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弦月,银光,寒气逼人。萧杀之夜,寒风刺骨。

  冬天的夜晚,应为我家付不起暖气,所以我和母亲蜷缩在被窝里。本来应该是一个平静的夜晚。但是……

  门彭的一声被炸开了。母亲跑去侦查发生了什么,却又立刻回来了。母亲打开窗子。“快从这里跳下去,快!”

  “妈你在说什么呢?这里可是嘴便宜的六楼,跳下去必死无疑啊?”

  “你没有关系的,应为你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混血!”

  ‘什么?我是人类和吸血鬼的混血?母亲头脑发热了吧?’但是世界是残酷的,卧室的门开了,一位穿着西服带着墨镜的银发黑衣男子出现了,身后带着4个黑衣人小弟。

  “他就是你的父亲,当年他把我们赶出家门,如今打算杀我们灭口,记住他的脸,如果能活下来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快跳下去!”

  母亲指着银发的黑衣男子,吼着说。

  “什么?你不是一直说我的父亲死了么?怎么如今突然改口说这个银发男子是我父亲。”

  然而世界不给我思考的机会。

  父亲身后的小弟枪杀了母亲,鲜血如泉涌般的涌出心脏,如落花一般飘零到地上,母亲的生命亦如花朵,凋零了。

  我跳了下去。

  “好痛~”

  全身正面着地,虽然痛,但只是受了点擦伤。

  在目睹了母亲的死后我不顾一切的跑,终被人推到在地,踩住了手脚。

  “真是美好的月色,正适合你的死。”

  枪声响起,银弹从背后穿入,留着了我的心脏中。钻心的痛苦。

  “收工了。”

  脚步声远去了。

  ‘不,我还不能死,我必须复仇。谁来救救我’或许是濒死幻觉,我看到了一个虫洞,从黑暗的洞中走出一位金发碧眼的正太。

  “呦少女,想活下去吗。”

  酷W匠网首;^发

  他打了个响指,心脏中的银弹便出现在了他的手上。他随意丢掉了银弹。

  “把这个喝下去吧。”

  正太从怀里取出一支试管,里面装着鲜红的液体。拔掉试管塞,拖起我的下巴,灌进我嘴里。

  ‘这是血么?,从前一直觉得恶心的血原来如此甘美’

  随着鲜红的液体汩汩的涌入,我赤红的双眼放出了血色的光辉。心脏上的伤口,奇迹一般愈合了。

  “你是谁?为何要救我。”

  “悠(Haluka)司掌雷的魔王,也就是你所参拜的神社的主人雷神。你口袋里的平安符里面装的是智能ai,功能只有一个,你濒死是发出信号告诉我你的位置,剩余电力9个月。只要他还在工作,我的庇护不会消失。我已自报家门,按照礼节,你也应该对我袒露身份了吧。”

  “我叫晓(Akasaki)”

  “这就完了?算了,你肯定有难言之隐吧。”

  正太托起我的脸,在我额头上亲了一口。煞时意思模糊,耳畔传来无数中文。醒来时已掌握了中文。

  “如今中日关系恶劣,我送你去中国吧。如此一来那群鸟人就算知道你去了中国想必也不敢过去,除非他们不怕被天朝人民打死。”

  正太从钱包中取出1万日元交到我手上。

  “这钱是我借你的,等你长大了我会一个子也不少的要回来。那么,祝君好运”

  正太打了个响指,地板上出现了一个虫洞,我掉了下去。

  在黑暗的隧道一路下落,我不久穿出了出口,落到了某软软的东西上。

  “啊!”

  一声惨叫打破了黑夜的宁静。

  “一屁股坐在别人身上把人坐醒很好玩吗?”

  被我压着下面的软绵绵的东西说到。

  “对不起”

  “有功夫喊对不起还不如赶紧下去,你很重啊”

  “对不起”

  我跳下床,站到一边。回首望去,只见一只穿着睡衣的银发灼眼的正太正挠头说“我不是说了别喊对不起了吗”

  “对不起”

  正太二号一脸无语。

  “算了,你到底是谁,居然轻易撬开了我家的房门夜袭我,而且还能让我全然不知。”

  “那个我是晓,绝不是什么可疑的人物。我是来借宿的,这是房租。”

  我将1万日元双手奉上。

  正太二号拖着下巴,若有所思:

  -_-||‘日元……,外加毫无声息的入侵,难道是那货所为?’

  “日元吗,我大概知道是谁所为了,房租带伙食费一个月1000元rmb,这个月给你个体验价,只收1万日元。你不介意的话这张床归你了,我去睡沙发。”

  正太二号卷起被子走人了。

  “柜子里有被子。”

  “你不问我的事吗?”

  “哈?睡觉第一,其他事明天再说。”

  梦境:我和母亲蜷缩在杯子里。

  “妈妈,今天要讲什么故事?”

  “就讲基督山伯爵的故事吧。”

  “伯爵他年轻的时候很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雷魔王说:

到底开枪杀主角的是谁呢,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