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去了,空寂静。

‘我对此地尚且陌生,不如先熟悉一下’

打开陌生的房间,身体仿佛置身于无尽的原野。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面对着一副巨大的原野画,而这个房间便是画室。

‘虽然我不懂艺术,但能给我如此视觉冲击想必不是二流作品。既然有如此千古难遇的绘画技术,为何要做一个辛苦劳累的交警。这样也算对我揭老底了么!’

客厅里有电视。之前一直没注意的卧室有电脑。对于13年来与母亲相依为命,顿顿杯面的我来说只是传说中的存在,自然是不能自已的打开了。然而桌面上除了qq和自带程序什么都没有。

‘难道光不玩游戏吗?’

再看衣柜里,总共只有10件衣物一套羽绒服羽绒裤和1套短袖短裤1套长袖长裤加2双袜子。

‘难道不换衣服吗’

想到这里不经毛骨悚然。

‘接下来出去逛逛吧’

一开门就是一股冷风,寒气逼人。到处都是枯树,彼有冥界之感,人烟稀少。

‘光要在这么冷的天站岗’

光是想着都能感到一股寒意。

‘要报复我需要力量,现从体力练起。’

寒风刮着我的脸,四周空旷寂静,可以听见我的脚步声。虽然冷 却没有刺痛感,尽管我跑了1000米,却没有喘一口粗气。

‘嗯?前面有带着口罩和墨镜,一身黑雨衣的男子(以下简称大叔二号)从转角出走来了,而且手里还拿着水果刀’

男子突然伸出脚把我绊倒。压在我背上,那把刀指着我的心脏

“疼疼疼。话说好重,你干什么?”

“少废话,快吧身上的钱交出来,我警告你,不要耍小聪明,否则我刺穿你的心脏!”

‘我还真是笨蛋,居然自己跑到人少的地方。可是昨晚交了房租,现在只有口袋里的300日元硬币,刚好够买瓶汽水。’

“给。”

我只能拿出来最后的家当

“游戏币?滚老子要毛泽东,要红的!”

大叔二号狠狠的对着我后背来了一拳

“啊~”“大哥,我初入中国,身上就这300日元”

“滚,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谁信你是日本人,既然你不配合,那么我便杀了你再取吧”

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我第二次(第一次见第一篇开场)被人从后面击穿了心脏。这一次又是钻心的痛。但是很快又不痛了。

“怎么可能!真是活见鬼。”

大叔二号身上的血与刀上的血回流到了我体内,我的伤口痊愈了。看到这一现象的大叔二号仓皇而逃。

大叔二号跑远后我触摸伤口才发现伤口愈合了。

“我想要悠的血。”身体不受控制的说到

‘唉我在说什么呢’

刹那间身体如百蚁挠心,我倒在地上翻滚抓狂着。

‘是吸血冲动’

我一口咬在自己手臂上,以前都是靠吸自己的血挺了过来,这次却完全无效了。

好在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仅仅过了5分钟。

  5'看^w正~@版章◇节u上W酷匠●、网%

可这5分钟宛如30分之久,痛苦已经超过了被贯穿10次心脏。

“哈,哈,哈,希望不会再犯血瘾了”

第二天早上,我的一只袜子被塞的鼓鼓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雷魔王说:

隐藏情报:晓之所以不喘气,对特定的血上瘾是应为吸过悠的血后,吸血鬼的那一半觉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