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佳惜醒来,睁开慵懒的双眼,许是昨天来回奔波,身体有些乏累,竟一夜无梦。挠了挠乱乱的头发,伸了伸懒腰,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

  回想起昨天晚上下了飞机后,已经是半夜一点多,看到他略带疲惫的神色,本不想麻烦他,自己打车回去便好,手腕却被他拉住:“一起走,我在医院有医生宿舍。”

  佳惜这才同意,坐车回去的途中,她有无意的说到:“你的手表很特别。”

  许彦斐顿了顿说道:“是位朋友送的。”佳惜应了一声,没有再问下去,心情却有些低落,直到回到医院宿舍,她只是同他做了告别,却未曾再多说一句。

  佳惜进入急症室的时候,发现张医生已经坐在办公室里,本想趁他不注意偷偷溜进去。没曾想还未走进去,却听到一声:“尚佳惜,你进来一趟。”

  佳惜有些哀怨的敲了敲自己的头,怎么就忘了今天要早点来的,明明上礼拜休息的时候,张医生嘱咐过她的。

  进去以后,佳惜乖乖的站在那里,她以为张医生一定会说她几句,没想到听到句表扬的话:“这些日子你表现的很不错,医院每年都会有医疗组下乡的义诊活动,一般都会派些经验丰富的医生和实习生参加,我觉得你没有问题。”

  佳惜顿了顿说道:“张医生这次是去哪个县?”

  “W县,这次是对你的考核,成绩会记入实习档案中,合格后回来就不必再呆在急症室,可以调往别的科室。”张医生继而又耐心说道:“好好干,年轻的时候多吃些苦是好的。”

  佳惜有一瞬间的征愣,恍然回神,嘴角扯开一抹笑意:“谢谢张医生,我会好好工作的。”

  酷#匠网:永")久=免~费j看d'小e说S

  张医生点点头:“嗯,日子定在两日后早晨八点出发,你还有些时间做准备。明天晚上是你的夜班,你就不用值班了,好好准备。”

  从张医生办公室出来,佳惜坐到自己的位子上,翻了翻自己的实习报到书。资料里并没有写她是W县的,当初考进C医大的时候,她把户口也转了过来。姥姥去世以后,葬在了故乡,这些年她回去的次数,屈指可数,只是每年到了该祭奠的时候才会回去,也是时候该回去一趟了。

  许彦斐刚进办公室的门,助理医生便马上走进来:“许医生,主任叫您过去一趟。”

  许彦斐颔首,从抽屉里拿了份资料一直走到外科主任的办公室门口,敲响门进去。外科主任是位年过五十的中年男人,为人刚正不阿,在医院里属于元老级的人物,连院长都会礼让三分。他记得赵老师说过的最清楚的一句话就是:“学医数年,病人最重要,而抢救病人没有任何捷径,就是坚持,坚持,再坚持。”赵主任一坚持就是三十年,许彦斐是很敬佩他的。

  他看到许彦斐进来,放下手中的笔:“这次去参加的会议感觉怎么样?”

  许彦斐把手里的资料递过去后说道:“还不错,这是我在去之前就想给主任您过目的一个医疗方案,从B城回来后,我觉得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挺高。”

  赵主任大概翻的看了看,开口:“你提的整个方案有利也有弊,采用英国人所给予的先进设备,给予病人百分之七十五的手术补贴,会给许多治不起病的家庭生存的希望,可是它的危险系数很高。如果采用传统的方案做同样的手术,危险系数会很低。”

  许彦斐斟酌的开口“您说的这些我也考虑过,我觉得如果医院同意实施这项方案,我们何不把选择权交给那些负担不起医用费的病人,这样至少可以多些生存的希望。”

  赵主任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这样吧,二十分钟后院里召开办公室会议,你把这份方案拿到会议上,让院长先过目。”

  许彦斐点点头:“好,那我先去巡房了。”

  张医生看着许彦斐的背影沉思:“年轻人毕竟接纳新生事物的能力比较快,但是很多问题却考虑的不全面。但是他并不想扼杀他的新思想,毕竟不到最后一步,谁也不知道对与错,即使撞的头破血流,只要改正方向依然坚持自己走的路,不要轻易放弃就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