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室外,佳惜抱着哭泣的小男孩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等待“相信姐姐,你的妈妈会没事的,不要哭,要坚强些。”不知是佳琪的安慰起了作用还是小男孩哭的累了,窝在佳惜的怀里不再哭也不动,只是那双小手,紧紧的揪着她的衣服。

  几年前,也是在手术室外,佳惜看着外婆被推进了手术室。她独自一人坐在空空的走廊处,等待着。手术室外的等待是漫长的,似乎每一份每一秒她都能感觉得到。

  只记得自己等了很久,手术室的门还未打开。她把脸贴在手术室的玻璃门外上,她想看到外婆,可惜只能看到手术室外的自动门还有忙碌的护士们。她着急的等待,向上天祈祷,不要让守在自己身旁唯一的亲人离开。

  她想经过漫长的等待,老天爷一定是听见了她的呼唤。三个小时以后,外婆被推出来,她喜极而泣,幸好她还在。

  令佳惜万万没想到的是,当天晚上外婆还是离开了人世。那是一天冬季的黑夜,她离开的悄无声息,甚至没有一点痛苦。那天的她冷的浑身颤抖,心里撕裂般的疼痛,无论自己如何哭喊,却再也唤不回沉睡中的外婆。

  当时的佳惜已经上了高三,外婆的离世,沉重的学业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是在外婆去世后的第三天才见到那个女人的,她的母亲,了不起的大使馆驻地记者,只是她们仅有寥寥的数面之缘。

  佳惜没有在她面前哭泣,对她没有亲近感也没有反感,仿佛像个陌生人。之后的那几天,那个女人一直守候在她的身边,直到高考结束的那段时间,她隔上几天就会回来看望自己。

  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佳惜激灵一下,立马抱着小男孩站起来,跑上前,“手术很成功。”她看到他对自己微笑,佳惜松了口气。蹲下来抚摸着小男孩的头温柔的对他说:“姐姐没有骗你吧,你的妈妈又回来了,快去看你妈妈吧。”

  佳惜转过身看到站在她身后的许彦斐,于是向他走去,黑色晶莹的琉璃眼珠紧紧锁住他墨色的黑眸。曾几何时他也是像现在这般迷失在她的眼睛里。他站直身未移动,直到她走近,踮起脚尖,用随身携带的手帕,擦干净他额头的汗水。

  他抓住她离开的手腕,沉声道:“你刚才叫我彦哥哥。”他手上的温度似乎灼伤她的内心。她想起,刚才情急之下自己的确是这么叫过他。

  触到他幽深的黑眸,佳惜低下头,敛下眉目,耳根处泛出淡淡的绯红,急忙想抽出手来。不料,身体却被他带进怀里,拥紧她,轻声在她耳边呢喃:“重见到你第一面就想这么做了,惜惜。”

  佳惜的心跳如鼓,身体崩的笔直,一动不敢动,她的一只手还抵着她的胸膛。“姐姐,姐姐”突兀的童声传来,许彦斐不着痕迹的放开她。

  小男孩跑过来,牵起她的手,说:“姐姐,我妈妈想见你,谢谢你救了她。”

  “去吧。”许彦斐拍着她的肩膀说道。

  他看着她逃着似得急忙离开,忍不住的笑出声,好像长大后的她极其害羞,这个认知竟让他觉得有些欣喜。

  佳惜没想到,自己实习的第一天就会遇到这么多的事。一整天都在忙碌中度过,却也觉得是值得的。

  所幸在那场火灾中并未有人员伤亡,值得庆幸的是,许多重伤人员都被抢救了过来。

  最-新%章#◎节n上酷匠网j

  下班以后,佳惜并没有着急回去,因为心里牵挂着那个小男孩,所以去了楼上的病房。

  病房门口,佳惜从窗户上看到,病人因为刚做完手术闭目休息,小男孩也趴在母亲的旁边睡着了,她不忍打扰,所以没有敲门。

  “怎么不进去?”身后有声音传来,佳惜吓了一跳,转过头看到身后的许彦斐,赶紧把食指放在嘴上,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他们都睡着了”佳惜轻声说道。随即赶紧拉着许彦斐离开,走到走廊处,佳惜才发现彼此的手牵着,怪不得刚才有个小护士,一直注视着他们。

  佳惜有些不好意思的放开手,对许彦斐说了声“谢谢。”

  “谢我什么?”许彦斐挑了挑眉,问道。

  “谢谢你救了小男孩的母亲。”佳惜真诚的说道。

  “这是我分内的事情,不过既然你想表达感谢,请我吃顿晚饭怎么样?”佳惜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荷包,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