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清晨。

  “大哥,起床了,太阳都晒屁股了。”小马看了看外面大大的太阳,摇了摇王逸都身体。

  “别吵,让我再睡会,昨天折腾了一夜,得补个觉。”我含糊不清的嘀咕着。

  “不行啊,大哥,今天开学啊,我不能迟到啊,要扣学分的,哥们儿我学分可不够他们扣的啊。”小马一脸苦逼的说。

  “什么,今天开学了?”我一骨碌爬起来,连忙穿上衣服鞋子。

  小马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大哥,你这么激动干嘛,又不是第一次***。”

  我差点没一脚踹死他。

  “走,大哥,我们去吃早餐去,校门口有卖油条豆浆的,我请客。”小马拍拍胸口,一副很大气的样子。我于是跟他下楼,“你也不认识苏晴啊?”小马下意识的说道:“不认识。”我无奈的摇摇头。慢慢找她吧。“等会,苏晴,不是江大校花吗,你等会儿。”小马一脸严肃加郑重的翻出手机,找到一个照片,将手机递给我,说道,“是不是她?”我接过手机,尼玛,苍井空,搞什么,“不是她。”

  我一脸无奈的将手机还给小马。自顾自的走向卖早餐的小店,找了张桌子坐下,“大哥,那个,照片弄错了,那个不是,你看看这张。”我边吃油条,边接过手机。

  “对对对,就是她,我要找苏晴。”“大哥,咱哥俩,你就别跟我吹牛逼了,这个苏晴,她是江大的校花,女神级的人物。”他顿了顿,“你要想追她,想追她也没辙啊,咱们是屌丝啊,哎嗨哎嗨呀。”我一脸无语。

  “她是我未婚妻。”我说道,“大哥你就别玩笑了,先让我忧伤一会儿。”吃完早餐,我们俩在校门口准备分别,我回晓茹姐的菜馆去,小马这货要去上课,我一直有个疑问,这货怎么考进大学的,只能说他走了狗屎运了。就在这时,一个美丽的身影在我面前闪过,“苏晴。”

  我大声喊道。小马一脸苦逼的对我说,“大哥啊,这是大街上,你别一见到美女就走不动道啊,这是苏晴大校花啊,要不大哥你还看上哪个女孩我帮你,这个不行啊,她是苏家大小姐啊,咱不能来硬的啊,感情要两情相悦啊,强扭的瓜不甜啊!”

  我连忙向苏晴那边走去,“哎哎哎,大哥,你别不听啊,别乱来啊。”小马一脸苦逼的在后面说着。

  苏晴一下扑到我怀里,微笑着说:“王逸,怎么才来啊,我爸早就给你师傅打电话了啊。”“我早就来了,那时候没开学,我又找不到你,也不知道你电话,差点流落街头。”苏晴温柔的说道,“乖,乖,不哭,有我在,你就不会挨饿,也不会流落街头了。”一边还拍这我的背。

  小马愣住了,“卧槽,这什么情况,大哥泡妞的境界简直是无人能及啊,人家几秒就能泡到校花,哥们儿吾还是不行啊,哎嗨哎嗨呀。”

  许久,小马走了过来,“大哥,你快松开大校花吧,那个,迟到了。”小马看了看表,一脸苦逼的说。

  苏晴也放开了我,“没事的,我就算一个月不去学校也没事。”

  小马都要哭了,“大哥,嫂子,我有事啊。”

  “晚上见,大哥,我去菜馆找你。”小马赶忙向学校飞奔而去。

  这货不去当运动员简直是埋没人才,跑的比兔子还快。

  “那我也走了,晚上我跟马峰去找你。”微微一笑,身影翩翩向学校走去。

  我也回到菜馆。

  “小逸,昨天没有受伤吧。”孙晓茹关切的问道。

  “没事,就头破了点皮,没事。”

  她看了看,“结疤了,不用包扎了。”

  夜晚,我在菜馆闲着没事,偶尔擦擦桌子,端端菜。

  不久,小马就带着苏晴来到菜馆。“大哥啊,你说你,我怎么说呢,你什么时候追到大校花的?我竟然还不知道,这个逼装的我给一百分,无形装逼,最为致命。”

  “其实,很早我们就认识了,那年,她来到虚云观,老家伙不在,而她又丢了一魂一魄,我找到的时候,那一魂一魄,已经很残缺了,我用在她身上设下七十二处封印,保住她三魂七魄不散,救了她。后来老家伙说让她当我未婚妻,她爸也同意了。”

  “卧槽,家长都同意了。”小马快要崩溃了,“那些年,我们曾经的女神。”

  “大哥,最近我们学校发生了怪事,已经有三个学生跳楼死亡,具体原因,还不清楚。”

  “应该是鬼,跳楼鬼。”

  “大哥,跳楼鬼是不是会让人跳楼自杀啊。”

  “可以这么说,跳楼鬼,一般的会迷惑的神智,让你产生幻觉,让后你就会自己跳楼,还有道行高的,会直接杀掉你,或者把你推下楼。”

  “卧槽,他么的,简直没bug了,防不胜防啊。”

  我拿出一张符递给小马,“把这张符带在身上,鬼就不敢近身了。”

  O(最…新◇章6o节@√上g酷@匠Tq网J

  “大哥,陈冰还没有呢,我担心她的安全,再给我一张好不好。”

  我又掏出一张符递给小马,“五千一张,两张,嗯,一万。”

  小马一副苦逼的样子,“大哥,不要这样嘛,咱哥俩这感情。”

  “逗你玩的。”

  “我去,大哥你会玩,别玩我啊,快吓出心脏病了。”

  “出事的地方在哪?”我问道。

  “大哥,那儿现在有警察,他们在那调查呢。”

  “咱们十一点再去,将那只跳楼鬼解决掉。”

  晓茹姐做了一桌子菜,大家一起吃饭,小马一边往嘴里夹菜,一边狂吃,苏晴则是往我碗里夹菜,可是我好不容易把碗里的菜吃完了,苏晴又给我夹菜,这是要撑死我啊,真是痛并快乐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纷雨江山说:

各种求,废话就不多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