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明石村衰败已久,可毕竟曾经有也有过一段令人唏嘘的辉煌。

  当项雨安排手下的一千步卒将明石村好好整理一番以后,这个世人眼中的鬼村隐约似乎恢复了几分以前的模样。

  这是一个大村子,项雨一路走来,也算见识了不少边塞村落,但能够比得上明石村的却没有一个。

  这么大的一个荒村,屋舍都是现成的,实在是一个很好的容身之所,容纳他们一千余人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加上项雨已经收下了小蛮为徒,小蛮娘俩一直都生活在这个村子里,他就决定带着手下一千步卒在这里停留了下来。

  多出了一千余人的明石村好像恢复了以前辉煌时候的模样,村子中人来人往,就连小蛮娘亲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因为目睹村子里的人一个一个死去而衰败下来所产生的哀痛都似乎有所减缓。

  将这一千将士安排下去以后,项雨几人再次聚集在了小蛮家中。

  为了感谢项雨解决了小蛮身体上的问题,丹儿极为热情的邀请项雨几人到自己家里享用午饭。

  为此,林雄更是到村口叫醒了自己昏迷的兄弟,让他们回巨熊寨把寨子中的好酒好肉都给搬下来了不少。

  林雄如此热情,很大一方面是为了感谢救了小蛮的项雨,美其名曰拜师礼。至于另外一部分原因,便是当时的口头承诺了。

  口头承诺算不算数,尚且还不知道,林雄不说话,项雨也不曾主动提起。倒是林雄在看到项雨手下竟然拥有这么一支精悍的步卒队伍之时,心中震撼莫名。

  他对自己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心中的忌惮自然而然的加深了几分。暗自揣摩项雨身份的时候,也是多长了几个心眼。

  一顿午饭,在项雨和林雄有意无意回避不快话题的情况下,称得上是宾主尽欢。

  尤其是小蛮身体上的隐患得到解决,丹儿可以说是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吃了一个安心饭。

  饭后,丹儿带着小蛮到厨房收拾碗筷,桌子上便只剩下了林雄和项雨他们。

  一种尴尬中带有凝重的气息将两方人笼罩。

  项雨静静的坐在凳子上,不动如山,林雄也只是脸色变化不定,并未开口说话。他的心中并不是不记得自己之前的承诺,但是几十年的鲜血,说送就送了,他心中多多少少都有些不好做决定。

  秦定的性子和他的体格一样显得有些大,尤其是受不了这种氛围,加上他弃了虎牢关杂号将军的职位毅然跟着项雨逃离虎牢关,这一路行来已经被众人所接受。

  于是,他在这个时候开口了,盯着林雄嘴里骂骂咧咧,“兄弟,原本你按照我的方法拿下了丹儿,我还觉得你算是一号人物,心中起了和你做朋友的心思。可现在,我看你真是比娘们还娘们,自己做出了承诺还这样拖拖拉拉,不去兑现,实在是不够爽利。”

  一个男人被骂作是一个娘们,这可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了,尤其是秦定不屑与之交往的神色,更是让林雄心中苦闷异常,他抬起头看了看秦定,又看了看项雨身后的其他人,最后才看着项雨道:“我做出的承诺自然是会兑现的,只是巨熊寨中还有我两千号兄弟,所以我必须要对他们负责。我想知道你们的根底,只有这样我才放心带着兄弟们归顺你们。”

  “林当家的考虑不错,你能够为手下兄弟们着想,我也很赞赏,所以我们的根底告诉你也无妨。如你所见,我和手下的兄弟们都是皇朝将士,但我们绝对不是逃兵。只是因为在虎牢关中受到戍将军邓广的迫害,这才无奈判处虎牢关。当然,我说的话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派手下兄弟前往虎牢关查探,看看我所说可有一点虚假。”项雨将自己这方的状况和盘托出,没有一点隐瞒。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项雨之所以敢如此暴露身份,自然是因为这里是大悲城,在大悲城的范围,邓广的手恐怕还伸不过来。

  至于另外一方面原因,则是因为林雄乃是山匪,山匪有一点格外值得项雨敬重,就是极重义气。

  这次判处虎牢关其实就是摆在明面上的那么一回事,项雨觉得自己问心无愧,没有做错,反而是邓广错的极为严重,在这种占据了道理的情况下,他们受到的不公平待遇要更容易被山匪们所接受。

  )最|新◎D章节`上6酷Q匠B网

  “调查就不用了,我相信你们。”林雄闻言直接开口,格外爽快,“如果是这种情况的话,那我林雄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官逼民反,我们这些上山为寇的人中又有几个是大奸大恶呢?谁以前不是皇朝中奉公守法的良民?”

  “现在倒是有些男人模样了!”秦定没好气的看了一眼林雄,语气说不出是嘲讽还是赞赏。

  林雄瞥了一眼这个人高马大却始终没个正形的中年人,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这位兄弟,之前的事真是多谢了!”

  见到林雄为他之前说的几句话道谢,秦定也不再生气,他暧昧一笑,“兄弟,那都是小事,我是过来人,教教你那是举手之劳,以后有不懂的事情可以来请教我,当然只限于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

  秦定的话让林雄有些尴尬,然而他正说在兴头上,自然不会在意林雄的这点小尴尬。他嘴里滔滔不绝没有一点停止的意思,要不是虞璇不大不小的给了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他恐怕真会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那点事一一给说出来。

  秦定安静了下来,林雄才松了一口气,不然被丹儿听到秦定的话,他林雄好不容易建立老实人形象就该在丹儿心中崩溃了。

  抹了一把额头上的虚汗,林雄终于把话题重新转入了正题,“从今以后我巨熊寨就是你的了,只不过我希望你能善待我的兄弟们。”

  话到这里,巨熊寨归顺项雨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项雨心中逃离虎牢关的郁闷在这个时候才算是消散一空,这一次逃亡不亏了,刚到大悲城竟然就能够收服拥有两千多兄弟的巨熊寨,绝对能称得上是一个巨大的惊喜。

  有了自己手下的一千步卒,加上巨熊寨的两千绿林好汉,三千人的队伍已经相当一个副将手下士卒的人数了。有了这些人,项雨觉得自己心中的计划应该能够更好的实行。

  边界山匪多如蝗虫,尤其是大悲城周围,山匪更是多如蚁群。

  这些见不得光的人个个都是黑暗中的王者,他们白天睡觉,像是冬眠的长虫,到了晚上就会倾巢而出,活动在周围的山林里,张开独属于他们自己的獠牙,择人而噬,让那些想要翻山越岭进入大悲城中的贩夫走卒们一个个心惊胆战。

  为了巨大的利益,尽管冒有很大的风险,那些贩夫走卒还是乐此不疲,他们小心的穿梭在大悲城城外群山中的各个区域。

  对于这连绵的群山,除了群山中的匪盗,便只有他们对山里的情况最为了解了。

  大悲山城外的群山,基本上被划分为了四个区域,这四个区域分别被四股势力所占据着。

  霸占着北边区域直面黄龙帝国的巨熊寨,占据着南面圣光皇朝北上区域的黑龙寨,坐拥西方群山通行权的苍虎寨,还有一股势力则是油水最少被无数小团队分食的东边势力。

  在这四股势力之中,巨熊寨的实力无疑最强,其次是稍逊一份的黑龙寨。在巨熊寨和黑龙寨的眼中,所谓的西面苍虎寨就有些不值一提了,更不用说小势力汇聚的东边群上,想要吞噬这两股势力,无论是巨熊寨还是黑龙寨,都能够轻松做到。

  只不过,他们把肉都吃了,总得要留点汤给其他人喝,这便是黑龙寨和巨熊寨彼此之间的一种默契。

  这一刻,又是天黑。

  等到阳光不算太毒辣的秋日缓缓落下,群山环绕中的大悲城笼罩上了一层透体而过让人觉得十分舒适的凉意。

  这份凉意有些沁人心脾,都说秋高气爽,在此时被凸显的淋漓尽致。

  明石村中,项雨众人并没有散去。

  因为林雄说了,今天晚上会带他们上山去见识一番,让他们看看和沙场的壮烈相比显得更有趣味的丛林厮杀。

  林雄的话说的不是太透彻,有些故作神秘,但越是这样,就越让众人有些心痒难耐。

  看了看已经彻底暗了下去的天色,林雄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个时候上山,一路上他们可以见识到不少有趣的事情。

  他站起身,看了一眼跟着他起身的众人,就转身当先走出院子。

  就在众人准备跟着林雄走出院子的时候,一声巨响从小蛮所在的房间之中传出。

  未等众人因为紧张冲向小蛮的房间,还有些稚嫩的小蛮就自己走了出来。

  此时的小蛮再也没有了之前那份被身体疼痛折磨显得有些苍白的模样,相反,现在的他行走之间虎虎生风,每走一步都会出现一种因为不太熟悉而不能被完全掌控的力量从他的身体中溢出。

  看小蛮身体中溢出能量的强度,雄浑度竟然达到了剑士境。

  这个发现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从项雨传授小蛮修炼剑道开始,到现在不过是过去了区区数个时辰,原来从没有接触过修炼的小蛮竟然就从毫无修为的孩童一转眼成为了一名剑士,横跨了三个大境界,这份修炼速度实在是太可怕了吧。

  也是在这个时候,众人才对项雨口中所谓的先天之体有了一个清晰的了解,但了解了以后,他们除了发出惊叹便只能从心底生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