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真不幸,扬每市三年前爆发的丧尸病毒现在又爆发了!据说三年前是因为医院爆发了狂犬病,而不幸与另一种可怕病毒在一人身上结合,最终传染开来,好不容易平定下来,可又糟了,比三年前还糟!那些残余的病毒又附入人身上!

由于病乱,许多人在得到病毒再发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逃离了扬每市!而剩下的三分之一的人——说笨也真笨,干嘛多待!

——那么——下场当然只有——几乎所有人变成丧尸!

这些“笨”人中,当然也有聪明人,他们幸存了下来,但很快他们的生命也将结束!

陆利就是其中一人,他正在逃亡中,但只有一人!

陆利,男,19岁,身高181厘米,体重127斤。家处扬每市中心,自己和叔叔阿姨、爸爸妈妈以及哥哥在市内生活,却不幸又爆发了丧尸病毒,叔叔阿姨为了救陆利而被丧尸咬伤,下落下明,爸爸妈妈和哥哥也不见了,陆利一人逃亡,现在正在市中心稍北的小卖铺中避难,数不胜数的困难正一步步逼近……

相反,另一批队伍也在逃难,他们和陆利一样也要往北而逃,逃离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地方。

他们是一群不平凡的青少中年,由六人组成。其中既有上学的学生,又有能力非凡的市民,还有超强的枪手、冒险者或是警察。他们是:

谭乐,男,22岁,身高186厘米,体重141斤。家原处高明市,后搬来扬每市,谁知这霉,连发了两次烂病毒。他也有爸妈,还有一个19岁弟弟——就是陆利!都失踪了!叔叔阿姨也死了!自己不得不来找自己的两个高中同学。

张帅,男,21岁,身高182厘米,体重136斤。家原处高明市,后16岁时随堂哥谭乐来扬每市读高中,父母在跃尔打工,现与队伍一起逃难。

苏宇,男,22岁,身高185厘米,体重145斤。从小在扬每市长大,3岁时父亲患肺病死亡,6岁时奶奶衰老而死,同时和爷爷、妈妈返回高明市的新家,17岁与谭乐、张帅并进扬每市第二高中,他与谭乐在高明市是亲戚。

  #G酷O匠网L正.版首Dw发S

魏朱丽,女,24岁,身高174厘米,体重118斤。生于跃尔,18岁与姐姐(母亲与其他男人的私生女)魏姬一起毕业于高明市青列警校,19岁时姐妹两加入高明市乐一警事集团,两人也正试成为能力非凡的女警,但因立场不同与魏姬发生矛盾,20岁时又因办案出众又被调升职位,被调到扬每市第三警局,一直是一流的女警,但谁知连发了两次丧尸病毒,这一次,她在执行任务时却和同伙分开了,现在和苏宇他们走在一起。

李小薇,女,20岁,身高170厘米,体重106斤。是本市市民,和陆利曾认识过,因为同处一地一区,也对陆利有过好感,她也知道陆利的哥是谭乐,但并没告诉给谭乐,她在谭乐离开陆利后才认识陆利的,然后又与陆利分开了。

李魏,男,15岁,身高163厘米,体重98斤。是李小薇的亲弟,勇敢,气壮,胆大。

这支6人队伍不断奋进着,他们要逃离一家酒店,向北推进。

“呯”“咔”!莫议街的一个下水道井盖打开了。盖子被掀在一旁,一双手和一个脑袋伸了出来。是陆利!

这位“单身”左看右瞄,见没什么异常,一个的爬了上来,手里还提着一把菜刀,背上背一个看似空空的包。

陆利抖抖身上的灰尘,盖上盖子,然后悄悄地走到前方一栋楼的墙角。看到前方死一般地寂静,青年陆利才松了口气,谁知,就在这刻,他看到了前方一个岔路口处隐约出现了一个身影!没错,是丧尸!

此时,陆利一直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害怕,可心还不住地乱跳,必竟这是生死关头!

“还是轻点,悄悄干掉它,没准附近还有,几只我可招架不住!”陆利在心中念着。那丧尸正一步一步向他这边走来。

陆利眼前这只丧尸块头并不大,身高1米75左右,穿一件黑黄皮衣,脖颈右边部分的场缺了许多,脸上的肉倒是挺肥满的。那只丧尸正在向这里走近,他怎么也想不到,一位勇敢的青年只拿着刀等着他。

也许这只丧尸并不咋的,可能还不如陆利前几天砍过的,可还是要小心。

陆利双手紧握着那把从家里拿来的菜刀,双目紧紧地盯着那尼玛走过来。甚至,陆利的手已经开始摇晃,但是,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对敌人不能手软!

那尼玛离这越来越近了!

五米。

三米。

两米。

一米!

丧尸已跨到前方!

幸亏丧尸没注意,趁机会!陆利手握菜刀迎面砍了下去,砍到了丧尸的胸口上。还没等那尼玛反应过来,陆利又是挥刀一砍!咔!丧尸的脖颈骨断了。那尼玛一声也没吭就倒下去了。

这尼玛真可怜,脖子和头都快掉了。陆利怕这尼玛命大,往头上又是重重的几刀。看着丧尸血液模糊的样,陆利忍不住想吐,但他这已不是头一次了。

再瞧瞧周围——空无尸影。这下他可放心了。

陆利一屁股坐在墙根上,好似大战一场后,显得十分疲惫,连刀也扔在一旁。

不过话说回来,陆利也好长时间没吃东西了,整个人也害了许多,现在的他肯定想大吃大睡一次。所以还是赶紧行动,必竟饿了许多,况且在这具死尸面前待太久了也有可能染上病毒,要不然到时候可就要饿死、病死或变成怪物了。

谭乐他们一直都在酒店的第三层。

“唉,总算有一场恶战了。”苏宇喝玩一杯碧螺春后这样说。

张帅拿着一瓶V5靠在苏宇侧边的椅子上,喝了几口:“你是希望它来还是怕它?嗯?”

“没什么。难道是你怕了?”谭乐迎面走过来对着张帅说。

张帅立即回应:“谁怕!”

“是啊,你张弟都不怕,我们这两个比你强的人又怎么会怕呢?”谭乐得意地说。

苏宇生气了:“别闹了,出发了!”张帅接了一句:“管它是死是活!”

没过几秒,三人早已约好其他三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