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延的冰山上堆积着千年的寒雪。最高的那座冰山透过云层,耸立万山之上,庄严肃穆,神圣不可侵犯。山尖发着冰凉的白色光芒,孤独万丈。黑色的洞口像一只深邃的眼睛盯着世间所有的善恶情缘!半山腰的血红色,如一条圣洁的哈达。

神颠之源只有艾尔与帝盟的继承人,神女以及高级法老才可以进去。相传有很多人想要一探神颠之源,但还没有到半山腰,便被冰冻成干尸,接着,解碎入白色的积雪里,血液流出融入白雪中……这便是那山腰的血红色的来源。

世人一直认为神尊住在那黑色洞口内,神尊的样子在世人中流传,白发苍苍,慈祥温文。而那神颠之源也不过如此,只不过是千年冰山上的一个黑洞!殊不知那只是神颠之源的幌子入口。真正的入口是那山腰的血红色带。

冰山内部是一尊硕大的人体铜像盘坐冰山内,其铜像的心脏位置才是真正的神颠之源。

……………

森然,欧博,叶巫,日茔,沐安在艾尔大殿内。

“我们不能再这样浪费时间了”叶巫焦急道。

“神主,你和帝盟继承人一起去寻光源吧,艾尔交于我和叶巫大可放心,我们会尽全力守护好这片家园”欧博道。

“那我呢?”沐安指了指自己。

“你,你那么重要,你说呢?”日茔对着她笑道。

此时,沐安看见日茔脖子上的吊坠,通透的水滴,如清晨的露珠一般晶莹剔透。“你的吊坠真好看!”

“哦,是吗!”日茔摸了摸吊坠便把它藏于衣内。

森然淡淡的撇了一眼便道:“我们先去神颠之源吧!”

“”神颠之源!她可以去吗?她现在还不能算是真正的神女吧………”叶巫迷惑道。

“可以!只要……”欧博看向森然。

“我知道了,欧博。”森然道。

森然抱着沐安飞向神颠之源,日茔紧随其后。森然耳边传来欧博的心灵传音“红星变成黑色,无法挽回。”森然神情暗淡了一瞬间,继续前行。

他们到达心脏-神颠之源!

这个用水晶包裹着的心脏,每一片水晶都放映着每一段艾尔与帝盟的大战。记录着艾尔与帝盟的因果轮回。

水晶顶上有一个圆洞,渗出橙白色通透光芒直射到神尊尊位上,那金色的水晶尊位发着耀眼诱人的气息,那把座位是世间独有的,坐在这上面的人,要承受着万人的敬仰,要俯视世间的一切,不能疲惫,不能放弃!

一个青年空灵般的声音回响在整个心脏,冰冷而阴沉!

“你们来了!”

白色通透色的光慢慢形成受世人敬仰的神尊的模样!

一个少年!神尊是一个少年。一个坐在神尊位上却能承受那座位重量的少年!

他慢慢从尊位上走下来,消散了初现时身上散发着的光。

这让他的模样更加清晰。黑色的短发下是一张稚气未脱却充斥着冰冷的苍白面容,一双充满秘密的灰褐色瞳孔,看透了世间所有的悲欢。只有一块灰色的布匹披在他身上直达膝盖,赤脚踏着冰凉的玻璃地面。斜长的身影显得如此空虚寂寥。

即使这般也挡不住他原有的高贵气息。

“拜见神尊!”森然与日茔纷纷双手交叉于胸前鞠躬。沐安见了,也学着做了。神尊让他们起来,便盯着沐安。

沐安也盯着神尊,发现如此一张俊俏年轻的脸却有着一双让人敬仰又害怕的双眼。便开始闪躲。不敢直视。

“你就是神尊?”沐安怯怯的疑问道。

这时神尊的脸上化开一个笑容,冰山的脸积雪融化了瞬间,便又回到以前的模样。

“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神尊温和的看着沐安。

旁边的日茔和森然疑惑的看着神尊。

“神尊,她是艾尔神女…”森然解释道。

“我知道,你想用这个理由让她混进神颠之源。说她是你妻子”神尊道。

“谢神尊往开一面!”森然马上反应过来。

“她为卡尔时空换来安宁,这里永远欢迎她!”神尊道。

沐安铮铮的看着森然,心里对他无尽的无语。

此时,神尊呼唤着玄鹰,玄鹰便出现在空中,时光表也同时出现。神尊施法将玄鹰安插进时光表中作指针。

“玄鹰和时光表会帮你们找到散落的光芒。当玄鹰棒的眼睛一端发出与时刻相同的光,指向也相同,那你们就要去找到那道光,之后才能找到接下来的光。光芒拥有巨大的力量,若被别人利用,你们便要小心。”神尊将时光表交于森然手中。

“日茔,玄鹰本属帝盟,却不小心被蛇精所封印。现在封印解除。你对它了解,愿你好好利用它,毕竟你的人民还在蛮荒纪。”神尊说完。森然便看着日茔。心想,“依神尊所说,当日在亚瓦峡谷我的猜测便是对的!”

“是的,神尊!”日茔回道。

“神尊,她现在没有法力,我怕她……”日茔问道。

“这不是你该担心的,她会得到她应该得到的!”神尊道。

沐安在一旁默默的看着神尊,觉得他深不可测。好像在梦里见过他一般。

此时森然看着地面,只有三个斜长的影子,沐安的影子呢?!!他下意识的用手将沐安揽回自己身后。

“寻找光芒,就要远离你们熟悉的卡尔时空。”神尊便打开时光之门。

时光之门有十二道,按时间表排列,每一道凌乱的逐一出现。门里是空洞的扭曲,无限循环。发出(空…空…空…)的声音。

“光芒散落在这12道时空里,你们必须选一道进入”神尊看着他们。

  酷{…匠W1网唯‘◇一3g正/版,A其☆s他都是、盗版a(

“这有什么区别呢?”沐安疑问道。

“区别就在于,我们的力量是否能在有限的时间承受的了那个时空所发生的事。若我们选错,或许,第一个时空我们就会……!”日茔眼神暗淡。他心里知道,即将面临的是一个不单单是他个人生死的问题,是两国人民的期盼与希冀。

“那么,你们是要因果循环吗?”神尊问道。

“神尊,你那么有力量,为什么不帮帮他们,而是在这深处看着战争的发生,却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却受万人敬仰。”沐安躲在森然身后低声愤愤道。

森然向沐安使了个眼神,示意叫她住嘴。

“嗯……可爱的女孩,你是个勇敢的孩子。可我只能帮你们到这里。”神尊转过身去目光集聚在那把象征着比权利还高尚威耀的尊座上。

森然拉着沐安走到6点钟的时光门,目光集聚成线盯着门里扭曲的空间,然后说“我们从这道门进入吧!”

“为什么?”日茔走过去疑惑的看着森然。

“它是第一道出现的门!”森然道。

“就凭这个?”日茔不解,“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我闹着玩儿过吗?”森然冷峻的脸转向日茔。

“决定了吗?……记住,不打乱任何时空的秩序,还有就是不要温顺的走进黑色的夜。森然,按我说的,去寻光源吧。”神尊说道。

突然,门里扭曲的时空向外阔展,将他们三人吸入。时空像水中的墨被吸回一般迅速往回收。此时,其它的门都突然消失了,只留下那道六点钟方向的门。

神尊转过身,深邃的瞳孔看着那道充满未知黑色秘密的时光门。

…………

“神尊!”一个戴着冰蓝色水晶面具,身着黑色披的人从门后走出来。

“去完成你该做的!”神尊道。

(是!)手背上黑色的十字架若隐若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