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非地区狮子山的一处小型医院,许彦斐像往常一般穿上厚重的防护服和面罩,护目镜,鞋套,在无数个病房里和满是呕吐物和排泄物种穿行,与感染埃博拉病毒的病患近距离接触。结束完一天的工作后,准备脱掉身上的防护服。他突然感觉到头眩晕了一下,身体踉跄的向后跌倒,后边的队友急忙走上来,一手扶住他的腰身,一手拉着他的胳膊,叫了声“许队”。

  后边跟来的众位医生和护士,看到这样的情况,脸上写满了焦急和愁容,心里带着不好的预感,急忙都走上前围上去。在这样的环境里,他们每天做的工作就是和死亡搏斗,即使已经看惯了太多的死亡,但真正让他们感觉到害怕的还是今天亲眼看到了他们的队长倒下去的那一瞬间。

  许彦斐借着队友的力气,勉强的站起来,他朝众人努力挤出一抹笑容,摇摇头。他知道自己不能倒下去,他是他们的领队,他身上肩负着众多人的责任和使命,即使是从来到这里的那一刻,他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

  好似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终于再撑不住。当自己倒下去的那一瞬心里还是害怕了。他不怕牺牲,但是他怕自己倒下去再也见不到心爱的她,他怕自己倒下去会失掉队友的信念,他们说好来到这里同生共死的信念,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坚强着活下去的信念。

  他试着挪动脚步向前走几步,只是身上的力气感觉被抽空一般,全身发热,他能感觉到自己很想睡,但是还是努力睁开眼,继续用力向前走,直到最后失去意识。在他闭眼之前看到了许多双担忧的眼睛。

  许彦斐被放到了隔离病房,现在还没有确定他是否感染病毒,已经采取了他的血液进行化验。在病房里他一直是昏迷着的,他脑海里清晰的刻印着她的模样,一次次见过她的模样。七岁时她到香樟树上的模样,那甜腻的笑容,那惊慌失措的琉璃眼珠,让他心动的模样。

  他记着她一次次跟在他身后叫着他彦哥哥的模样,她活蹦乱跳的样子有时会让他气得抓狂,可是他依旧还是宠溺着她。

  他记着再次在大学校园里看到她的时候,她清纯的模样,即使多年不见在一片茫茫人海中,他依然可以一眼找到她,独一无二的她。

  他欠了她太多,还未偿还,他想说我的姑娘,等我,我会回去的,一定......*********三月的C城还是很冷的,天灰蒙蒙的,像笼罩着层细沙,阴沉的让人觉得压抑。早晨,尚佳惜从医院的大厅门走出来,走下台阶。昨晚是她值的夜班,夜里急诊室送来一名病人,急性阑尾炎,直到接近天明他才从手术室出来。

  经过一晚上的忙碌,她走下台阶的时候脑子眩晕了一下,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再睁开眼时的景象有些恍恍惚惚,可能是昨晚消耗了太多的体力。

  )酷、匠e网正aI版z/首发X

  眼前事很长的台阶,昨天夜里有一场不大的雨,把台阶洗刷的很干净,走下台阶还是有些坑坑洼洼的地面积着谢水,能看出是昨晚下过雨的,佳惜小心的绕过积水,走出医院的大门。

  医院门口停了很多的出租车,佳惜随意拦了一辆坐进去,她觉得自己已经没太多的力气走更多的路,往常她会走一段路到医院附近的公交车站。上了车以后,她报了地址,靠在出租车的椅背上,揉了揉发痛的额角,闭目准备休息会。

  佳惜在车上有些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她是被司机的一句话惊醒的,不是司机师傅说话的声音高,是他说的那句话,牵动了她的心脏,让她整个人因为他的那句话,全身好似灌了层寒冰,从头凉到脚。

  她转过头朝着广场街区的一处大楼屏幕看去,电视上新闻主持人絮絮叨叨的叙述着,西非埃博拉病毒的疫情,中国出去的首批外援医生已经有三名感染埃博拉病毒,虽没有公布医生的名字,此刻她能感觉到自己心脏处抽搐的疼,身体犹如漂浮在大海深处一般,铺天盖地的巨浪席卷着她,那种疼痛让她觉得自己的灵魂是漂浮在外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