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的月余,无所事事的创宇每天就不分昼夜的修炼心法,虽然丹田时时刻刻吸收着,却被动运转,没有主动打坐修炼心法时迅速,所以除了吃饭睡觉,一日不停。

  修炼的时间长了,这漩涡终于不再像喂不饱的饿汉了,开始往外散发一些气,创宇终于可以利用这一丝气息随着意念慢慢在经脉运转。而这,这是初入三流的标志。

  今天,创宇起了个大早,洗簌完毕后,挑选了自己最干净整洁的一套衣服,其时就是麻衣,古时候大部分人所穿的一种衣服,不美观而且也不是很舒服。

  依稀记得刚进入山门的时候,带队的介绍鉴定武功的地方。创宇所在的位置,位于整个群山围绕中最偏僻的位置,整个门派被高耸巍峨的群山包裹,而创宇他们就在群山之间的平地上种植粮食,想要取得外门弟子的牌子,必须得到群山中间的一座巨大山峰下,而那座山峰则与北部的山脉紧挨着,巍峨高大自不必说,群山上生长着各种不知名的树木,几人合围的比比皆是,不知生长了几百上千年。

  着急赶路的创宇没有太多的心思花在这些景观上,个把个时辰就赶到了山脚下,只见上山的路口矗立着一个大大的石头,上书:昆仑派。

  别的什么都不用说,这就给人一种大气磅礴的感觉,为啥,因为他非常大,高估摸应该也得有十几丈。反正创宇是这样想的,在细看这几个大字,创宇感觉好像有些不同,但仔细审之,又没发现什么不同。

  创宇只好放下,待有时间在仔细琢磨,正想迈步走上前去,忽的旁边显出两名昆仑派弟子,大喝到:“来者何人?”

  “两位师兄好,在下是下面的杂役弟子,想要鉴定成为外门弟子。”抱拳说完还赶忙拿出那个证明身份的木牌,两位扫视了一下,不耐烦的说道:“既如此,赶紧的过去吧。不要挡道。”

  “谢谢两位师兄”说罢赶忙疾步快走,不再次停留,很快就走的远了。

  “又是一个好运的人。”耳旁传来不知是刚才哪位的说话声。

  又走了约一个时辰,慢慢的人多了起来,但瞧着穿着等应是外门弟子,而众人就好像没有看见创宇一样,却不知不觉的远离。谁叫他穿着一身麻衣,虽也是挺干净整洁,但与穿着棉衣制成的布帛,仍旧差距不小,鹤立鸡群尚不为过。

  Q酷@匠fn网首'*发P^

  但创宇没得办法,不得不离自己走的近些的一位年轻男子抱拳问道:“这位师兄,请问鉴定处怎么走?”

  “哦,那里。”说完一指方向头也不回的远去。

  创宇无奈只好顺着所指方位,自行寻找,幸好这位师兄虽人不随和,起码没有骗人,否则创宇不知哭成什么样子。

  不多时就已经看见一个远处的一个建筑,建的也是挺大气的,离老远就能瞧见,刚进门左看右看没有人,“不会吧,这服务的也真够可以的,看来客户就是上帝在这里行不通。”创宇如是想,,没办法只好进去自己找,左找右找终于在一个房间发现一个人正在盘腿静坐,看来是在修炼,因为修炼之中不能打扰,这点常识创宇还是知道的。

  约半柱香的功夫后,这位师兄终于收功。才注意到旁边站着一个人。

  “你好,在下创宇,想要鉴定成为外门弟子?”创宇不等对方开口,赶忙抱拳说道。

  “这样,请随我一起去见长老。”说罢起身带着创宇向着二楼走去。

  “当当”在一个门口停下后随后敲响房门。

  “进”门内传来一位略显苍老的声音,门开后原来是约四五十岁的老者,静静地坐在那里,淡淡的扫视了一眼进来的两人。

  “长老,这位是过来鉴定外门弟子着,弟子给您带过来。”带路的人带着恭敬,解释着来意。

  “既如此,一旁候着。”说完看向创宇:“怎么称呼?”

  “长老好,在下创宇,来鉴定外门弟子。”

  “嗯,那就运行一下心法,我瞧瞧。”长老不紧不慢的说着,却不容人质疑创宇运行心法,随着心法运转,一丝丝属于三流武者的气息发散出来。长老瞅了一眼后,:“昆成,你带这位弟子把外门弟子的东西办好,在到藏功楼选择功法,去吧!”没等说罢就已经闭目养神去了。

  轻轻的关好门,自有昆成带着领了一个铜牌,上面篆刻着所属门派和姓名,又领了两套棉质衣服和一本小册子,创宇又选择了一把制式长剑,这才紧随昆成师兄到藏功楼。

  说道藏功楼,这是一座七层的高楼,占地面积不小,走到近前才发现门口有一邋里邋遢的老者正自闭目发呆,创宇赶紧走过去鞠躬抱拳道:“见过前辈。”而昆成则是说明来意,老者睁开老眼看下创宇,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一层楼内可选招式和心法各一部,去吧!”

  创宇看了看老者身后紧关的大门,这怎么进去,但既然老者发话,硬着头皮的走向门口,只见大门依旧静静的关着,没任何动静。

  正待回头请教时,“嘎吱”一声门开了,创宇有些惊疑的看着里面空无一人的大厅,暗想:“这老者肯定是个高手,隔空开门的手段做的悄无声息,不仅没见过,连听说都没听说过。”

  刚走进大厅,身后的门嘎吱一声再度关了起来,幸好创宇心理素质好,否则都得被吓出病来,这不就是见鬼吗?

  把这些杂七杂八的想法抛之脑后,赶紧的一排排的看了起来,有招式和心法,招式占据的比例最多,由此可以看出,心法是多么的稀缺,但就这心法就足足占了一排书柜,可以看出昆仑派的底蕴还是很丰厚的。作为一切武功的根本,创宇当仁不让的先选择心法,心里却暗道,这么多的书,只是粗略的看上一遍,两天时间况且不及,抬眼望去真是让人头晕,所以还是捡最少的心法容易让人抉择。所谓特立独行不外如是,就连想法也是这么的与众不同。

  都说越是好的东西,越是无人问津,所以创宇就找那些落满灰尘的地方,还别说还真发现几本,冰心诀、天辰诀什么的,创宇大致翻看了些,这并不符合他的个性,所以全都放弃了,最后才在一个角落的角落,发现了他一直修炼的昆仑诀,既然这心法能够广发弟子,想来这应该是部完整的,为何放在此处确实无人问津,真是怪事。

  创宇没有师傅,否则断不会如此的愚昧,原来这是昆仑开派族师在年轻游历,偶得奇遇,获此昆仑诀,几十年后一朝成名开门立派,而昆仑之名由此得来。

  既然已经修炼了这么长时间,断没有中途停止的道理,就是他了。来到了招式一栏,看着眼前的书,是个人都得头疼,既然如此还是转一圈再说,想罢就迈开了步子,不多时来到了最后靠着角落的位置,这里看来鲜有人问津,为何,原来这里的书或多或少的都带着灰尘,而经常借阅的书不可能是这个样子。

  创宇不经意见看见一本书上写着:昆仑剑诀,既然能以门派之名为名,想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所以当仁不让的选择了此书。

  既然选好,创宇没有必要继续好在里面,自己选择的就是最好的,创宇这样自我安慰到。

  当然,当创宇到达门口时,门又嘎吱一声的自动打开,这回有些承受能力的创宇没有在大惊小怪的,毕竟很多事情习惯了自然见怪不怪了。

  拜见老者时,老人满含深意却是呵呵一笑,“小子眼光不错,好好努力。”

  既然此间事了,昆成又带着创宇在外门弟子住处安排了一处木屋,木屋虽小五脏俱全,看来外门弟子的待遇还是不错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