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光皇朝东北边境,迎来了今年入秋以来的第一场秋雨。

  定北县辖境,秋雨尤其大,犹如瓢泼。

  带有一丝深秋寒意的雨水肆意的滴落而下,打在身上让人感觉到极为难受。

  天空中依然响着轰隆轰隆的雷声,偶尔有闪电划过天边,像是将天河划落出了一道口子,这才有了当下的倾盆大雨。

  鬼门外,项雨一剑斩杀了黄龙帝国四十名仙道修士,不费吹灰之力。

  他并没有继续和鬼门另一端的黄龙帝国精骑继续纠缠,而是纵身上马,向着之前扬帆一行人离去的方向追去。

  大雨遮天,一点都没有身为秋雨的觉悟,比夏日暴雨还要来的骇人几分。项雨只能凭感觉辨别方向,消失在茫茫大雨之中。

  大荒州处处秋雨,虎牢关虽然远居大荒州极北之地,仍旧没能逃过这场大雨的洗刷。也许是因为地势极高,虽然未曾有雨水积聚,但是雨势却比其他各地都要大上那么几分。

  将军府中,此时已是灯火通明,火光随着秋雨落下忽闪忽闪,给将军府平添了几分诡异。

  就在这大雨倾盆落下之时,有数骑从四面八方进入虎牢关,而后毫无间隔的向将军府飞奔而去,消失在将军府的大门之中。

  将军府偏厅,戍将军邓广高居上首位置,在他身前是几名浑身湿透的甲士。

  轻轻啜饮了一口热茶,邓广打量着自己身前几人,似乎有些诧异他们竟然同时赶了回来。

  “怎么样?查出来了没有?这项雨到底是什么来历?”邓广突然开口,也不知道是在问谁。

  但他身前几名甲士中却走出了一人,他恭敬一礼之后这才回答道:“将军,幸不辱命,属下已经查出来了。这几天我四处奔走,明察暗访之下终于在固安县中发现了项雨的踪迹,随后我发现这项雨竟然在固安县中已经被全县通缉,据传是杀了县丞之子和县中一名骑尉。”

  “哦?”邓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杯沿,闻言忍不住轻咦了一声,“消息可靠吗?”

  “很可靠,大人请看!”那名甲士从自己怀中掏出了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张恭敬的递给了邓广。

  邓广从他手中接过便摊了开来,他只是轻轻扫了一眼,就将那张纸放在了一边,但他脸上越来越浓郁的笑意足以彰显那张纸的价值。

  他赞赏的看了一眼自己面前的那名甲士,点了点头,“很好,我在这里先给你记下一功,好了,你先下去吧!”

  等到那名甲士离开,邓广的目光这才放到另外几人身上,一番扫视以后,他的视线锁定了一名年龄稍大的甲士,“乔八,怎么样?”

  被叫做乔八的那人当即向前一步,弯腰禀报:“将军,那项雨从龙威将军秦定手下借走一千兵士以后的行动属下实在是看不太懂,他竟然让那一千名士卒在一名女子的带领下给定北县附近的流民村落发放粮食,而且还大肆宣传他不仅将黄龙帝国抢的秋粮截下,更是要为那些流民向黄龙帝国讨回公道这件事。对此,属下见识浅薄,还望将军解惑!”

  乔八说完就太抬头看向邓广,显然真的是想弄清楚项雨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邓广闻言略微沉吟,以他混迹沙场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完全是莫名其妙。如此举动,除了能够让他被那群流民一番歌功颂德以外,实在是没有其他好处。

  只不过以他对项雨的了解,这项雨虽然年少轻狂,但不像是一个看中自己声名的人,难道他这样做真的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另外一层含义?

  邓广的双眉已经纠结到了一起,但他同样没有想明白,略微咳嗽一声,掩饰了自己的尴尬,他觉得自己可不能在属下面前丢了面子,于是故作高深的来了一句自己琢磨。

  这个回答,差点没让乔八喷出一口鲜血,呛晕了过去。他要是能琢磨的明白,还用问出来吗?

  只是这句话是万万不能说出来的,他悻悻一笑,便退了出去,心中是否将邓广全家给问候了一遍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随着乔八离开,厅中只剩下一名甲士。

  这人是被邓广安排过去跟着项雨的,现在他既然已经回来,那么就说明项雨已经完成了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你说说项雨那边的情况!”

  “是,将军!”这人显然只是邓广手下的一名普通士卒。

  他没有乔八那么多心思,只是将自己看到的一切如实说了一遍,“项雨带领手下一干将士扮作被他截杀的那群抢粮轻骑,火烧黄龙帝国军营,随后他更是用计引诱身后追兵,利用滚石阵大败黄龙帝国三千精骑,最后他更是一人断后,让自己盔下那一千士卒逃离。据我估算,这一次项雨手下士卒未死一人,黄龙帝国伤亡高达一万五千人以上。”

  “嘶!”

  听到这个消息,还有这巨大反差的数据,饶是以邓广的见识都忍不住倒抽一口凉气。

  他微微眯起的眼眸中露出一丝强烈的凶光,嘴上喃喃自语,“项雨,你小子果然不是个省油的灯,恐怕拥有帅才,上次荆棘平原一战,我抢了你鹿角营寨和绊马钉的功劳,你心中对我怕是早已忌恨,我可不能任由你发展下去了,不然我迟早会栽你你手中,成为你上位的垫脚石。嘿嘿,你可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邓广端起手边热茶,抬头一饮而尽,“来人,秦定手下裨将项雨未受调令,擅自带领手下将士火烧黄龙帝国军营,无端挑起两国争斗,严重违背军纪,传令给龙威将军秦定,命令他率领手下将士捉拿项雨。”

  邓广命令以下,便是军令如山。

  饶是秦定接到军令有心为自己的结拜兄弟项雨说上几句公道话,也不知道从何说起。

  他人高马大,但不代表他智力低下,以前虎牢关中并不是没有人这样擅自行动过,可邓广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一次,邓广很明显是有心针对项雨。

  想到邓广平时在虎牢关中的积威,秦定便只有一声哀叹。

  他只好无奈的点齐兵马,趁着大雨向定北县附近的流民村落赶去。

  扬帆在带着项雨手下一千步卒离开鬼门以后,就不顾虞扬的阻拦毅然返回鬼门,正好在途中遇到了纵马狂奔的项雨。

  二人相遇以后,就在扬帆的带领下和虞扬回合,他们同时聚集了虞璇一众人马,两千人浩浩荡荡的就准备回虎牢关。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倾盆大雨之中突然有数千人冒雨而来。

  迎着大雨,项雨一眼就看到了人群最前方的秦定,从突然带兵前来的秦定身上,他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催使胯下战马紧走了几步,项雨迎向了秦定,“秦大哥,这么大的雨,你不带着手下将士在虎牢关待着,出来作甚?难道是担心兄弟我?”

  项雨的话让秦定有些无语,他怔怔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项雨,这个张扬的年轻人他怎么看怎么顺眼,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得罪了戍将军邓广,要知道在虎牢关甚至是在大荒州,这邓广那可是谁都不敢惹的大人物啊!

  秦定一声苦笑,无奈的看着眼前无论何时都是一副从容神态的年轻人,心中还是豁了出去,怎么说他都是我秦定的结拜兄弟,我要是这样就将他抓回虎牢关,良心上能过得去?

  那肯定是过不去啊,秦定一拍胯下战马,情绪明显有些激动,他将身体微微靠近项雨,轻声开口:“兄弟,这虎牢关你还是别回去了吧,我冒雨来这里可不是为了帮你,而是奉戍将军邓广的命令前来抓你。邓广说你擅自调动盔下将士火烧黄龙帝国,无故挑起两国争端,要治你的罪。”

  “邓广对我动手了?”项雨看着眼前你的秦定,没想到邓广这么快就开始对他动手,“秦大哥,既然是抓我,那你这是……?”

  “呸!”秦定闻言呸了一声,不屑的看了一眼项雨,“兄弟,我秦定在你眼中难道就是这种人?邓广再不好惹,但你项雨现在是我兄弟。说句心里话,邓广我们得罪不起,而且依我看这一次邓广明显是在针对你,兄弟,你听我一句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还是不要回虎牢关了,早点离开吧!”

  队友秦定,项雨此刻还真是有些刮目相看,这秦定还真把他当成兄弟了。

  项雨为人一向是天下人不负我,我亦不负天下人。秦定为了他,能够劝他逃走,根本就没想过自己回去以后会有什么下场,他项雨难道就好意思不做人,还真的逃跑了?这绝对不可能。

  他饱含深意的看了一眼依旧一副义愤填膺模样的秦定,拍了一下秦定的肩膀,“秦大哥,你也说了我们是兄弟,那么我项雨就绝对不会走。你难道没有想过邓广为什么派你来抓我,一旦我逃走了,你回到虎牢关下场局对好不到哪去。”

  看着秦定听到自己点名利害关系依旧不为所动的模样,项羽这才将秦定真的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他双眼微眯,望向虎牢关的方向眼中杀机一闪而逝,“放下吧,秦大哥,我跟你一起回虎牢关。什么擅自行动,什么挑起两国争端,在我看来这些冠名堂皇的借口都是狗屁。他邓广想要动我,我项雨岂会怕了?”

  这个时候的项雨满身霸气,字里行间全是满不在乎。

  他可是堂堂西楚霸王项羽啊,上一世反抗秦王朝暴政,后来又与刘邦楚汉争霸,最后更是在乌江自刎而死,他项羽可曾怕过谁?

  死后进入入地狱,刀山火海,滚石油锅,他项羽可曾怕过谁?

  现在重生在这个世界上,一个小小的正号将军便能让他项雨害怕了?

  8酷匠oA网"唯一正T版%!,:其他都、+是:盗版

  这个笑话其实并不好笑。

  秦定在一旁看着自己一厢情愿结拜的这个兄弟,看着他此时霸气凛然,他觉得为了他得罪邓广,一点都不亏,真的,一点都不。

  他将自己的手放在项雨的肩膀上,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豪气干云过,秦定同项雨一样将双眼望向虎牢关,轻轻的呢喃被大雨淹没。

  “兄弟,你说得对,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都是狗屁,哥哥我这一次就陪着你一起疯狂一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