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实习的日子便敲定了下来,佳惜想着得把工作先辞掉。这个周五,正好是她的班,因为是今天在这里的最后一天,她很尽职的做好自己的事情,结束完一天的工作后,她拿着早已准备好的辞职信去了院长办公室。

  看到进来的人是佳惜,正收拾办公桌上文件的韩旭东一愣,“有事吗?”佳惜走到办公桌前,把手里的辞呈递给他。

  韩旭东接过来,看了一眼,沉声问道:“怎么,要辞职?”

  佳惜的手抓着衣襟一角,顿了顿,诚恳的说道:“感谢院长这段时间的照顾。下个礼拜一,要去市第一医院实习。”

  韩旭东看了看站着的佳惜,良久才“嗯”了一声。

  佳惜正准备要离开,还未开口告别,就听见门口一道有些低沉的嗓音响起:“手臂怎么了?”

  室内的两人闻声看去,就见许彦斐站在门口,骨节分明的手指还虚扶着门把手,微皱着眉头低头看她的手臂。

  佳惜愣了一下,顺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的手臂外侧,有两道很明显的指甲抓痕,皮被抓起来,泛出点红血丝。

  什么时候受伤的,她也忘记了,估计是今天下午急症室接了位肠痉挛的五岁小男孩。他过来的时候,疼痛难忍的在母亲怀里打转。因为付医生要给他看病,小男孩不配合,她过去帮忙。估计是她抱小男孩的时候被不小心抓伤的。

  佳惜解释:“不小心刮的......”

  许彦斐看了她一眼,这才略一点头,和她错身而过。看着她的眸光幽深如墨,低声告诉她在外边等着。

  酷D匠网唯@一{n正版{o,p其pM他b都是e@盗)版?

  佳惜点了点头,出了院长办公室,来到急症室,收拾自己的东西。她并没有告诉自己的同事将会离开,她不喜欢那种送别的场面,只是前天有意无意的和付医生提了一下。

  付医生是个不错的医生,三十三岁,有个温柔的妻子和漂亮的女儿。每每说起他的妻子,佳惜都能看到付医生眼睛里泛着柔和的光。她来到这里多半年都是跟着他的,他对待病人尽职尽责,对她也不错,于情于理临走时都应该说一声的。

  院长办公室里,佳惜走后。

  许彦斐看到桌子上的辞职信,问道:“她来和你辞职的?”

  “嗯,下个礼拜她要去实习,对了实习的医院正好是你所在的医院。”韩旭东有意说着,看着好友的反应。

  许彦斐低头抿了口茶,良久才回应:“我知道。”

  韩旭东一挑眉“你很关心她,我很好奇你们是什么关系?”

  许彦斐未做答,沉声问道:“她是怎么来到你这里的?”

  韩旭东回想着,那天他像往常一般来到医院,还未进门便看到坐在台阶上的佳惜,她扎着马尾辫,低着头,光洁的额头露出来,脸色惨白。他以为她来看病,便开口问道:“姑娘你是来看病的吗?怎么不进去?”

  听到声音,佳惜抬起头问道:“你是这里的医生吗?”

  韩旭东点点头,她马上站起来,眼睛变得很亮:“你好,我是C医大的学生,我想来这里工作。”

  他才反应过来,她是来应聘的,韩旭东点点头,“可以,你把毕业证和你的执业医师证带来了吗?”还是同样的话,这些天她都已经听了好多。

  佳惜低下头,低落的说道“我今年大三,还没有毕业。”

  “那不好意思了,姑娘等你毕业以后再来应聘吧,当医生必须要有医师资格证的。”韩旭东絮絮说道。

  “可是我可以先从助理做起”佳惜着急的说道。

  “那也必须得有助理医师资格证。好了,回去好好学吧,等毕业了再过来。”韩旭东说完以后,便走了进去。

  这几天,佳惜到处找工作,没有医师资格证公立医院是根本不可能进去的,她只好来找私立医院,可是私立医院也没有资格。她回头看了眼这家医院,心里默念道自己不会轻易放弃的。

  从那天以后,一连一个礼拜,韩旭东每天上班都能看到佳惜蹲守在这里,有时会看到她帮病人拿东西,或扶着病人爬楼看病,帮病人挂号。医院里的人基本都认识了她。

  终于,有一天,看到正在帮病人拿病例报告的佳惜,韩旭东把叫她进了办公室,告诉她可以来这里上班,不过只能是助理医师,晚上有时会值班。

  听到他说的话,佳惜用黑色莹亮的双眼看着他,那双眼睛闪着心心点点的光,高兴的弯腰感谢他,急忙说着谢谢,于是他把她交待给了急症室的付医生。

  那一刻,她眼睛放射出来的光芒那么耀眼,使他心念一动,却又很好的压制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