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惜到了外科科室的时候,没有见到许彦斐,问了其他的医生才知道他是巡房去了。于是,她走进内间,便把资料放到了他的办公桌上。佳惜注意到,他的办公桌很干净,桌面上仿佛一尘不染,一台笔电脑,一个笔筒,还有一叠手写的病人住院资料,她注意到他的签名,许彦斐三个字,极其精致的字体,笔录清晰,凌厉挺拔,刚柔尽显。

  佳惜是在三楼楼梯口旁边的病房里看到许彦斐的。他的身后带着几个实习生。他蹲下身正在和病床上的小男孩说话,他温和的笑着,眼中带着柔和的光芒,流光溢彩。他的背后是从窗户流泻进来暖暖的阳光,笼罩在他和小男孩的身上,竟有些让人移不开眼。

  许彦斐站起来时,看到病房门口那道一闪而过的身影,眉头蹙了蹙。佳惜飞快的跑下楼,气喘吁吁的拍着胸口,心想差点让他发现。

  许彦斐回到科室后,看到桌面上放着的资料,走出来问:“是谁拿过来的?”

  “许医生,是位急症室的实习生。”

  许彦斐点点头,想到刚才一闪而过的那个身影,嘴角微微弯起。

  夜里的急症室比白天安静多了,佳惜正在电脑上填写病人病历资料。急症室抬进位不大的男生,佳惜急忙跑了去,看到病人皮肤发白,嘴唇发紫,瞳孔涣散,几乎没有呼吸。

  佳惜立即进行cpr抢救,找到静脉输液道路,插入针管,配合张医生插上气管插管,连接高频呼吸器,给静脉推注心脏和呼吸三联针,连续心脏按压20分针后,心电图出现室颤波形,随即电击一次,心电图示渎性心律,30分钟后出现自主呼吸,血压正常。

  佳惜他们都松了口气。急忙叫来值班外科医生,大约两分钟后,医生赶到,诊断后通知手术室准备。

  许彦斐一进急症室的门,便看到站在那里,拿手绢抹着汗水的佳惜,脸色通红,嘴角却挂着些笑意。听到响动,她转过头后,看到是他,低下头,身体退后到一旁。

  许彦斐上前询问了张医生几个问题,看了看病人做出诊断,随后通知手术室准备。他来的快,去的也快,他的视线未曾注意到她,佳惜知道他没有多余的时间,心里还是有些空落落的。

  把病人送去手术后,急症室又恢复到了刚才的寂静。张医生吩咐佳惜等病人手术结束后知会他一声,所以佳惜不敢睡。而张医生到底年纪有些大了,经过了刚才的一系列抢救,耗费了不少体力,抵挡不住睡意,靠在椅背上休息。

  她不知道手术需要多长时间,大约过了一个半小时,佳惜去手术室外看了看,显示还在手术中,正要离去,看到手术室的大门敞开,病人被推出来,佳惜上前观察,许彦斐而后出来,说:“手术做的很成功”。

  佳惜正准备走,听到他对她说:“随我来。”佳惜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后,夜里医院里,长长的走廊很安静,她注视着他伟岸的身躯,宽阔的肩膀,比那年夏天的他长高很多,也多了些成熟稳重。

  她跟着他进了办公室,她注意到此刻的他略显疲惫,凝视着她,眼神格外深沉,想说什么,缓缓地准备开口。

  不知为什么,看到他幽深的黑眸,佳惜有些紧张,打断他想要说出的话。“有事吗?”

  “没有。”

  她正转身,他上前一步搂住她,他的头靠在她的肩上,那一瞬间,几乎是屏住了呼吸,胸腔里的心脏猛的一收,缩成一团,要呼吸的时候,心脏又舒展开来。当她回过神来,有些推拒,他轻声呢喃“很累,休息一会。”

  她的心一软,停止挣扎,不再动。他温热的呼吸,喷在她冰凉的后颈,那触感像温凉的暖流般蔓延至全身。

  感觉到她的顺从,他抱着她的手臂紧了紧“惜惜对不起。”佳惜觉得自己有些想哭,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又不敢让它落下,这些天建立在心里的屏障,只是他的一句“对不起惜惜”,便浑然崩塌。这句对不起虽然来的有些迟,她的心里却是受用的。

  这些天,她的隐忍和躲避并没有让自己好受,只是固执的想守住自己,而心底深处她还是想要靠近他的。

  小的时候,他也是抱过她的,她也总在他怀里打转。那时候觉得便是亲近和温暖。

  现在他如此抱着她,让她觉得心间有股异样的情愫流淌。

  ;L酷7匠P$网m*首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