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安穿越鱼海,终于在看见不远处有一个阶梯,她努力的向阶梯跑去,奋力爬上阶梯到了地面。

沐安瘫软在草地上,拍拍胸口“哎……终于出来了”

便起身坐着,看看周围,全是树林草丛,天也要渐渐黑了下来。沐安才平复了一下的心又开始悬起来。

她从小就怕黑,晚上常常梦见自己一个人要跑过一条很远有很多坟墓的荆棘小路才能回到家中。

沐安咽了咽口水,心里暗示自己“别怕,别怕,坚强一点,找到车就可以回去了”

于是起身去找那辆车。

天已经黑了下来,沐安只能趁着月光前行,有时候会被森林里的荆棘划伤,但她还是忍了忍,杵着从地上拾起的木棒走着。

突然有一群黑鸟从天而降,形成一个人的模样。站在沐安面前,沐安当时就愣住了,不停的尖叫声。她恐惧的向后退了退,双眼盯着那群黑鸟,只见黑鸟又散开,化为缕缕黑烟。黑烟中出现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男子,男子身后展开一双银白色翅膀。月光下黑烟消散,男子慢慢靠近沐安。

“你……你是那个日茔?”

“你怎么知道?我这样你也能看出来!”

沐安顿时就汗了,“拜托,带什么面具,装神弄鬼的,吓死我了,还有你的翅膀很明显,好吗?”

“毕竟,它那么耀眼的美丽是藏不住的。”说完便摘下面具,嘟嘴吹了吹他稀疏的刘海。

“你为什么在这里?”沐安好奇道。

“因为,你在这里”

“我?”

“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了。”

“生日?都是这该死的生日惹得祸。哎……”

“今晚我就送你回去吧。”

“你送我回去?真的吗?”

“你把时光表打开,我就可以送你回去了。可是,你再也没有这么美丽的耳朵了”

“你为什么要帮我?”

“嗯……这个问题你要去问艾尔神主…哦…你们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面了。”

“那太好了!”

“是吗?”

“那个疯子,我的生日愿望就是他再也不要出现在我生命里。”

“趁着月光,我来帮你完成你的愿望吧。”

接着,沐安将自己脚上的血抹在左手腕上,时光表在手腕上若隐若现。

“你要把它脱下来”

“哦”

“马上就要到12点了”日茔嘴角微微上扬。眼睛盯着沐安脱表。

“我还以为你跑去哪里了。原来在这里呀。”森然突然出现,从背后抱着沐安,手按着她手中的表。表开始不断闪烁。

沐安挣脱着,企图将手中的表扔给日茔。

月亮越来越圆,越来越大,也越来越亮了。

森然突然放开沐安,眼睛慢慢变红对着日茔冷笑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帝盟的继承人吗?我已经放你一条生路了,得寸进尺的后果是……”

森然手中慢慢形成一个火球用力的向日茔砸过去,日茔双手交叉挡住火球,双手用力一甩,火球化为黑色的火灰散落入地。

“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吗?”日茔冷笑道。

一旁的沐安捧住表,瞪大眼睛呆住了。她咽了咽口水。看着手中的表,便狠拽在手心,撒腿就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跑,但是她知道,远离危险的第一条就是(跑)。

日茔化为银色影子闪到沐安面前挡住她。他的食指在沐安额头上画了一个圈,勾勒出红色圆纹。沐安的瞳孔开始变得空洞,就好像宇宙的黑暗无边。

此时,森然将沐安手中的表吸到自己手中。

“你果然没有在乎过她,她还不值一块表”

  =更}f新m最{Y快●g上酷:匠_网N

“放开她,我不会清除帝盟余党”

“你不会?是吗?哼…你以为那么简单,我要让你带着艾尔滚出这片时空,这一季,时空是属于帝盟的”

“我会想办法让它们共存,只是时间的问题”

“哦,你在想办法……那为什么还要牺牲她来消除帝盟?她现在被我吸取了魂魄,这个躯体就留着和艾尔同归于尽,好不好?”

“你…在…威胁我?”森然冷笑道。

“马上就12点了,时光表快给我,不然帝盟救不出来,而你又要对不起她两世了。我会留着她的灵魂好好折磨你的。”

“控制我,你还嫩了点”

森然将表悬在空中,沐安也慢慢飘浮到月亮前。日茔向前想去将沐安的肉体夺回,没想到被森然隔空抓住重力甩在一旁,无力还手。

时针指到了12点,这是几亿年前宇宙大爆炸后集结成能量石的时刻。

森然双手鞠了一捧月光,放入时光表中。此时,漫天星辰,变幻无常。森然伸出右手将那迷幻夜安慢慢推置一方。地平线被划出一条巨大的口子,里面的日光拥挤挣扎着射出来,森然吸一缕日出阳光,洒落入时光表。

顿时,日月同辉。时间混沌与清晰,潮起潮落,万物枯竭与复苏,森林树颠猿啼哭,雪山之上狼嚎叫……瞬息万变,全在一念之间。

森然将时光表收入手中,一切都变回了原来的模样。

森然将沐安抱入怀中。眼神黯然。

沐安额头上的红圈渐渐消失。

“它的光芒已消散,艾尔与帝盟的时光都被延迟了。”

“你……什么意思”

“这样……我们就有12个月的时间去找寻艾尔与帝盟同时存在的办法了”

“办法?”

“你还不明白?没有谁对谁错。这片卡尔时空本只能共存一个王国,所以才有艾尔与帝盟的大战。帝盟人民本善,却被邪灵利用,伊兮与邪物同归于尽,帝盟输了,就要承受蛮荒纪的惩罚。可是12个月之后邪灵复活,必定又是一场腥风血雨。我们是继承人不可能让两个王国重复同样的命运,所以,我们要学着去改变。时光表的光芒被伊兮散落在各个星系。所以,我们现在看见的光,不过是假象。我们只有在有限的时间内找到这12道光芒打开通道才能让两个王国处于同一时空。让通道打开的那一刻,让黑洞将邪灵吸入!我现在将这片时空的时光延迟,拖延因果的轮回,去找到12道光芒,拯救两个王国。”

“这……可是你知道你延迟时光的后果吗?你会……没想到你有这样的胆识”

“谢谢”

“可是……你这样会让我……!!”日茔跪在地上,将头深埋着,浑身颤抖。他不知是对森然与帝盟人民的愧疚,还是认为自己无能。或许都有,又或许都不是。他或是感觉到森然若消失他便孤单,所做的一切都没有意义!他想告诉森然,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放心,帝盟的时光也被冻结,帝盟人民暂时不会受苦。但以后,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说完便轻挑了一下眉毛,抱着沐安展开金翅飞去。留下日茔独自在森林承受着凄凉惨白的月光。

突然,丛林里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

“是谁?”日茔向丛林深处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