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饭吧。”乔老爷坐在主位置说道。

  随着乔老爷说完这句话,乔家人一个个的坐在了位子上。

  而坐位子也有些小心机,梁母特意把王若澜安排在乔逸轩的左手旁。

  王若澜坐下时,特意把椅子挪近乔逸轩一些,坐的更是离乔逸轩近之又近。

  “哥,能不能麻烦你和我换一下位置?”乔逸轩立马站起来,对乔逸宸说道。

  “怎么了?”乔逸宸问道。

  “我看你一脸白,肯定很冷,我这太闷了,适合你。我们换换。”乔逸轩说道。

  “好。”乔逸宸看了看乔逸轩,又看了看他身边的王若澜,大概知道了什么情况,答应了。

  毕竟自己是哥哥,虽然和乔逸轩不是亲生的,但依旧有血缘关系,帮他也是应该的。

  就这样,乔逸轩和乔逸宸互换了位子。

  梁母看了看这个情况,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这个臭小子,尽给我添乱!”

  “若澜,你热不热?我看你脸也好红,要不要也换一下位子?”梁母贴心的问王若澜道。

  “逸轩,你热怎么也不问一下若澜热不热?太不关心女孩子了。”梁母对乔逸轩说道。

  “若澜,要不要换位子,来和我换。”梁母站了起来。

  “好……”“妈,她坐过来更热!”乔逸轩硬生生的挡住了王若澜的话。

  看梁母和王若澜要互换位置了,乔逸轩瞄向了坐在最角落的位置,是乔冉冉的。

  乔冉冉因为为男友花光了自己的积蓄,向家里借钱。遭到乔家人的反对,和乔家断绝关系。所以,有关乔家的所有会议都不会出席,便空出了一个位置,一直都在角落里。

  乔逸轩锁定好了目标,直接走了过去,坐在了乔冉冉的位置上。

  梁母和王若澜,以及乔家人全都看得呆呆的。

  乔逸轩表示很无所谓,看着她们的脚步停了,都在看着自己,双手环抱着说道:“你们继续呀!换呀!我坐这,看你们换。”

  “我……”“好了!”

  梁母正打算说话,便被乔老爷给挡住了。

  “你们闹够了没有,这里不是给你们嬉闹的地方!”乔老爷的话十分的有威慑力。

  酷…匠网永N久免}$费@J看f小9说

  “爷爷,你看清了,吵闹的人,是她们。”乔逸轩一直盯着梁母和王若澜说道。

  “全都给我坐下。”乔老爷说道。

  “坐哪?”乔逸轩不怕死的说道。

  “梁菲,你和王小姐一起坐;逸轩,逸宸,你们兄弟俩一起坐,逸轩这么没有回来了,你们增进增进感情。”乔老爷说道。

  乔逸轩和乔逸宸互相看了一眼,两个男人增进哪门子的感情?爷爷,你好好用词呀!

  “可是爸爸……”“我说的好不够明白吗!都给我坐下!”

  梁母和王若澜互相看了一眼,梁母无奈的点了点头:“是的,爸爸。”

  乔逸轩看着梁母和王若澜坐在了一起,这才和乔逸宸坐在,勾起了浅浅的嘴角。

  接下来,佣人一个接着一个的端上烹饪好的菜肴放在桌面上。

  愉快的晚餐时间,乔老爷突然说了一句:“逸轩呀,你最近除了工作就没有其他别的事吗?”

  “去医院。”乔逸轩简单粗暴的说了一句,然后勺了一口汤喝了起来。

  “医院?逸轩,你受伤了吗?”王若澜找到切入口,贴了上来。

  “没有。”乔逸轩淡淡的说了一句,这语气,明显表明了自己不想和王若澜聊。

  “那逸轩,你为什么去医院?”王若澜问道。

  “办公。”乔逸轩在心里默默的发了个誓,我回答她这个问题是看在乔老爷的面子上。

  “什么工作呀?”王若澜问道。

  “关你什么事,好好吃你的饭吧!”乔逸轩终于把憋的火爆了出来。

  王若澜委屈的眨了眨眼睛,修长的睫毛上带有着一粒一粒晶莹的泪珠。

  “逸轩,人家毕竟是女孩子,你不要这么凶的对她嘛。”梁母连忙来安慰王若澜。这可是自己看好的儿媳妇呀!

  “我的脾气就这样,就是这么凶。忍不了我的就走。”乔逸轩说着,喝了一口汤。

  这汤的味道貌似不错,乔逸轩连喝了好几口,脸上露出了愉悦的神情。

  他往佣人堆里瞟了一眼,向刚才在厨房和自己聊天的那个女佣人丢了一个眼神,点了一下头。

  那个女佣看到了乔逸轩的眼神,羞涩的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然而,这么一个小小的眼神都被梁母和王若澜吸进眼里。

  “咳咳,逸轩呀,这论煲汤呀,若澜煲的山药煲鸡汤最好喝了,你要是喜欢,我让若澜煲给你喝。““没有人说过煲汤。”乔逸轩抬头看向梁母。

  “你当我母亲也有二十多年了,你哪次见过我吃山药了?“乔逸轩冷呵了一声。

  梁母一脸尴尬,百口莫辩。王若澜看着情行,恐怕再这么和梁母聊下去,自己嫁给乔逸轩的可能性本来就小,现在就要更小了。

  “阿姨,既然逸轩不喜欢山药,那我们可以不做山药。”王若澜浅浅的笑着。

  “这样就知道了逸轩讨厌什么了。”

  “这也不能怪逸轩脾气不好,他肯定是工作上不顺心,太累了才这样的。”王若澜乖巧的对梁母笑了笑。

  梁母欣慰的笑了笑,对乔逸轩说:“”你看看若澜,你都这么说了,若澜还是给你说好话。你怎么就不知道珍惜人家。”

  “要珍惜你自己珍惜吧。”

  “还有,别一口一个逸轩的叫我,少恶心我。”乔逸轩喝了一口汤,对王若澜说道。

  “你,你!”梁母气得呀!自己挑选的儿媳妇还被乔逸轩这么说。

  “你什么你,别戴了一个我妈的名号就命令我娶谁,我和你,没有血缘关系。就是我现在娶一个乞丐当媳妇,关你什么事?碍着你了?”乔逸轩放下手中的碗筷,对梁母说道。

  “逸轩,别这么说,她也是你的养母呀!”乔爸虽然这么说,但语气中包含了对乔逸轩的抱歉。

  是的,乔爸对乔逸轩的一生都在抱歉。他抱歉,因为和正在怀孕期的乔逸轩母亲争吵,导致乔逸轩的早产,乔母的早逝。乔逸轩的童年生活在没有母爱的关怀下,而自己也很少去理会他,都是有保姆和乔老爷带的。他们之间,存在的都是矛盾。

  “我吃饱了,先走了。”乔逸轩抹了抹嘴角,起身。

  “逸轩,等一下。”乔老爷起身,说道。

  “怎么了,爷爷?”乔逸轩问道。

  “陪我上去下下棋。”乔老爷说。

  乔逸轩下意思的皱了眉头,看向乔老爷。他还是一副慈祥的样子,没有变。

  到了乔老爷的房间。

  “坐。”乔老爷先坐在了椅子上,对自己身旁的一个位置指着对乔逸轩说道。

  乔逸轩坐下后,说:“爷爷,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逸轩呀,你的女人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钟晴羽说:

  加更加更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