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凌晨,创宇早早的起了床,收拾了随身携带的衣服,配上长剑一路下山到门口等候,不多时就看见昆雨师兄走了下来,“早啊,师弟。”昆雨打着招呼。

  “见过师兄。”创宇也当即抱拳回了一礼。

  因为是护送辎重物品,一天行程有限,中途在野外驻扎一夜,而昆仑派方圆百里都属于昆仑势力范围,没有阿猫阿狗什么的来捣乱,一夜倒是平静的很。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早早的吃过早餐,像创宇这样的护送的外门弟子并不需要做什么,自有专门的杂役来从事。

  自门派到城池一路都是修整好的道路,所以不觉得颠簸。创宇选择的乘坐马车,为了消耗时间,没事就打坐修炼,虽能丹田能自动吸收,但创宇嫌速度太慢,所谓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的道理他还是懂得。

  带队的二流好手创宇只是启程的时候见了一面,钻进马车后每日都有专人做完好吃食送过去,而创宇这些三流水平的则几人挤着一辆马车。

  三天后!

  一路无事,转眼已是下午,远远的可以看见城墙了,只见天际被一道灰白色的线阻挡,也不知多长多高。待行至近前,创宇等人已是下了马车步行,创宇看着城高约十丈的高墙,这比在梦里见过的古城还要雄伟,还是旁边昆雨碰醒创宇,不由解释到:“作为昆仑的第一座大城,也是唯一的一座,这是参照帝国州城建设的,就是先天高手都不能轻易翻越。”

  创宇暗道真是厉害,却没有在发呆停留,顺着队伍进入。

  9更…新ag最快tj上酷(G匠(网|

  昆仑城虽不是十三州城之一,但罕见的是人口却是到达了百万。创宇走在城中,感受到了自己如何的渺小,城内所有的房子都不是木质的,不是砖砌筑而成就是石头垒成的,工程之大,也不知耗费多少的人力物力和多长时间。

  创宇等人只是在城中居住一晚,第二天交接好任务,继续带着别样的东西回返。他们就像机器一样几天往返一个来回,怪不得没有人愿意接这样的任务,但创宇却乐此不疲的。偶尔的除了回到那块地里打理打理,其它的时间就随着队伍护送。

  又是一次进入城内,创宇正陪着师兄们监督卸货。

  “呦,这不是师弟吗,怎么当起了劳工?”创宇他们正在陪着装卸货物的时候,迎面走来了几位锦衣玉带的年轻人。

  “小心些,来者不善,我们不要招惹。”昆雨小声提醒着,唯恐创宇得罪这些人。

  “见过几位师兄,不知所为何事?”基本不怎么楼面的二流师兄终于从车内走出,来到了几位对面。

  “一个小小的内门弟子,真是耍的一手好威风。我要是不说话,是不是一直躲在车里不见人了。”为首的年轻人摇动着羽扇,说的话丝毫不客气。

  护送的二流武者师兄对于昆仑城和门派之间的事情有所耳闻,也不想和对方起什么太大的冲突,能够和平解决最好不过。当然,现在看来,事情不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公子,自然对方不识好歹,我上去教训他一顿,也好让他们长长记性。”靠后一步的人凑在公子的耳边,但说话的声音十个人都听得到。

  创宇对于这几人很不感冒,能够巧舌如簧到如此地步,将不要脸的功夫发挥到了极致。

  “也好,你去领教一下对方的高招,注意别把人打死了。”满面春风的公子带着笑意,但说出的话让人不寒而粟。

  被逼无奈的护送师兄不可能退缩,否则也不能这么年轻达到二流武者。周围的人自动将场地让开了一个大圈子,开始光明正大的围观起来。

  此情此景,创宇忽然感到十分熟悉,原来围观并不是梦中才有的,哪里也避免不了这种情况,也不怕被双方波及。这可不是普通人那种聚众斗殴之人,二六武者的杀伤力可是非常惊人的。普通人碰上非死即伤!

  场内终于从最初的凝视动起手来,不约而同的没有使用武器,赤手空拳的打斗起来,估计也是控制不要出人命吧!

  双方你来我往,同为二流武者,差距不是太明显,看的创宇跃跃欲试,神驰目眩向往不已,何时自己也能够达到这样的实力?

  围观的人纷纷叫好,场面之激烈蔚为壮观,堪比场内的两人。

  “真是不怕事大?”创宇感叹着摇了摇头。

  几十招过,护送师兄劣势尽显,毕竟他还是初入二流不久,没有对方深厚的内力,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嘭!”一个躲闪不及,被对方一拳打在了胸口,蹬蹬蹬连续退了三步,粗重的喘息声出卖了他的身体。

  想要逼迫他自己认输,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狂吼一声,再次舍身扑上前去。奈何空有志气,但现实却是如此残酷。仅是急招后,被对方凌空一推踢到身上,他不由自主的倒飞而出,啪嗒一声,落到了后面装满货物的车子后,顺着侧面滑落到地面。

  睁着通红的双眼,强撑着想要站立起来,可努力了几次,还是颓然的坐了下去。

  “看来你的功夫都学到狗身上去了,哈哈!”说着还鄙夷的大声笑了起来。转身来到公子身边,恭敬地说道:“公子,幸不辱命!”

  “不错。”公子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自己的赞赏和满意。

  放开视线,继续看向围在地上的创宇等人,轻飘飘的说道:“如此不济,也就配做这劳工了。”

  啪,扇子一合,不在搭理众人转身离开。

  创宇等人没人还能保持平静,暗自将怒火中烧的心情隐藏,愤怒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唯一的一个二流师兄都成了这个样子,他们即使拼命也不见得好到哪去。

  本来想要找医馆给师兄治疗,却被阻止。

  “我受了内伤,调养一阵就会无碍!”

  “师兄,他们是什么人,为何这般?”创宇还是忍不住将事情搞清楚。

  “哎!说起来,他们同属我昆仑一脉,是昆仑城主府的人。百年来,与我派内弟子明争暗斗。”

  “原来如此!”创宇明白了,还不是得到了大唐封王,开始有了自己的小心思。

  了解了实情,小心翼翼的将师兄抬入车内,继续调养去了。

  走在回去的路上,师兄再也没出马车,将它的一贯作风坚持到底。看来真的是伤的很重,短时间无法出现了。

  就这样,不知不觉的已然到了秋季,秋收的季节,创宇暂且放下其它,每日劳作在田间地头,今年的收成不错,除了上交的粮食应该剩余不少,留够自己的吃食应该还能卖掉一部分。而作为门派,多余的粮食将会以金钱的东西回收,这也是杂役弟子的主要来源。

  而创宇的修为每日见长,一开始的气息只有一丝在经脉中运转,现在几个月过去,那一丝雾气渐变得似条小溪,不停地流淌着。

  创宇从小册子里知道,如今的他已经达到了三流后期,随时能突破到二流水平。

  之所以如此的速度,除了每日创宇努力,每日丹田自动吸收的日积月累也是功劳不小。创宇知道的,三流修炼已成,在往后就是二流好手,可这一关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的。

  很多人卡在不入流不得寸进,就比如如今的胖子,还在那样的状态中不知要徘徊多久,三流如二流同样如此,天赋差的必须耗去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才有所成。

  每个年末,门派弟子都有个大比武,成绩靠前的能够得到非常丰厚的奖品,所以这也是外门弟子的一大盛事。作为外门弟子创宇也是知道的。

  创宇的兴致不浓,不过每个门派弟子必须参加。

  创宇为了准备,每日也是勤修苦练。体内气息到了这档口,就连漩涡都帮不上忙了,所以招式就显得尤为重要,创宇得到的昆仑剑诀,其实内容不如起名,只是一些简单的使力法门,提高了身体的敏捷和招式威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