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惜带许彦斐去的是一家不大却很干净的面馆,店里有几张不大的木质桌子,墙壁被粉刷的雪白,挂着几张不同图案的各式各样拉面的图片。

  佳惜和许彦斐分别坐在桌子的两边,他听到她说这里的牛肉面特别好吃,最重要的是也挺实惠,后边那句是佳惜心里默默说的,她才不敢让他听到,认为自己很小气。

  佳惜招呼店老板,点了两碗牛肉面和两碟小菜。不到十分钟做好,便端了上来,面一上来,佳惜便掰开一次性筷子准备吃。

  看到她的动作,许彦斐蹙了蹙眉,夺过她手中的筷子,把自己手中的递给她。“吃吧。”佳惜愣了愣,“噢”了一声开始低头吃面。

  她看到他把手里的筷子,互相蹭了蹭,用旁边杯子里的热水泡了泡,才开始吃面。佳惜的嘴角小心一撇,无心的说道:“其实没事的,我以前都是这么用的。”

  触及到他有些严肃的目光,她低下头不敢再说话,她向来知道他是特别爱干净的。

  看到她的模样,他突然想起,小的时候,有次她想和院里的小伙伴去荷塘捉泥鳅。那是男孩子们才会玩的游戏,她总是不注意,一点都不视自己为女孩子,本来他不让去。禁不住诱惑,她随别人去了,回来时,全身湿透了,手上还脏兮兮的。

  走近院门看到,早已经等候在那里的他,低下头不敢说话。他拉着她走到水龙头前,细致的给她把裸露在外的脏物都洗干净。

  许是察觉到他的怒气,从头到尾她一句话也不敢说。只有在他面前,她才会像个小女孩,会安静些。那时的她也是像现在这般,当看到自己有些严肃的目光,便不敢再抬起头。

  他有些无奈的叹了声气,手不自觉的想抚摸她的头顶,却又觉得不合适,急忙收回来。看着她吃面的样子,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

  送她回去的路上,许彦斐专心致致的开车,偶尔转过头看看坐在他身侧,一直转头看着车窗外风景的佳惜。

  到了目的地,他叫了声:“佳惜。”看到她并未动,仔细下了下,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她已经睡着。

  继而他发动车,向自己公寓的方向驶出。许彦斐发现一路上她都没有苏醒的迹象。到达公寓地下停车场的时候,他看着侧头睡觉的她,白皙的脸庞还没有他的一个手掌大。长长的睫毛浓密的像把小扇子,微微颤动,樱桃般小巧的嘴唇发出浅浅的呼吸声。

  她睡着的样子有些可爱,许彦斐看着有些入神。手机的铃声打断这一刻的宁静,他看了眼电话号码,瞅了眼睡着的佳惜,打开车门,下了车。

  佳惜迷迷糊糊的醒来,环顾了下四周,看到不远处背对着车打电话的许彦斐。

  更《新◎最√快上P酷'匠6o网

  他接电话的时间不长,等到回来时,看到醒来的佳惜“这是哪里?”

  “地下停车场。”许彦斐拔了车钥匙,吩咐佳惜下车。

  “我们去哪里?”佳惜疑惑的问到。

  “回我的公寓。”

  佳惜“噢”了一声,恍然醒悟,停下脚步,“我想回我的宿舍,医院里有安排实习生的宿舍,这里离那里远吗?”她问到。

  “有段距离,你先在这里呆一晚,明天早些我送你回去,”他做了一天的手术,也有些累,不想再来回奔波,于是他说道。

  佳惜看到他有些疲惫的样子,有些心疼,于是说道:“我自己坐地铁回去就好。”

  她正准备转身离开,胳膊却被他紧紧拉住,语气不耐的说道“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一个人回去,我有些不放心。”

  “要不你送我回去,要不我自己走。”佳惜有些固执的说道。

  “楼上有两间房,你随便选一间。”许彦斐有些无奈的说。

  “我想回去。”佳惜继续强调。

  “好,我送你。”他沉声道。

  佳惜随同他坐上车,路上两人并未多言,二十多分钟的路程,仅仅用了十分钟。到了后,佳惜急忙下了车,白色路虎便绝尘而去。

  回去后,佳惜脑袋闷到被子里,脑海里一直都是他拥抱自己的画面和汽车绝尘而去的画面相互交替。

  眼里有泪珠打转,落下来,佳惜吸了吸鼻子。这些年,那么多艰难困苦她都习惯自己顶着,也从未哭过,只是看到他生气的样子,自己便承受不住了,佳惜有些气恼自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