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城的路上天空下起了磅礴的大雨,大滴大滴的雨珠狠狠砸在车窗外,随着噼噼啪啪的雨声,窗外流下了一道道水痕,外边白茫茫一片,笼罩在蒙蒙的雨雾中。即使挡风玻璃外的雨刮器来回摆动着,但也只是能模糊的看清前边的路。

  酷y匠网,!唯一正版*,ql其q(他W都☆●是盗;版

  行驶了没多久,车被堵在了高架桥上。车上的收音机里电台频道的主持人,絮絮叨叨的说着,这次的大雨是历年少见,由于现在是下班时间,有几条主干道都被堵的栓塞不通,中山南路已经出了两起车祸。

  佳惜听的有些烦躁,拿出手机随意翻了翻朋友圈动态。驾驶座的许彦斐正在接电话,雨点声很大,佳惜听不清电话里的人说什么,只是听到他应了几声,又说了声放心,便挂了机。

  佳惜有些沉不住气,转过头看着他问道:“我们该怎么办?”许彦斐关了车内的收音机,插入CD放了首舒缓的钢琴曲。

  “这里的路一会就通了,只是其他路现在还在堵。”平稳的声音让佳惜的心安定了些。

  “看来今晚我们是回不去了。”佳惜皱着眉说道。

  “这条路通了,前边有家酒店,今晚先去那里住一晚。”

  佳惜点点头,看来也只能那样了。大约30分钟后,路开始畅通,他们随着车流前进,到达了不远处的国际酒店。

  “由于今晚下雨的缘故,酒店内的标准客房已经住满,只剩一间。”佳惜听着柜台小姐的话,犯头疼。停好车的许彦斐正好走上前来,看着紧蹙眉头的佳惜问道:“怎么了?”

  “就剩一间客房了。”佳惜沮丧的说道。

  许彦斐,低低的笑出声“至少还有住处,不是吗?我看开一间也不错。”

  佳惜脸色绯红的拉了拉许彦斐的衣角,轻声说:“那间只有一张双人床该怎么睡?”

  许彦斐把卡递上去,“开一间两个卧室的套房。”

  “好的,顾客您请稍等。”柜员双手接住卡说道。

  佳惜大囧,一直埋着头跟在许彦斐的身后,进了房间,听到关门的声音,才抬起头,看着脸上带着笑意的许彦斐瞪了一眼。

  佳惜进去看了眼自己睡的卧室,一张双人床,水晶吊灯悬挂在屋顶,墙壁上挂着一幅色彩和谐,价格不菲的书画。

  “怎么样,环境还不错?”佳惜吓了一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她身后。许彦斐摸了摸她的头顶,“这么不经吓,先出来吧,我叫了饭,一会就送上来了,先吃口暖暖身子。”

  “噢”佳惜出了客厅,走到落地窗前,看到外边的雨还在下,心里有些担心孤儿院的小朋友。

  正想拿出手机给院长通个电话,门铃响起,她急忙跑了去,打开门。侍应生把东西都放在餐桌上摆好。佳惜拿起桌上的红酒仔细瞧了瞧。

  “法国,chaterulafiterothschild?”佳惜歪着头问正在拿酒杯的许彦斐。

  许彦斐接过佳惜递过来的酒,“对,喝过没有?”

  佳惜摇摇头,“不过我知道它,法国波尔多红酒,历经四百多年的的发展,酿造工艺非常的挑剔,口感丰富,倒在水晶杯中醇韵芬芳,成熟的lafite红酒特性是平衡,柔顺入口有浓烈的橡木味道,十分独特。”

  许彦斐一挑眉,把倒好的红酒递过去,佳惜小心的抿了一口,“这瓶是小拉菲CarruadesdeLafite市面上卖3000元,口感差点。”

  “我不相信你没有喝过。”许彦斐觉得他从未认真了解过佳惜。

  “我上大二的时候,在一家法国人经营的红酒店打过临工,这些是必备知识,首先都得了解清楚才能向顾客推荐。”佳惜平淡叙述着。

  “你是如何知道这瓶只是小拉菲的,从瓶身上是看不出来的。”许彦斐问道。

  佳惜想起,她刚去红酒店的不长时间,老板让她去拿酒,因为不太熟悉,她把这两种酒搞混了。第二天顾客找来,说这不是拉菲红酒,很生气的要求退酒,酒已经打开,喝了一小截。老板解释,“我这里都是从法国原装进口的,它就是拉菲红酒。”

  最后搞清楚是她把酒给拿混了,老板生气的罚了她一个月的工资,把那瓶酒塞给了她。她拿回宿舍和舍友们全喝完。

  佳惜笑盈盈的回答:“我是仙女啊,所以什么都知道。”

  许彦斐看着她宠溺的笑了笑,“那我敬仙女一杯,行吧?”

  佳惜喝的有点多,脑袋晕乎乎的,吃完饭便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许彦斐把把她抱在了床上,深深看了她两眼,走出卧室。

  这一夜佳惜睡的并不安稳,她断断续续的做着梦。梦到了她和姥姥刚刚搬离开乡镇的不长时间,到了市郊区,那所房子是母亲给他们租的,她帮着搬过去收拾好后便走了。

  白天姥姥有时候会去孤儿院帮忙,她提早放学的那天夜晚偏偏下了场很大的雨,路上车堵的很严重。姥姥被堵在了回家的路上,她独自一人在家里很不安,家里没有电,一片黑暗,窗外的闪电声震耳欲聋的响着,她独自一人抱着腿瑟缩在墙角。

  听到窗户外有响动声,她吓的躲进了衣柜,有人进了家,她听的出不是姥姥的脚步声,身子害怕的发抖,捂着嘴不敢出声,却还是不小心碰到了衣柜里的娃娃发出声音。

  外边的人听到响动,向柜子走近,虽是一片漆黑,她也能透过门缝看清他一步步走进。正好手触到门把时,家门被打开,姥姥进来看到家里卡一片狼藉急忙大叫喊人。

  小偷吓的跑出卧室,把站在客厅的姥姥推倒,逃走。她听到姥姥倒地的声音急忙从衣柜里出来,邻居听到声音跑出来和她一起扶起姥姥,帮忙报了警。

  从那以后,家里的窗户上安装了防盗窗,姥姥下午从不出家门。那天夜晚姥姥抱着她哭了一夜,骂着她狠心的母亲。

  佳惜从睡梦中醒来,身上出的冷汗浸湿了衣服,她揭开被子走下床,看到外边的大雨还是下个不停。她是有些怕的,却也不敢叫隔壁的那个人陪自己。心里很清楚,他能陪得了一时却不可能是一世。她怕自己习惯了他的陪伴,却承受不了他再次的别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