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开,散开,快散开!“一名十七八岁的男孩一边跑着一边嚷嚷着,两旁的路人都纷纷侧目观看,只见这男孩慌张的向前方跑去,那长长的头发和白净的脸颊,如果不是有个喉结和那粗犷的嗓音,谁都会认为那是个女孩子。脚下那双人字拖鞋也因为主人的狂奔而扭曲变形。

  ………………

  “他妈的,终于到了,累死老子了!”男孩一边抱怨着一边喊道“喂,老头,快开门,我有事要进去找人。”

  “嚷什么嚷,知道这什么地方吗?是你该来的吗?臭小子!”那老头躺在门里面的摇椅上眯着眼睛骂道。

  “去他妈的,你不就一门卫吗?识相的快开门,耽误老子的事,将来看我不找人砍你全家!”男孩大声骂道,说完竟然从怀里掏出一把菜刀来举过头顶挥舞起来。

  老头一见这阵势也被吓到了,慌忙从摇椅上站起来,但口中依然叫道:“|我说你们胆子也太大了,这可是大学,你们竟然来这儿闹事啊?”

  男孩大概也觉得在这里把事情闹大了不好,说道:“我今天来这真是有事要找人,你让我进去一回,以后就不来了”

  “这儿真是你不能进来的,”老头为难道“你要真要找人,我去帮你叫出来,好吧?”

  “恩,那好,你去把一年级五班的贺珍叫出来”顿了顿又说“如果她不出来,就说她家里要死人了”

  老头听他说的这话,叹了口气,转身向教学楼走去,一边嘟嚷道“现在的小混混,嘴里都不积德哟”

  大约十分钟左右。

  老头回来了,身后跟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美丽女孩,那女孩径直走到男孩面前,说:“你找贺珍吗?”

  “恩,。是,是的。”男孩死死盯着她,好象不敢相信这世上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孩,外表美丽出众,气质又好,细眉大眼的。

  “我就是贺珍,你找我有什么事。”女孩并不在意他的眼睛,冷冷问道。

  “哦,是你哥贺军找你。”男孩一双眼睛仍然盯住那双短裙下修长的玉腿,雪白滑嫩而又浑圆的大腿让直吞口水。

  “哼,是他。”贺珍一听就转身向教室走去。

  看“正、版/B章节‘上酷匠,…网IY

  “喂,你站住”男孩见她要走了,急忙叫道。

  “以后让他自己来找我”女孩头也不回说道。

  “贺珍,你要今天不去见你哥,以后都见不到他了。”男孩大声道,也顾不得继续欣赏这美艳动人的尤物了。

  贺珍一怔,回过头瞪着眼睛道:“你说什么?”

  “是这样的。昨天我们狼帮和犀牛帮的外口发生争执,贺军哥他挂彩了。”

  “怎么会这样?他伤的重不重?”贺珍急忙又跑回来了。

  “挺厉害的,医生说可能不行了,要家属去看看。”

  “他在哪家医院?”贺珍大声问道,眼泪在眼眶中开始打转。

  “创世医院”

  “我马上去见他”贺珍说着急忙向医院跑去。

  此时,路上找不到一辆车。贺珍只有一路奔跑着去见大哥,一路上她都忐忑不按,大哥的影子在脑海一幕幕闪过,那是个让她又爱又恨的人。她自幼父母双亡,是比她大七岁的大哥把她养大的,但最后大哥却为了生计步入黑道。好几次居然被警察带走,这让贺珍伤心不已。所以在学校,她决口不向同学说起大哥的事。

  创世医院。——————————贺军身上盖着白布,静静的躺在那里,就在贺珍赶到医院的时候,医生已经宣布了他的死亡。

  “哥,你怎么了,你起来呀。”贺珍泪如雨下,哭成了个泪人。

  “别这样,你哥已经走了”男孩眼眶红红的在一旁劝道,一边顺手递过去一条手帕,他虽不是贺军的直系亲人,但他也是从小父母双亡,无依无靠在街上流浪,有一次被几个混混欺负,就是贺军出手救了他,自那以后就一直跟着他混社会,所以和贺珍一样。贺军也算是他的唯一亲人。

  “你说,是谁干的,是不是大牛你们干的?”贺珍接过手帕,然后猛的站起来,拼命地摇着男孩的肩膀问道。

  “我,我也不大清楚,不过听人家说,好像,好像是。”男孩被竟然眼前这个哭的梨花带花的漂亮女孩吓到了。

  “我要去找他们报仇去,这些混蛋。”贺珍放开男孩往外跑去。

  男孩被吓了一跳,急忙死死拉着她叫道“你,你疯了,你一个女孩子,怎么报仇?”

  贺珍瘫倒在墙脚哭道“我要让他们偿命”

  “放心吧,我们不会让贺军哥白死的,报仇的事就交给我们兄弟,你是贺军哥唯一的妹妹,我们有责任保护你,你要好好读书。”男孩难过的说道。

  “好好读书!好好读书?”贺珍喃喃自言自语道“我哥就是为了让我好好读书,才去小偷小摸的混黑社会的,而我还一直怪他,我,我,我真是太对不起他了。”说着又“呜呜”地哭了起来。

  男孩拍拍她的肩膀道:“贺军是个好人,生前没少照顾我,以后你要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来找我。”顿了顿继续说“我叫李浩,这几天我会在你们学校旁守着,以免那些王八蛋来找你麻烦,你哥后世我们会办的,好了,我要回去了。”说完塞给她一个写有地址的纸条就走了。

  贺珍神气恍惚的回到学校后马上向老师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她需要时间来思考一下没有了大哥后的日子应该怎么过。老师见他脸色苍白,还以为她是生病了,关心了几句就让她回去休息了。

  贺珍也赖的回到那个没有了大哥的家里,就一直在宿舍躺着,一连躺了两天都没有下床,其间几个玩的好的朋友来问候她,问她需不需要喝水什么的,贺珍都嗓音嘶哑的粗暴回绝了。

  “贺珍,你这几天是怎么了?”这天晚上,一个女孩爬到她的床言问到,这时她看到贺珍两眼红红的。“你怎么哭了,谁欺负你了吗?”

  贺珍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悲伤,转过身来扑在好朋友的怀里大哭了起来。良久,贺珍抬起头说到:“梦洁,我想退学。”

  “什么??你疯了?”梦洁大声叫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贺珍,你可别一时糊涂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金栾说:

你们的鼓励就是我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