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离上次见过许彦斐的时间已过去一周,这段时间佳惜像往常一般在学校和医院两边跑,这些天她忙的焦头烂额,好似没有多余的时间空下来想其他的事情。这些天在学校有论文要写,好不容易才把几次改好的论文教给导师。这一周医院里的急诊室特别忙,佳惜每天都忙的腰酸背痛。

  晚上七点整,佳惜从医院门口出来,一眼便看到停在对面树荫下的白色路虎,佳惜的脚步一顿,心不自觉提起。路虎本就比普通的车型高,再加上它的颜色有些显眼,极易看到。

  佳惜忽然想起,那天他送自己回学校的时候,临下车时,她正准备告别,然而他却突的夺过自己手里的手机,在她的手机上存了一组号码。那组号码佳惜已背得滚瓜烂熟,她每天晚上睡觉前都会看上好几遍,却终究还是没有勇气打出去。

  佳惜不记得他的车牌号码,不知道坐在那辆车里的人是否是他。她正准备向前边的公车站走去,便看到那个人,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向她走来。

  她有些无措的征愣在原地,就那样矗立在那里看着他走近,佳惜的身子崩着笔直,就这么直愣愣的看着他,走到自己面前,却不知做何反应。

  看到他,她似乎有些惊讶。“刚才我开车经过,想到你在这里上班,便停下车正好看到你从医院门口走出来。”他的声音有些清清润润,好似清泉一般,缓缓流进她的内心。

  许彦斐看到她的眼睛弯成一轮明月,镶嵌在白皙小巧的脸庞上,黑色瞳孔显得漆黑莹亮。他的声音不觉放柔:“走吧,我送你回去。”

  佳惜跟在他的身后,上了那辆白色的路虎,这次她学乖了,一落座便马上把安全带系好。许彦斐系好自己的后,正准备给她系,看到她的动作后,眉毛一挑,嘴角不自觉的弯起,“吃饭了没有?”

  佳惜正想说不用了,自己回宿舍吃便好。还未开口边听到他继续说:“我还没有吃饭,陪我去吃吧。”

  听到他说没有吃饭,本想婉拒的话到了嘴边便改成了“好。”

  琳琅阁是市里边有名的饭店,这里的烧麦做的特别出名,佳惜听说过这里,今天是她第一次来。

  一进饭店,侍应生便把他们领上了二楼,安排在靠窗的位置,饭店隔断采用的是实木镂空雕花,很好的隔开另一桌,使层次感看上去更加分明,条理更加清晰,镂空式的花纹,显示出一种超高的雕刻艺术。房顶是棕色的木质镂空雕花,多了几分沉稳,带给人一种复古明清式风格。柔和的灯光,散发出温和的光芒,使室内展现一种温馨和浪漫。

  两人坐下后,点完餐,侍应生给泡了大半杯的绿茶,颜色清透,佳惜抿了一小口,觉得味道还不错,足足喝了有一大杯。

  许彦斐低头喝茶,抬眼看着她,目光放柔,灯光下更显得她白皙的皮肤晶莹剔透,本就长得有些古典韵味,只是这么坐着,却似乎融进这一片古色古香里。

  察觉到他的视线,佳惜看向窗外的头转过来,看到他一双眸子黑亮有神,看了她片刻才说道:“你外婆还好吗?”

  佳惜听到他的问话,愣了愣,垂下眼睑,长长的睫毛掩饰着她眼里的情绪,她正想着怎么开口,其实过了这些年,好多事情她都已看淡。只是不知道如何开口。

  她刚张开口,话到了嘴边一个字还未提,被端着菜的侍应声报菜名的声音打断。许彦斐看到她眼底的故作镇定和流露出的一抹悲伤时,说:“先吃饭吧。”

  佳惜吃完后,放下筷子看他,她注意到他握着筷子的手,指头非常的长,皮肤白皙且骨节分明。这双手曾经接住从树上掉下来的她,那双手藴藏的力量是那么强有力。

  “吃饱了?”许彦斐问道。

  “嗯。”佳惜点头,端起茶壶往他的茶杯里添水。

  那水波漾开,在灯光下显得特别清透,他目光一顿,接着说:“后来我又回去过那个地方,只是没有再找到你们。”

  佳惜的手一顿,茶水差点洒出来,抬起头看向他,他的目光真挚,不像在说谎。许彦斐下意识地抬手握住她的手稳了一下茶壶,当掌心触到她冰凉的手背时,眉头蹙了蹙,“怎么会这么凉?”

  他接过她手中的茶壶,放置到桌上,手隔着桌面把她的小手包裹住。佳惜感觉到他手指的温热,那热意沿着她的手一直蔓延,烫的她想抽出自己的手。

  感觉到她的抗拒,他的手握的更紧“我向周围邻居打听到,你和外婆搬家了。”

  酷匠@网)●永H久免费;◎看qw小6R说

  佳惜低敛眉目,那双眸子微微垂着,眼底却漆黑如同黑濯石。铺着一层水光,波光潋滟。

  许彦斐凝视了她片刻“外婆去世了。”

  突然听到这个消息,让他的心有些震撼,他还能记得那位慈祥的老人,她烧得一手好菜,他和佳惜都特别的喜欢吃。

  “对不起。”佳惜抬起头触到他幽深的黑眸,眼中有着心疼,她突的眼中积蓄着泪光闪烁,忍着却没有让它落下,她以为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再提起,不会再那么心痛。今天亲口对他说出,却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原来这些年习惯了自己独自一人走过,不过是自己固执的坚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