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地上的黑羽不甘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他的心中再也不敢生出一点杀意。

  在他眼中,负手环顾四周连绵群山的项雨那一刻就像是一名正在俯瞰自己领土的王者,威严不容半点挑衅。

  大悲城外,局势已定。

  没有了黑龙寨的大悲城外一众山匪,巨熊寨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王者。

  而且这一次巨熊寨出手更是直接将黑龙寨全寨屠戮一空,听上去实在是有点骇人听闻!

  得到消息的西面苍虎寨,东边散乱势力全都停止了一切活动,所有人全部聚集在自己的老窝之中。

  他们一个个噤若寒暄,害怕巨熊寨接下来会对他们下手。

  可是,一连过去了好几天,巨熊寨始终都没有一点动静传出。这让最近几天一直吃不好睡不好的苍虎寨寨主以及东边各个山寨的大小头领更加惶恐了。

  他们心中忐忑不安,觉得巨熊寨肯定是在酝酿一场席卷整个大悲城外连绵群山的更大风暴。

  只是,又过去了好几天,他们心中幻想的更大风暴还是没有来,这让苍虎寨寨主有些坐不住了。

  这近一周的时间,东边所有大小势力全都将目光望向他,想要看他如何做,有的势力甚至是直接提出了结盟的想法,想要共同对抗巨熊寨。

  然而他怎么能答应那群没有见过世面的山匪天马行空的想法,对抗巨熊寨他苍虎想都不敢想。

  巨熊寨既然能够势如破竹的灭掉黑龙寨,实力绝对是毋庸置疑的,哪怕巨熊寨在和黑龙寨的战斗中被削弱了一部分实力,但也绝对不是他区区苍虎寨就能够撼动的。

  苍虎不是一个莽撞的人,当初因为冲动被人断掉了一条手臂之后,他就时刻警告自己做事要冷静,这么多年来倒也养成了遇事不慌张,冷静分析的习惯。

  8酷S$匠网唯;一a;正K!版a,*r其他rH都是_x盗L版

  结合东西两片山区的一切势力去对抗巨熊寨,苍虎心中不是没有想过,他甚至是想过灭了巨熊寨,苍虎寨取缔巨熊寨以后的巨大利益。

  尽管利益动人心,可想一想林雄,再想一想黑龙寨的下场,苍虎就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他可以联合所有人共同对抗巨熊寨,但一旦失败,后果绝对不是他能够承担的。

  所以,他那颗蠢蠢欲动的野心被他的理智压迫而偃旗息鼓。

  他开始琢磨巨熊寨毫无动静的更深一层次的含义,就算不对他们这些小势力动手,可多多少少应该也会传来几句话,现在这样什么都没有实在是让苍虎惶恐。

  难道是……?苍虎脑袋中一缕灵光闪现,他认为自己的这个想法绝对不会错,巨熊寨应该就是那个意思。

  这个猜想让苍虎心中五味陈杂,有些难以割舍,可黑龙寨作为前车之鉴,难道苍虎寨能够挡下巨熊寨的进攻?

  经过了约莫一周的时间,巨熊站战胜黑龙寨以后大损的元气总算是恢复了过来。

  寨子中的兄弟虽然不足以前的半数,可现在留下来的山匪基本上都是精英,当然,这是相当于山匪而言。

  所以从另一方面来看的话,巨熊寨的实力不但没有减弱,相对来说还强大了几分。

  尤其是在扬帆带领项雨手下的一千步卒来到了巨熊寨以后,巨熊寨的实力简直就是急剧的膨胀开来,不足两千的人数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完全能够胜过之前东南西三片山区悍匪实力的总和。

  等到这一千步卒在巨熊寨中扎下跟脚,巨熊寨山中的一切布防就全部被项雨交给了自己手下的那群步卒。至于巨熊寨中剩下的那群山匪,全都被项雨闲置下来安排了一名督尉拉出去操练了。

  在项雨看来,哪怕是经过了一场浴血厮杀,这群山匪尽管有长进,可依然逃脱不了山匪的掣肘,项雨需要做的就是把他们训练成一群真正能当大用的士卒。

  聚义厅中,包括林雄在内项雨身边的一众心腹现在全部到场。

  如今的巨熊寨已经全在项雨的掌控之下,林雄继续装作重伤已经没有了意义。毕竟项雨现在在巨熊寨中的声威早就已经盖过了林雄,对于巨熊寨大当家的更换,寨子中的人都选择了欣然接受。

  林雄也很快就适应了自己身份的转变,甘心成为了项雨手下的一员大将。

  时间刚好正午,秋天的阳光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让人心中忍不住生出一些惫懒。

  就连项雨这群巨熊寨的高层也没有继续刻板的待在聚义厅中,而是在林雄之前修缮的花园里坐下,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从今天一大早开始,他们就在项雨的带领下等着什么。

  一众人猜出内情的人不说,不知道内情的人又在使劲猜,倒也没有显得多么无趣。

  倒是林雄苦思冥想之后终于想出了项雨在等什么,颇有些大智如愚的感觉。

  “项兄弟,你是不是在等苍虎寨的苍虎还有东边山区中山匪的各个大小头领?”林雄抓了抓脑袋,有些不太肯定。

  他能问出这番话,就连磕着眸子享受着日光照射的曹操都诧异的睁开了眼睛。

  项雨看着林雄脸上笑意盈盈,“林雄,我就说你这人不笨,只是不太愿意动脑筋,现在证实了吧,你动动脑筋还是很聪明的嘛,不错,我现在要等的就是他们。”

  林雄闻言憨厚一笑,坐了下来,心中生出了几分得意。

  既然被林雄猜出了自己的用意,项雨也不打算继续卖关子,“这一次我巨熊寨灭了黑龙寨,其他势力得到消息肯定会心中忐忑,害怕我们继续动手,将他们也给灭了,但我们恰恰反其道而行,不仅不对他们动手,而且一点寨子中的消息都不传给他们,这样就会让他们心中不停的猜测,最后自己吓自己。”

  项雨看了一眼林雄,见他依旧一脸疑惑,这才继续说道:“我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想要不动一兵一卒,让他们自己投降。被我们这样晾在一边,那群山匪肯定会有人不停琢磨我们的用意,等到他们猜透我们的用意以后,虽然恼怒,可因为自己吓了自己好几天,早就把自己吓破了胆,因此绝对不敢对我们生出反抗之心,那个时候他们就只能乖乖的来我们巨熊寨举械投降了。”

  项雨解释的很详尽,可当他看见林雄以怀疑的眼神看向他的时候,他就明白自己的这一番解释完全就是浪费,因为林雄根本就不相信和他做了这么多年邻居的山匪会自己把自己吓破胆。

  和林雄说心理战,真是有点对牛弹琴的意思。

  项雨露出了一丝苦笑,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想要不让林雄怀疑,就只能用事实说话。

  有些事,就是这么巧。

  就在林雄怀疑的时候,一名士卒迅速的跑了过来,“将军,寨子外面苍虎寨苍虎带领着东边各个山匪头领前来求见。”

  这种恰到好处的证明直接让林雄愕然了,他心中忍不住呢喃一句这样也可以。然后就坐在一边不再说话,想要看看苍虎的来意是不是如同项雨所说。

  很快,苍虎等人就在一名士卒的带领下来到了花园中。

  看到坐在花园正中位置的不是林雄而是一名气度不凡的年轻人时,苍虎明显一愣。

  但混迹绿林这么多年,苍虎不管是眼力劲还是自制力都是很强的,很快他就将心中的疑惑收了起来,对着项雨一礼,“苍虎拜见公子。”

  项雨闻言挥了挥手,示意苍虎坐下,至于他身后的其他人,东边山区的各个头领在项雨身边还真没有坐下来的资格。

  “苍虎寨主,不知道你这次前来巨熊寨有何指教?”项雨端起手边的清茶,小啜了一口,连看都没有看苍虎一眼。

  这种态度,让苍虎愈发的觉得眼前这个年轻人高深莫测,绝对不是一般人。

  尤其是当他看到连坐在一边的林雄都目露恭敬的时候,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就更加惊为天人了。

  所以说起投靠二字来,苍虎心中甚至是没有生出一点排斥,他的表现越发的低眉顺眼,“回禀公子,这次苍虎听说巨熊寨灭了黑龙寨,心中就觉得我们大悲城外的山匪势力群雄割据已经太久,是时候整合在一起了,所以这才带着手下兄弟以及东边的各个头领前来投靠巨熊寨,希望巨熊寨能够将我们整合在一起,形成一股完整的力量。”

  “哦?你倒是有些见识!”项雨点了点头,然后瞥了一眼林雄,似乎是在对林雄说:“看吧,我可有说错?这苍虎不是带着自己的手下和东边诸多势力前来投靠了?”

  大悲城的北城门在整个圣光皇朝都很有名气,因为这里曾经死过无数的皇朝士卒,同样也死过堆积如山的敌国精兵,可以说大悲城北城门的名气完全是这些死去的皇朝士卒的英魂所铸就的。

  据传圣光皇朝建立伊始,这大悲城北城门外戾气太重,无数亡魂鬼魅夜夜哀嚎声不断,百鬼夜行,格外恐怖。

  让大悲城中无数百姓夜不能寐,更是直接导致城中不计其数的百姓搬离大悲城,如此巨大的一座宏伟城池差点人去楼空成了一座鬼城。

  在这种情况下,圣光皇朝开国大帝只好派遣了当时皇朝中实力最为强悍的一名凌霄境仙道高手前往镇压。

  那名凌霄境大高手领命以后,直接在大悲城北城门外盘膝坐了数十天,夜夜都全力清除鬼魅,最后更是调动天地之间的伟力重新在北城门上刻下大悲城三个字,这才彻底的将北城门外不计其数的亡魂鬼魅镇压下来,解决了大悲城的燃眉之急。

  然而就是这样一座有着骇人传闻的大悲城北城门,此时城墙之上竟然坐着一名钟天地之灵秀的精致女子。

  那名女子身穿白衣,精致的像是瓷娃娃一般的面孔上挂着一缕恬静的微笑,她的右手轻轻撑着自己的下巴,腾空悬着的双脚调皮的摆动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