  “好了,你这颗小脑袋一时半会也装不了那么太多的东西,等到时间长了,积累了经验,理论再加上经验,你的销量一定会提上去的。”

  “明白了,经理,我会努力的。”

  晚上加班考核六方位绕车,下班时已经很晚了,其他的同事基本上都有自己的车,没有的也有男朋友来接,只有肖潇是一个人去公交站牌坐车回家。

  “肖潇,我送你吧,今天我去朋友家吃饭,路过你住的地方。”陈默招呼道,他知道肖潇的住址,这并不奇怪。干汽车销售的对细节的注意的深度和广度都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而且肖潇的员工应聘表格上写着自己现在的住址。陈默开车送肖潇回家。

  一进门,室友就脸上贴着面膜从自己卧室里飘出来盘问,“肖潇,老实交代,谁送你回来的?”

  “我们经理,他路过这里顺便送我回来。”肖潇打了招呼回到自己的房间换衣服。

  “他好像路过了不止一次了!”室友贼心不死的跟进去。

  “人家有女朋友了,你不要想多了。”肖潇一边套上体恤衫和牛仔裤一边回答。

  “我哪有想多,是你想多了吧?”

  “讨厌,我怎么会有想多什么。”

  “你们经理工资很高吗?他是不是富二代,怎么开那么好的车啊?他那辆车,我看着就像那个什么牌子来着,总之得上百万吧?”室友来了兴致,好奇的问。

  “拜托,你问的这个我怎么会知道啊,这个我总不好去问他,经理每个月工资多少,你家里是不是很有钱吧?你不要八卦了亲。”

  “你说他要是没有女朋友多好啊,这样你就可以收了他!”室友提议。

  “不要想多了,人家的女朋友肯定是很好的人,再说了,就算是他没有女朋友,我也根本没有可能。”肖潇的声音里不免的带着一点点落寞。

  “我只是随口说一句,你还当真了?”室友开玩笑。

  肖潇不说话。

  “不会吧,你真的当真了?你喜欢他?”

  “他人很好,我只是基于欣赏的普通喜欢而已,普通喜欢和喜欢的界限我还是分的清的。”

  “看你那委屈的样子,这种高富帅的男人都花心,你别被他的外表给迷住了,好了,我去睡觉了。”室友看肖潇换好了衣服要出门,“你今天晚上还要去酒吧打工吗?”

  “对啊,你锁好门睡觉吧,我有钥匙,不会叫你开门,大灰狼叫门你别开哦!”

  “知道了,”室友笑着,“你路上小心点。”

  我仅仅是喜欢而已,我只是希望他快乐,仅仅是喜欢而已。肖潇关上门下楼的时候想,眼泪在眼眶里给眼睛勾勒出了一层淡淡的红昏,淹没在街上黑色的晚风中。

  陈默按了门铃,菲林亲自来开门,陈默把路上买的花给她,问“喜欢吗?”

  “喜欢,谢谢,恩,很香。”

  菲林让陈默进来,关了门。菲林的妈妈林母从沙发上站起来,热情的招呼陈默去桌子边坐。餐桌上已经摆满了精致的菜肴,其中有陈默爱吃的红烧狮子头。

  李母笑着说这道红烧狮子头是菲林亲手做的,让沉默尝尝好不好吃。陈默看了菲林一眼,笑着对李母说,“以前最喜欢吃李母做的红烧狮子头,菲林受李母真传,一定做的很好吃。”

  李母笑他会说话。菲林在一旁布菜,并不愿意开口多说话。陈默找了一些轻松的话题和李母聊着,菲林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吃完饭和陈默一起坐在窗子边喝红酒,李母去隔壁朋友家串门,不打扰他们两个聊天。

  “在国外生活的怎么样?”沉默轻轻的问,不忍打破了空气里的宁静。

  “还不错,”菲林牵动嘴角笑了笑,看着窗外的夜色。

  陈默心里很想吸烟,每当心里五味杂陈,需要冷静,需要梳理,需要压抑的时候他都忍不住的想吸烟。每当这时候沉默都会尽力的压制住这种想法,他已经决定戒烟了,除了接待客户的时候。他放缓速度长出一口气,把这种冲动给压下去,品了口红酒,让酒香在唇齿流连。菲林看着他帅气清晰的眉眼,仿佛看到了那个许多年不见的人。

  “他……”她忍不住开口,但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还好吗?”

  陈默笑了,“菲林,你怎么不问问我好不好?”陈默看着她,眼睛里带着盈盈的笑意,心里却在滴血。

  “小默,你知道我们是不可能的,我一直把你当作是我的哥哥,我的好朋友,但不是男女之间的朋友。”

  “我爱你,菲林。”陈默突然说了出来,身体像是放空了一样,工作中再累说再多的话面对再难缠的客户他都会神采奕奕,但是,现在,他突然觉得好累。

  或许不是突然觉得累,是累了很久,期待了很久,现在终于再一次知道了结果,他内心期许的是不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碰触的东西,菲林的感情。

  “我不要求你回应我,我只是希望你知道我爱你,在你累的时候,我依然是你的臂膀。”

  “谢谢你,小默。”菲林心里也不由的动容,眼里是温柔的感激。

  陈默除了菲林家的大门,开车去了酒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已是风起时说:

  求打赏哦......菲林是女神级别的人物,大家有没有喜欢菲林?各位看官亲们,求打赏,小起才有写作的动力哦......接下来我们开始床戏模式......(坏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