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飞嘛?”他们在大海上空像海鸥翱翔般。她是又开心又担心,想着这到底是个怎样的神奇世界?

“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沐安小心翼翼的问。心想他不会把我丢在海里吧

“我是不会吧你丢在海里的”森然对着沐安笑了一笑。

奇怪他怎么老是猜到我在想什么。

“都说了,因为我是你的森然,你觉得我会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吗?”他又说。

天呐,看来我这次真的是见鬼了。

“你没有见鬼,你是见到了我”他语气有些挑逗。

可是沐安浑身的鸡皮疙瘩呀,还是不要再想了为好。

“那我们到底要飞去哪里?”沐安又问。

“飞去我们的家,艾尔城堡”他回答。可沐安又是一身的鸡皮疙瘩。心想“那是你家,不是我家,你个拐骗无知未成年少女的长的坏的帅蛋。”

“看见了吗?”他指着前面。

沐安看见不远处若隐若现一座城池被很多郁郁葱葱的大树掩盖,露出上半截金色三角柱的顶盖。越飞越近,直到他带沐安停在大树树梢上,只见高大的城墙里是一个广场,广场上有一个圆柱,圆柱上方罩着六面水墙,水墙里面悬浮着一个金色透明的水晶球体,球体浑身好像散发着某种能量,上下轻微浮动着。广场前便是一座气派的宫殿。森然带着沐安飞到了广场上。

一阵风拂过的瞬间,只见那水晶球越发晃动的厉害。

“这球怎么啦?”沐安有些疑惑道。

  酷ag匠)网0正◎版首)发/

“没什么,只是它见到了想要见的人!”森然嘴角微微一笑而过道。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掌握其中。

“想要见到的人?该不会是我吧!”沐安有些诧异。

只见森然将左手伸出,眼睛盯着那金色水晶球,瞳孔微缩。那六面水墙便破碎散落一地,水晶球飞到他手心上方悬浮着,水晶球表面上开始放出火光,燃烧越发剧烈,慢慢在他手心上变成了一个小火球,如那太阳般炽热。

然而在一旁的沐安早就看呆了。

“把你的手伸出来”森然对沐安说到。

“啊,什么?”沐安惊讶道,然后把手藏在后面。“你不会要让我拿着这东西吧?兄弟,不要开玩笑好不好?又不是变魔术!万一………”

还没等沐安说完,森然便伸出食指,对着食指吹了一口气,那食指便出现一个口开始流血,森然强行拿出沐安的手,将血滴在沐安的手腕上,这时沐安的手腕上的表又出现了,用宝石与水晶镶嵌的时间点开始闪烁唯独12点的地方没有,森然手中的小火球已经燃烧成一个明亮的小珠子,就像燃烧掉了糟粕,留下了精华。

那小金色小珠子进去表中12点的位置,手表便没有在闪烁。森然将手拉着沐安带手表的手腕,那表便又消失了。

“糗哆麻嘚,糗哆麻嘚,你先让我缓一缓,兄弟!”沐安呆住了。她现在完全相信这个世界的神奇,她身边的这个人会一步一步将她带到她所不知道的未来。

正在这时,一个身穿铠甲眉宇之间透着一种锐气与正义,好放与洒脱的人与另一个身着白色长衫,面目清秀可佳,手中拿着一根雕刻着一只猫头鹰,猫头鹰的眼睛用红色的水晶镶嵌,如筷子般长短大拇指粗细的银色棍子,他拿着那棍子不断的慢慢拍打着另一只手掌,不羁间透着一种睿智,如诸葛化身一般。

他们从宫殿向广场上的沐安与森然走开。

“”恭迎神主回来!”二人齐说道,便一起双手交叉于胸前向森然鞠躬道。

沐安躲在森然背后,碎碎念道:“你们这里的人都长的这么好看吗?”

“没想到你居然关心的是这个?”森然转过去对沐安无奈道。

“别躲在我身后了,这个穿白衣服的是欧博,当初将你送去另一个时空的人,也是艾尔王国的最高智者。这个,是叶巫,艾尔王国的最高勇士。”森然向沐安介绍道。

而沐安看了一眼森然,再看了一眼叶巫与欧博便只应了一声“哦”。

“可爱的伊兮受苦了,哎。”叶巫的语气有些叹息。

“可不是吗?”欧博应道。

他们二人都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沐安。而这时,神主森然将手放在沐安的眼前一遮,沐安便晕倒在森然怀中。森然深情的看着怀中的沐安。

便嘱咐:“她现在这样很好,不要告诉她以前的事”

“你已经把金灵子放入时光表中,这样时光之门便不会在打开,帝盟就会没有机会在与我们争夺这片卡尔时空,这片时空将永远叫艾尔世界了。”欧博道。“金灵子是她以前的原形,现在她与她的原形若通过时光表的渠道相融,那她就又是以前那个活的能量石了”

“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将帝盟余党隐藏的时空一并找出来”叶巫应道。

“够了,我先送她去休息,你们现在可以派人把守广场了。”森然冷冰冰的吩咐道。

到了夜晚,沐安从温暖的床上醒来,柔和的灯光照亮着房间,一切陈设都那么的陌生,胸口莫名的开始空冷,视野放开袭来一阵阵落寞。沐安模糊的眼睛开始清晰,心中渐渐感觉自己现在是在一个多么陌生的地方,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下一步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一头雾水,一路全是些奇怪的事,就连现在为什么在床上也不知道,再想到爸妈过了假期找不到她岂不是很伤心。不知不觉眼泪从眼角滑落。

沐安心想“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应该做点什么,要理智一点,我只能相信我自己,慢慢找到回家的方法。”便擦去泪水起床盘腿坐在床上仔细回想思考起来她所发生的这一切“丢弃的废车,表,金色水晶球,森然,什么茔,什么巫,什么欧,这些要怎样组合才能找到回家的方法呢?啊……我可以去那个森林里看看,说不定那辆车和时光表可以带我回去!”

沐安想,“白天森然将血弄在我手腕上,然后表就出现了,那我也试一下。”于是便狠下心弄破手指,将血滴在手腕上。果然,那手表便出现了。

吱……

房间门突然打开了,沐安慌张的将手藏在身后,这时一个身着黑色斗篷披风的人从门口走进来。迎来恐怖的气息,沐安盯着他,眼神恐惧,吸了一口凉气,被吓的直往身后蹒跚的移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