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个被轩铭和音梦打趴的鬼差前一秒还在地上喊疼,后一秒就恢复正常,立正站好的低头敬礼,齐声说道:“主上!”,正在散步的鬼界王者界丘来到事发现场,很淡定的扫了一眼站好的鬼差,然后挥动紫袍衣袖说:“嗯,你们退下吧!”,鬼差迅速的离去,该干嘛干嘛!

  界丘回到寝宫,整座寝宫的设计都是紫色系的,看来界丘是喜爱紫色喜爱得紧啊!鬼界的黑暗和紫色的碰撞,为寝宫添了不少的邪魅!界丘来到上古棋局前,看了一下战况,微微一笑,然后就坐在一方,“看来你是真的被我关久了!我给你的千古残局你都破解到最后一局了!我说过,你破解完了就放你出去!就会说话算话!”界丘在那里自言自语,很是奇怪!可是不一会儿他的面前的棋盘上,一颗棋子渐渐浮起,很迅速的落于一处,顿时棋盘和棋子像是活了一般,闪着耀眼的白光,每一颗棋子都被白光包围!界丘微微用衣袖遮挡,顷刻,白光消失,棋子不复存在,其实是融入了棋盘!“你可以放我走了!”,随着声音的响起,界丘对面渐渐出现了一名男子的体型,身着红色长袍,盘腿坐于棋盘前,他说完话之后直直的盯着界丘的眼睛!

  红色的瞳孔,一双桃花眼,高鼻梁,白皙的吹弹可破的皮肤,黑长的的直发仅用一根红色发带束于身后。慵懒中的千古绝色美男绝对非他莫属!

  界丘一挥袖,棋盘变成了茶几,界丘右手提起茶壶,左手翻开倒扣着的茶杯,往里面倒如热气腾腾的茶放于笙的面前,然后又给自己倒了一杯,轻轻的抿了一口,放下说:“我说过我是信守承诺的,决不食言,所以你也要遵守我们的预定!六界就是一局棋,我们都可能是棋子,亦可能是下棋者!这是女娲石,和你的法术能够完美的契合,使你发挥的法力更强!”界丘说着就将一颗黄色的极不规则的石头放于茶几之上,看着毫不起眼的石头竟然是女娲石,上古十大神器之一!

  更新,最%快ts上酷Y&匠y网V

  “各取所需!”,笙很是淡定的说着,就将女娲石收起来了!然后就径直的离开鬼界!

  “好戏终于要开始了!究竟谁赢还真是难说呢!”,界丘在笙走后露出很诡异的笑说着,眼里透着精光!像是在期待着什么!

  音梦回到人间,本以为会如以前一样迅速的了断苦情者的姻缘,但是却是在休闲的看着耽美动漫!笑得不亦乐乎!

  铜铃响起,音梦点下动漫的暂停键,说:“终于还是来了!轩铭,走,我们下楼,雇主来了!”,在沙发上变成人形的轩铭迅速又变回那个白绒绒的宠物形态飞到音梦的肩上。

  来到楼下,音梦看见卢驰宁的时候,卢驰宁也恰好对上音梦的眼睛。卢驰宁穿得很正式,严肃的表情,好像如临大敌一般,卢驰宁做了个手势,遣走他身后的助理!

  “好久不见,卢驰宁,帝王星之一,下凡历劫,在我拿到你的心愿球时,小小的探究了一番,你早就该回归本位了,可是却多了一世,也就是现在这一世!”,音梦说着让轩铭惊讶的话,轩铭在她的肩上瞪大了双眼盯着在大厅里站着的男子。

  “对,我是该回去了!我也有这前面几世所有的记忆,所以我不甘心!为什么我和他的每一世都是凄惨的结局?于是就买通冥官,让我保留记忆,多轮回了一世,我尽我所能的避开和他分开的原因,可是每一世都不同,所以有很多的未知因素产生,其实你拿到的心愿球早已没有意义了,对你改姻缘毫无作用!”,卢驰宁的语气如此沧桑,他已经没有勇气再看到韩子高受折磨了!

  “你总归要回去的,回去了就断了一切的姻缘!你的不甘心,现在甘心了吧!”,音梦拿出一个水晶瓶子放于手掌上。空气中一股幽香弥漫!

  “忘尘,一见倾心爱无悔,为卿痴狂为卿醉。怎奈佳人本无意,我心已死坠轮回。”,卢驰宁准确的说出瓶子里的药,没想到自己要靠这个来忘记所有!和韩南夜第一次见面时的画面浮现在脑海里,清澈的眼睛,绝美的容貌,那一眼万年的相遇!忘尘,忘却凡尘情爱!

  “拿着吧,问问自己究竟要什么!韩南夜的姻缘,我会传消息于我师父,让他重新给他一段缘!”,音梦说着就将忘尘放于卢驰宁缓缓伸出的右手上。

  “小山蝶,送客!”,音梦礼貌性的差遣小山蝶送卢驰宁走出归藏!

  卢驰宁手里死死地握着忘尘,走出归藏!

  回到房间的音梦,双手食指和中指合并,指尖轻触,在心里念了个诀,很快指尖出现粉色的光团,音梦朝空中一指,空中就出现了一面如同镜子的东西,可虚可实!

  镜子里出现了很美很美的景物,一只仙鹤熟睡在云朵上,现在已经是黄昏,整座香火琳宫都在晚霞的映衬下变得成熟了,树爷爷却仍然精神抖擞的和围绕着他的小仙灵嬉戏,如此的安详,然而随着视线的移动,一位醉汉,也就是月老,音梦的师傅,醉成那样都还抱着他的酒葫芦,毫无形象的靠在树爷爷身上睡着了!

  “师傅!”,音梦大声的喊着月老,月老一点反应都没有,反倒是音梦的声音将熟睡的鹤儿从梦中惊醒,赶紧变成人形跑到月老身边,全力唤醒月老!树爷爷知道又会有一场“恶战”,赶紧装睡!

  “嗯,嗯,谁?谁在动我?”,月老被鹤儿叫醒,只见他慢慢的睁眼,一看是鹤儿,就打算又睡去!

  “哎呀,鹤儿,一边玩去!休要打扰本君休息!”,说着就要赶走鹤儿。鹤儿赶紧给他指出音梦所在方位,月老懒散的一看,哎哟喂,是自己的乖徒儿额,月老赶紧的起来!

  “徒儿啊,找为师有何事啊?”,月老嬉皮笑脸的询问着音梦!

  “我问你,韩南夜的姻缘早已经可以改了,为何你还不改?”,音梦在另一边询问着师傅。

  “韩南夜?这个,荣为师查一查!”,月老说着就拿出姻缘薄查找,没一会儿就查到了!

  “哦,这个啊,这个。当时为师喝醉了,就错过了改姻缘的时间,所以只好让他多遭遇一世,而且那位帝王星没有按时归位,所以为师就想算了!后来就没管这事了!”,月老尴尬的解释着。然而音梦却不买账!

  “你真是醉了!快改,限你一小时之内给给韩南夜安排新的姻缘!要是美满的!”,音梦向月老要求着这些。

  “鹤儿,我吩咐你的事你忘了?记住自己的责任!”,音梦很正经严肃的提醒着鹤儿看好师傅。让他少制造点苦情缘!鹤儿在一边默默地听着,很是矛盾的点头,因为它也想看好月老,但是月老岂是它能管的,还真是伤脑子啊!

  然后音梦有很有气势的盯了一眼月老,吓得月老一阵抽搐,赶紧说,“我马上改,马上改!”。

  要说的,要问的都问完了,音梦轻轻一弹,镜子便消失了!

  而城市的某一座别墅里,卢驰宁静静地躺在床上,手腕处不停地流血,洁白的被子瞬间嫣红,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床上,回忆着和韩南夜在一起的快乐时光,每一世,生生世世的相遇和凄惨的结局,韩南夜的笑,悲伤,全都那么清晰!自己想要改变一切,然而却是在伤害他!

  仍记得南北朝时期他们的初次相遇,卢驰宁也就是当时的陈文帝,看见落魄的韩南夜也就是韩子高,落魄也如此美,于是就向韩南夜伸出手问:“你可愿跟随我?”。韩南夜只迟疑了一下就答应了!那么美的相遇!

  在卢驰宁自杀的前一天。

  “很开心你能前来赴约!我以为你就真的如此绝情了呢!”,卢驰宁盯着出现在包厢的韩南夜。他是憔悴许多,卢驰宁盯着韩南夜的憔悴模样,心里在心疼,但是嘴上却说着不冷不热的话!

  韩南夜走到餐桌对面坐下,将外套搭于一旁的座椅上!

  “吃饭吧!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卢驰宁绅士的说着,他非常了解韩南夜的爱好,点菜这些就是小菜一碟!

  其实,卢驰宁早就在韩南夜到达之前对饭菜做了手脚,将音梦给他的忘尘洒于菜上,他想要他忘掉他!自己就可以安心的离开这个世界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