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晶莹剔透的笼罩着冰水般的夜晚。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轻抚黑白相间的琴键,曼妙清婉的音符飘出。周围的蔓藤随旋律轻柔妩媚,围绕着钢琴开出动人的紫粉色花朵。

窗子上敷着一成薄薄的雾气。窗角有一双空灵的双眼,胆怯却又想靠近那干净而高贵弹着钢琴的人。

“又是你!”琴声突然停止,留下最后一个音符在空气中逗留。

窗子迅速打开,反弹了两下才定下来,窗外的人吓得向后退倒在地上。日茔瞬间移动到窗口,双眼成线盯着地上的用薄纱遮面女子。

他打量着这个女子。轻薄的肉色短纱裙,在月光的映衬下,肌肤显得白皙剔透,小巧玲珑曼妙的身段,黑色的秀发松软披肩。尽管蒙着面纱,也遮不住她清纯可人的模样。

  j酷匠'J网#`正U版n首9J发3X

所以,日茔绅士的伸出左手,女子从地上慢慢飞向日茔,日茔搂着她的细腰,将她带到琴边坐着。

“你比蛇精要好看”日茔说道。

一只手慢慢试着去揭开她的面纱。揭开面纱的那一幕,日茔吓得向后坐了一下,结果做空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可思议的盯着女子,慢慢站起来拍拍他的屁股。

“这几天你干嘛老是猥琐的躲着跟着我,小短腿!”日茔惊讶的问道。

女子不回答,只是眼睛稍泛朦胧与遗憾。

日茔再细致的看着女子,似乎比以往更美,更精致了一些。

“你怎么啦?”

女子还是不回答,慢慢的幻化成烟雾,日茔伸手想要去抓住,她却消散在眼前。

日茔沉思了一晚。

第二天早上,森然,欧博,叶巫,便在城堡客厅集合,商议着玄鹰的封印已经被解除,这样就可以确切的知道光芒的位置所在。玄鹰还是变成玄鹰棒的模样,从中展开便是一副清晰明了的地图。

“我来晚了”日茔推开门道。

欧博,叶巫同时诧异的看着他。

“我叫他来的,他是帝盟继承人,可以帮助我们”森然说道。

于是日茔便坐在沙发上加入了他们。

“你们在干嘛?”沐安从蜿蜒的楼梯走下来,披肩的秀发,穿的简单便捷。

日茔的目光随着她的脚步慢慢陷入沉思眼神越发入迷。

森然注意到日茔看沐安的目光,便向前去强拉着沐安走下来,坐在自己身边。沐安有些挣脱,但看着森然脸色有些难看,便乖乖顺从。

日茔看出森然在吃醋,不由自主的捂着肚子指着森然哈哈大笑起来。可爱的像一个小孩。一旁的欧博与叶巫也抿嘴而笑。

“你们笑什么。”森然淡淡的问道,端起茶几上的茶抿了一口。

“你居然吃醋,哈哈哈哈,你居然还会吃醋……你不是只喜欢那个白莲花蕾伊吗?”日茔笑道。

“我…明明在喝茶”森然面不改色。

“你艾尔神主以前不是对她……”日茔看着森然放下茶杯,对着他从容淡定的笑着。日茔明白了还是收了,不然这个客厅要塌了。欧博与叶巫在一旁咳嗽着。

日茔心想,就这样看着小短腿他都这幅德行,要是告诉他昨晚的我搂了小短腿的腰,那还不得把我…ko!算了,我不跟他一般计较。

沐安则在一旁无奈的看着这群在她心里是傻子中的战斗机,特别是坐在她旁边那位。

“谁能告诉我,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我上有老母,下有……有兄弟,我努力念书,就是为了以后有个好工作,好好养活我的家人……”沐安双眼楚楚可怜的看着他们。“我保证,你们放我回去,我一定好好报答你们”

“你要怎么报答?”森然问道。

“额……什么都可以,只要你们放我回去。”

“神女,你的家人那边我们已经安排好了,就不用担心这一点了。”欧博轻柔的说。

沐安心里感到有些绝望。便低头不说话。

日茔看着沐安想着昨晚她消散的之前,眼神里透着绝望与遗憾,心里生了怜悯。

“那天去让蛇精将玄鹰的封印解开,害的我现在做梦老是梦见蛇精对着我笑,哎……”日茔故意转开话题。

森然冷笑道:“那小妖你不是嫌她脏不愿动手嘛,现在在这里猫哭老鼠!”

“那蛇精是你杀的,我只是从不碰女人”日茔道。

沐安被这话题吸引了,便追着日茔问是什么情况。两人在旁有说有笑的,完全忘掉了旁边的人。

此时,欧博到森然耳边轻语了几句之后,森然便起身将与日茔谈的正嗨的沐安强行拉到了房间里,将门关上。

“你……你又要干嘛!”沐安有些胆怯。

森然心中吃醋想“你有那么怕我吗?为什么你和日茔又聊的那么开心?”

“你…额!…没事…我…”沐安看着森然莫名其妙好像有些生气的表情,突然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心想“难道他……不会吧!”

森然温柔的握着沐安的双肩,将她向下按坐在床上,自己也坐在床边,叹了一口气。沐安从没见过他这般。便偷偷的低头侧眼看了看他。森然的侧脸很精致,高挺的鼻梁,浓翘的睫毛,白皙的皮肤,高贵的气质……沐安沉醉于他的美色,又迷惑他的忧郁。

“你看着我干嘛!”森然平视前方问道,然后又转过来看着沐安。

沐安迅速将头扭正,结巴道“我……谁看你呀!我只是觉得有点弄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给我讲的那些,还有现在发生的一切。为什么我在这里老是梦见有恐怖的东西在我耳边笑,叫我什么伊兮!醒来的时候又没有一个人在。我问那个欧博和叶巫他们也什么都不说,还有那个小男孩和仆人们都好像消失了一样。我又一觉醒来,你们就坐在客厅讨论什么蛇精!我觉得我现在处境很糟糕……我……”

森然此刻突然握住沐安的手,沐安并没有像以前一样挣脱,而是心里小鹿乱撞。

随后,森然告诉了沐安近来发生的事!还告诉她,在她梦里出现的是邪灵!

“你不用担心,有我在!”森然凝望着沐安,眼神流露出诚恳!

沐安看着森然,脸有些泛红,然后眼神开始闪躲。她心动了,因为第一次有男生这么对她说话,而且这个男生长的符合宇宙男友的标注。

“好!我们一起拯救世界吧,如果我牺牲了,请记住,我的名字叫雷锋!”沐安神采飞扬道。

…………

夜晚如猫一般轻柔的步伐悄然无声优雅的到来。

那片绿色森林里溪流旁的草地上,星星点点闪烁着的萤火虫,围绕着优雅的舞姿女子飘飘起舞。那女子轻柔的舞步暖化了黑夜的冰冷,凄清的月光也为她变得柔和。

“你…为什么老是出现在我这里!”日茔对那女子道。

女子依旧不说话,停下舞步。走到溪边,月光下的溪水星星点点,她轻抚着溪水的清凉。

“沐…安…!”日茔看着蹲在溪边的她,如一只精灵,吸收着森林里的一切美好和精华。但她的神情又好像她奢求了很久才得到这般的自由。如此好奇一切事物,如此爱惜这般自由!

日茔想到过往她经历的种种,而现在却什么也不知道,心中又开始对她起了怜悯,或许不是怜悯,而是喜欢她现在的简单。低头看着自己的影子轻叹!

“不对!”日茔看着他以为的沐安,突然开始诧异思索。

日茔看了看那通透的明月,想起森然在沐安生日那晚将时光延迟,丛林里出现了一个逃走的魅影…………

“她难道是………”日茔的嘴角上扬,诡异的笑容侵透了整个黑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